30 送嫁
vivibear2019-09-30 10:482,683

  英娥一行离开北秀容那天,天色有些阴沉,空中低浮着层层叠叠的乌云,仿佛随时都会坠落下来。

  喝下了阿爹阿娘特地为她准备的祈运酒,英娥只觉得胸口都好似要灼烧起来,火辣辣的钻心疼。她不敢再多看阿娘的泪眼,不敢再多听弟弟们的哭声,不敢再面对族人们的殷殷叮嘱,急急忙忙地朝着准备好的马车走去。

  “英娥!”身后忽然传来了尔朱荣的一声喊。

  英娥停下脚步回过头,只见尔朱荣大步走了过来,像小时候一样将她紧紧搂在了怀里,微微低下头,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低低说了一句。

  “英娥,是阿爹对不起你。”

  心里的无措,紧张,感动,眷恋……五味陈杂的各种情绪一起翻涌上来,堪堪堵在了胸口,却难以抑制地从眼睛里漫了出来,最终还是被她硬生生忍住了。

  她像幼时那样搂紧了阿爹的腰,将脑袋整个窝在他的胸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

  不知从何时起,或许是从她长大开始吧,她和阿爹的关系渐渐疏离了,她不再让他高高抱起,也不再让他肆意亲吻她的脸蛋,甚至不再让他随意摸她的头顶……

  原来,她和阿爹的距离,不过是一个拥抱而已。只要伸出手,他就一直在她的身旁。

  “阿爹,那就早些接我回去。”她坚定又轻柔地说着,“等这乱世结束之时,再将女儿风风光光接回家去。”

  尔朱荣喉头一阵收缩,发出的声音有些哽咽,“阿爹答应你。”

  英娥咬咬嘴唇,露出了一抹纯粹如朝露的笑容,“还有阿爹,等师父回来,告诉他不要担心我,我不会被任何人欺负的。”

  尔朱荣双眼微红地点了点头。

  “英娥,我们该出发了。”司马子如一手掀起了帘子,阴暗的光线照在他憔悴的面容上,有一点冷锐的味道。

  英娥转头看了看四周,“阿兆哥哥呢?”

  “几天前他就不知所踪,可能是不想和你当面告别吧。”尔朱荣似乎对尔朱兆的缺席并不意外。

  英娥只能失落地放下了车帘。

  司马子如翻身上马,朝尔朱荣及其他众人行了行礼后,转过头朗声吩咐道,“出发。”

  送嫁车队朝着洛阳的方向缓缓行进,英娥的心仿佛也随着马车不停颠簸着,前路漫漫,等待着她的是不可猜未可知的命运。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随即传来的是尔朱兆急促嘶哑的声音,“英娥!英娥!”

  英娥大喜,急忙掀起了帘子,只见尔朱兆正追赶马车而来,但见他单手执缰绳,另一只手则托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木箱。

  “阿兆哥哥!”英娥朝他用力挥着手。

  尔朱兆加快马速,待几乎与马车平行时,他将木箱从窗口递了进去,英娥伸手正好接到,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全是大大小小颜色不一的石子。

  “英娥,这是北秀容不同地方的石头。无论去哪里,都不要忘记你生长的故土!不要忘记这里的人!”

  英娥心神一震,这才看清尔朱兆面色憔悴双目充满血丝,原来他这几日只是去搜集这些了……英娥攥紧了石子,手心被石子的棱角硌得生疼。她想对他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仿佛只要一开口,所有的情绪都不复控制……

  尔朱兆紧紧不舍地追在马车旁,就像是在追逐着自己的青葱时光,所有的梦想,此生最美好最留恋的回忆……直到尔朱荣在他身后吹起了唿哨声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英娥,你记住,不管是谁欺负你,就算是皇帝,哥哥我也照样找他算账!”尔朱兆望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声嘶力竭地大喊着。他僵硬地拭去了眼角的泪痕,心里暗暗发誓,下次再见到她之时,就是接她回北秀容之时!

  只要能够在她身边,就算一辈子以哥哥的身份守护着她,他也——心甘情愿。

  英娥像被抽去了全身力气般靠在了车厢上。她知道自己离家乡故土越来越远了,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回头再最后看一眼留恋的地方和人,可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大声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不许回头,不可以回头!

  因为一旦回头就会失去离开的勇气,一旦回头就会背弃所有的理想,一旦回头就会后悔自己的决定……父母兄弟,朋友族人,再也没有比他们更重要的人。为了守护这些重要的人,她必须要做些什么,她绝对不可以回头。

  绝对不可以。

  待不知车子行了多久,她才掀起了帘子,回头望去,只见远处的一切已被掩映得一片朦胧。

  她终于忍不住掩面哭了起来。

  哭声细细碎碎钻入司马子如的耳中,好似一把钝刀不停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终究……她,还是被卷入了命运的黑色漩涡中……

  洛阳城。

  夕阳余晖将含章殿的前庭染成了一片暖橙色。年轻的皇帝元诩斜卧于树下,随意地把玩着一只刻工粗糙的小木犬。因多喝了两碗醴酪,原就俊俏的脸颊更是面若桃花。此时他秀丽的凤眼微阖,正面色不耐地听着侍中李彧的哭诉。

  “陛下,臣的阿弟死得实在是冤枉!这分明就是北秀容的人下的死手!那尔朱荣分明就是看不起陛下,根本就不想将女儿嫁给您!”

  元诩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抹戾气。

  李彧一见皇帝没反应,又转向与皇帝几乎形影不离的长乐王元子攸,“彦达,阿楚可是你的亲表弟,难道就这么算了!”

  元子攸眸光微动,“不这么算了又如何?如今由司马子如亲自护送尔朱女前来洛阳,太后已经不予追究了。”

  “那我们阿楚就这么白死了吗!陛下!臣的家人都已经伤心欲绝,阿娘更是病倒在榻上。臣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也得咽!” 元子攸警告地看了他一眼,“李彧,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坏了陛下的事!”

  李彧气恼地瞪着他,半天才挤出了几个字,“臣告退!”说完便恨恨地一甩袖子,转身离开。

  元诩的神情晦暗不明,“其实他说得没错。那尔朱荣的确没把朕放在眼里。”

  元子攸还是保持着温雅清润的表情,“陛下,不管尔朱荣是怎么想的,在这桩亲事中,您和他都是各怀目的,就看到时谁能更占上风了。所以,他的女儿尔朱氏是你们博弈的一个关键,如果利用得当,说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元诩的目光落在了那小木犬上,“朕会善待她就是……”

  元子攸的眼睛里泛着幽幽的深蓝,“陛下,您可以善待她,但是绝对不能对她动心。”

  元诩沉默片刻,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如今的我,又有什么资格对别人动心呢?我连最起码保护自己女人和孩子的能力都没有。”

  元子攸的神色变得柔软了几分,低低道,“陛下……属于您的时代,很快就会来临。”

  皇帝不置可否地微微笑了笑,不再言语。

  此时,李彧没有直接出宫门,而是去见了正等在殿后的某位宦官。

  “侍中大人,一切都已经办妥,那话已经传到潘充华耳中了。”

  李彧冷哼一声,“做得好。要不是去接那尔朱女,我阿弟也不会死。就算她进得宫来,我也不介意给她添些麻烦。”

  他抬头望向天边,暖红色的夕阳已经完全没入了地平线,黑暗来得那么猝不及防,仿佛一眨眼就吞噬了这里仅有的小小的光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