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唐歌伶2019-06-11 16:441,866

  写在楔子前面的话:

  本文三观略歪斜,讲述了欺诈、诙谐系家庭日常。

  本文时间线是鹿家6个孩子齐聚在鹿奶奶家。

  。

  鹿梨冉作为鹿家大姐镇守在家,和鹿楠小叔子作为一名高中生老师,负责把6个孩子领上前路的责任和义务。

  。

  鹿家家谱:

  鹿奶奶和鹿爷爷作为第一代,生了5个儿子——大儿子,二儿子,一对双胞胎,未婚小叔子鹿楠。

  第二代开枝散叶,现在走到第三代。

  第三代孩子,有7个。

  。

  全文围绕大姐鹿梨冉重新生活的故事开展。

  第三代鹿家常驻人口:

  当值实习护士的鹿安琪。鹿梨冉的亲妹妹。

  鹿家排行第三的校草级少年-鹿凡。现如今正在上高二。在长辈鹿奶奶平生中,最最疼爱的孙子。

  排行第四位置的是一对龙凤胎,哥哥叫麒麟,妹妹叫凤凰。现如今正在上高一。

  鹿鸣和鹿婷在鹿家排行最小,很小的时候,双亲身亡。一直是鹿奶奶亲自抚养。直到鹿奶奶住院,变成鹿楠照看。

  最小的鹿婷是个天才小少女。马上就要上初一。

  。

  至于鹿家第二代人口都跑哪去了,会在后面陆陆续续交代。

  。

  。

  楔子

  楔子

  10月,晚秋

  站在监狱的围墙外,鹿梨冉把牛皮袋子卷好。监狱的大门还没关合上,她回头,那幽深秩序井然的黑洞,能让一个再坚强不过的人,变得支离破碎和暮霭沉沉。这里像是冷冷剪断梦想和信念的收割容器。

  天空是一碧如洗的蔚蓝色,阳光照射在四面寂静萧索的土石路上。桔梗和着草木灰堆在道路两边。

  鹿家人就站在最外层的铁门口,站的层层叠叠,翘首以盼。

  “姐——”

  二妹鹿安琪和三妹凤凰挤在最前面,高高挥起手。

  鹿梨冉抬头四看,看见亲人站在晚秋的清晨,忽然“近乡情怯”了。她越想细看亲人,视线越是模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砸在地面上。

  二伯渐渐老了,这时受到气氛感染,在后面抹着眼泪,心酸道,“总算出来了,出来就好。出来就好。”

  这次,小叔子也来了。

  受到自家大哥大嫂的委托,亲自来接侄女儿鹿梨冉。

  小叔子人小辈分大。其实,他只比鹿梨冉大三岁。所以,不像大哥二哥那样,可以直观地表达情绪。此刻,带着鹿家孩子就要回到车里,同时说道,“先回家,晚上家里预定了团圆饭。”

  。

  这条大路刚刚修好,通往四处八达的高架路。路边除了停着两辆车子,还有一个老人在交叉路口的羊肠小道上,摆了个地摊。两大盆梨和冬枣。这种地方人烟罕至。

  鹿梨冉左右环顾向后看,那个人没能来。她有些麻木地想,其实还是不要来的好。

  不来,就不用强打起精神再见。

  这时,路边停着的一辆白色车里走下一个人,高个男子带着礼貌又冒失地顺着鹿家一群人问道,“请问,能跟你借个火吗?”

  二伯最先反应过来,上下口袋翻找,像是后想起来似的,一拍脑门,对着高个子男子抱歉道,“对不起,我刚戒烟没多久。”

  那人摆摆手,彬彬有礼道,“这样啊!没关系。”

  就在他东张西望的当口,忽听身后一个声音。

  “这个给你。”

  鹿梨冉从牛皮袋子里,翻出一个包装精致的打火机,不带丝毫留恋地把打火机递给男子。

  高个男子顿时心情大好,接过打火机,被打火机的精致吸引,他不经意看见打火机上的logo,便抬眼打量了一眼眼前站着的人,同时绽放笑意,“谢谢!”

  她没有回应,只是重新把牛皮袋子卷好,转身就要走。

  高个男子夹着烟,从后面说道,“打火机还你。”

  就见女孩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不要了。”

  。

  高个男子愣了一秒,看着她匆匆而行的背影,又重新看着手里的打火机。

  logo下面二个字——赛野。

  可能是她曾经重要的人吧!高个男子把打火机放回口袋里。

  。

  天色傍晚,在夕阳之下,街道重叠成记忆里思念的样子,永远都是半新不旧的房子,老城区街头巷尾熟悉的脸,七字楼前的院子中央停着那辆橘红色的送货卡车,正门上还挂着青红相间的圣诞节装饰物,鹿梨冉拿手推了一下装饰品,圣诞老爷爷摇头晃脑左摇右摆。

  门下透出昏黄色的灯光。和从前并无二致。

  上了二楼,一直朝南走,是她从前的房间,轻轻打开房门,里面没什么变化。

  除了添了个立柜,换了一盏灰色吊灯。

  从前的那盏灯,是拉伸式的,有些像港片里警察审讯时,集中光源打在犯人脸上,现在已经换掉了。

  立柜的正面有三扇门,一扇门上带着镜子。

  鹿梨冉站在镜子前,利落的换了一件衣服。

  。

  走回客厅的时候,圆桌上布满了热腾腾的菜,全家人簇拥着她。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耳朵。终于回到家了。

  。

  .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鹿城下的星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