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再见长乐
vivibear2019-09-30 10:482,338

  见英娥的脸忽然变成这个样子,两位宫女虽吃惊不小,但还是记得此行目的,本想先奉命将英娥带进宫里再说,不料司马子如一口拒绝,并让她们立刻回宫复命。两位宫女自然也不敢做主,只得先行离开了。

  司马子如神色复杂地看了看面目皆非的英娥,目光微闪,欲言又止。

  “不过是出了一些红疹而已,没关系的。”英娥倒安慰起了他,“想当初我还故意害得你长红疹呢,想不到现在风水轮流转了。”

  司马子如心中原本有些焦躁,可听她这么一说不由感到有点好笑,“什么风水轮流转,你以为长红疹是什么好事吗!”

  英娥讪讪笑了笑,“可能只是水土不服吧。”

  “绝非什么水土不服。”司马子如打断了她的话,语气里带了几分自责,、“想不到他们的手伸得这么长……这次都是我的疏忽。”

  英娥一脸困惑,“他们?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要害我?”、

  司马子如微微颌首,“世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凑巧的事。一路上我已万分小心,无论是入口的食物或是换洗的衣物,我都会让人检查直到确认无碍后才让你食用或使用,没想到终究还是百密一疏。”

  “到底是什么人处心积虑要害我呢?”英娥托着腮,“我都还没进宫呢。”

  司马子如冷冷一笑,“自然是那些不愿看到你入了陛下青眼的人。”他的眼中飞快闪过一丝不屑,“若是陛下聪明些,就该知道接下来怎么亡羊捕牢。”

  英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既然有人害我,万一这病会过人就糟了,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

  司马子如脸上一抹不悦一闪而逝,他故意叹了口气,幽幽道,“你说得没错,我这等相貌若是长了这些反差过于明显,倒是你,长不长红疹其实差别都不大呢——哎呦!”

  虽然脑袋上挨了一记英娥扔过来的匣子,他的嘴角却微微弯起。

  显阳殿里,两位宫女也向元诩回禀了尔朱英娥忽患疾病的消息。元诩显然大吃一惊,倒是身旁的元子攸俨然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待两位宫女离开,元诩就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彦达,这如何是好?淑仪这病来得奇怪,多半是宫里的人动的手吧?”他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变得古怪,“难道又是那位?”

  元子攸沉吟一瞬,“淑仪尚未进宫,按理太后应该不会这么快下手。但不论是谁下的手,北秀容那边必定将帐记在陛下身上。何况这次送嫁的又是素来难缠的司马子如,如果我们不及时做出回应,不但难以达到目的,恐怕还会失去将北秀容的助力。”

  “那依彦达之见,朕该如何做呢?”

  “之前未免太后猜忌,我们打算低调接淑仪入宫。但既然事以至此,我们索性反其道行之,让北秀容的人看到陛下对淑仪的重视。”元子攸微微一笑,“不如陛下先派御医前往诊断,微臣亦随后而去,亲自接淑仪入宫。”

  元诩反应还算快,“那么淑仪进宫之后就赐住嘉福殿吧。”

  嘉福殿离元诩所住的显阳殿距离较近,算是除了太后和皇后外离皇帝最近的位置了。

  元子攸赞许地点了点头。

  此时的宣光殿里,身穿胡服的几位年轻男子排成一列弹奏胡乐,两卧坐者吹横笛弹箜篌,另一人以站姿打着手鼓,乐声欢快奔放,正中央的男子长得深目勾鼻笑容惑人,着敞领宽袖的花丝绸袍,一手举在头顶,一手放在背后,左腿跨步,右腿提起,跳得正是最近宫中盛行的胡腾舞。

  胡太后和自己的宠臣郑俨依偎于席前,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舞蹈。郑俨的心思显然并不在舞蹈上,而是时不时地将剥出的水果喂入太后口中,以博佳人欢心。

  这时,有侍从匆匆入内来,在胡太后耳侧轻轻禀告了几句。胡太后先是有些讶异,随即扑哧笑出了声。

  “孤还没出手,想不到已经有人心急如此了。”太后弯了弯唇,“也罢,那尔朱氏人还没进宫,心里对皇上就有了芥蒂,这人也算帮了孤的忙。”

  郑俨笑了笑,“既如此,太后不如派御医去瞧瞧,以示您的慈爱之心。”

  太后还未回答,侍从赶紧低声道,“陛下已经派了御医前往了,另外,还吩咐长乐王亲自去接淑仪入宫。”

  太后笑意微凝。

  郑俨最是善于察言观色,宽慰道,“太后放心,等尔朱氏进了宫,您要做些什么不是更易于反掌。这世上最经不起磋磨的就是人心。”

  太后这才又展颜一笑,“来人,挑些库房里的珍补药材赐给淑仪。”

  太后的赏赐和皇帝派去的御医几乎是同时到了四夷馆。御医不敢有丝毫懈怠,仔细诊看了英娥脸上的红疹,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淑仪怕是用错了什么东西,才会引发此种症状。若是用上一段时日的药膏,应该就能恢复正常了。”

  司马子如将之前英娥穿过的衣裳递了过去,“你看这有何不妥?”

  御医接过衣裳查看了一番,“这衣物上熏得是来自龟兹的依兰香,如今宫里或是达官贵族家中有时也会熏这种香,并无什么不妥。”

  “那是否有何物与此香相克?”司马子如不依不饶地问道。

  御医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司马子如的脸色有些难看,英娥还未入宫就已经被卷入漩涡之中,接下来她又该如何应付宫中层出不穷的阴谋?

  “遵业,你别担心了,除了生死无大事。只要不死,什么事都是可以解决的。”英娥对他露出一抹明快的笑容。“说不定顶着这张脸可以少很多麻烦事呢。”

  司马子如正要说什么,只听门外传来带着一声笑意的声音,“除了生死无大事!说得好!”话音刚落,一个华服男子便从门外走了进来。但见他身穿乘云绣纹的蓝色大袖衫,白玉般莹润洁净的面上带着浅笑,深蓝色双眼折射出星光月影,天地间的芳华仿佛都集中在他身上,令人不敢直视,相较当年宛如明珠美玉的清河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司马子如目光微动,面上又恢复了往常的浅笑,上前行礼,“见过长乐王。”

  元子攸也是一笑,“彦达不用多礼。”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接,谁也没有丝毫躲避。一个若明月清风,竹尖清露,眉宇间隐约有慵懒之态和不把什么放在眼里的洒脱。一个如芝兰玉树,仿佛深藏于宫中的华贵水晶,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与谨慎。

继续阅读:33 入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