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点点

  地牢

  幽深昏暗的地牢里,突然点起了明亮的火把亮光,门外的侍从,今天穿戴特别整齐,就连站姿也异常地笔挺。

  韩小洛披了件外袍,从马车上走下,神色凝重,不知道父亲这么晚来牢里做什么,她是一路尾随来的,她想进去,却被人硬生生阻拦在门外。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一把锋刃架在叶七公脖上,韩江路一张扭曲的嘴脸,让人看了说不出来的痛恨。

  年迈的叶七公因着几日的奔波,加上地牢寒气重,身子早已受不住,他双腿颓软地窝在墙角处,怯怯的目光投向韩江路,嘴里却强硬地说不出一句服软的话。

  他只是感到无比的心寒,心寒地闭上眼,不言不语,试图是以此来表明自己甘愿赴死的决心。

  谋士之间的明争暗斗,帝王为谋士之间的争斗,其实并不亚于那些后宫佳丽们。

  韩江路就是众多谋士里最是着重的,当然,也是最有谋逆之心的。

  “你不说话?”韩江路开口道,而后半盏茶的功夫过去了,韩江路有些按捺不住了,“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只好动手了!”

  言罢,手起刀刃,刀子口,轻轻一滑,只听见“嘶”地一声,叶七公的脖子上划开了一道不怎么深的口子,一滴滴地血由着胳膊往刀子上慢慢地滴落下来,慢慢地一股血腥味涌上心头,叶七公本能地睁眼捂住脖子,难受地怒瞪着他。

  韩江路的面色变得阴沉,说话也变得有些横了起来,他拿来了手里的刀,一把插在了地上,振声道:“要你去说服你的皇诚服于我,有这么难嘛?”

  叶七公两手捂着脖子,满手的鲜血淋漓,他听到韩江路的话,撑开一只手,直指韩江路大声说道:“奸逆小人,你不得好死!”

  “呵”韩江路嗤声笑道,“世人皆咒我不得好死,可我还是活得好好的,自古强者生存,说这话的,也就你这垂死之人,在深泽里还想着挣扎几下。”

  “嘎…嘎……嘎”

  乌鸦在半空中盘旋,韩江路从牢里的小窗子看去,慢悠悠地说:“兴许是该死,但死的不是我!”

  说完,他朝叶七公露出妩媚一笑,刀锋一转,一把插进了叶七公的腹部。

  叶七公还没回应过来,这一刀就这样扑向他。

  他瞠大了双目,几乎是来不及去想,他竟然真动手要杀自己,口吐鲜血,脖子上的血加上腹部流出的血,他的死时,还认为人家还有什么怜悯之心。

  “来人”杀死叶七公时,几乎没有眨眼犹豫过,他远远地看着天上打圈的老鹰,唤来门外的侍卫,墨色淡淡的,没有半分怀念他们旧日的情谊,“把他扔到深山里喂狼,这等货色不值得留全尸!”

  直到出了帐子外,轻歌才觉得外面下过雨的天变得额外冰凉。

  颜梓看她冷,随即拿了件白色狐裘披在轻歌身上。

  “天凉了,你有眼疾,这边我派人多备些暖身的衣裳”颜梓虽然身子弱了些,但好歹是一介男儿,又在自己帐子里,无需走路相送,但轻歌不同,她眼睛看不见,这雨地的水泥,随时有可能一滑就倒了。

  “外面的人,进来,替我送送轻歌姑娘”颜梓命令道。

  墨染尘进来的时候,到底是不大合适的,但是她看不见,故而也没在意搀扶着她走了一路。

  “你是染尘吧?”轻歌到底是聪慧,她虽然看不见,却也闻得到,墨染尘身上那股淡淡的书生气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客血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