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漏风
星火2017-05-08 19:003,334

  几百年来,月半寨每年都只出百来斤上品月山茶,基本被五大茶庄瓜分,其中有三十斤左右,最终通过各种途径落入青衫门手中。

  因为周白山而突然多出来的二十斤上品月山茶,造就了第六家超级茶商,改变了格局。

  不仅茶商为之疯狂,那年茶会后,月半寨门口悬挂的人头,也陡然增加了五十多颗——巨大利益驱使下,无数人想要知道周白山是怎么弄出这二十斤上品月山茶来的。

  可惜谁也摸不着头绪,周白山跟普通月半寨人一样,上山摘菜,每天中午一个时辰晾晒的茶叶,都是中下品,哪怕就是有人偷偷进入周白山家中,也根本找到半点上品茶叶。

  于是便有传说,言月山环上住着真正的神仙,那些上品月山茶就是仙人赐予周白山的。

  俗世谣传止于仙。

  不仅是青衫门,整个修炼界都知道月山环上一片荒芜,哪有什么仙人,鬼都没有一个!

  但如果不是仙人赐予,那又如何解释周白山那些上品月山茶的出处?

  渐渐地,周白山成了月半寨的一个符号,也成为茶圈中的一个秘密。

  当茶会再一次开始时,六大茶庄纷纷派出高级管事,试图联系周白山,却不料还是失之交臂,谁也没留意周白山是什么时候进入会场,与一家实力中等的茶商交割二十斤上品月山茶之后,竟然又去另外一家,拿出了一斤世人不曾经见过的,更高级的月山茶——超品月山茶!

  这是超品月山茶头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

  消息走漏之后,大月国朝廷第一件事情,就是派出精锐甲士两万,将大月山上山之路彻底封锁,闲人勿进。

  最终超品月山茶还是落入青衫门无忧子手中,据说乃是大月国皇室供奉,而青衫门在收下这一斤超品月山茶之后不就,无忧子就亲临大月皇宫,赐予当今皇帝续命金丹三颗。

  超品月山茶则被无忧子改名为月仙茶,称饮此茶叶妙用无穷。

  月仙茶之名不胫而走。为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这消息被修炼门派、皇室和大茶商联手约束在小范围之内。

  故而周白山之名在圈内如雷贯耳,在世间却名声不显。

  大月皇室派出高手在月半寨中反复调查,最终还是无法找出周白山的特异之处后,就只能放弃。

  无忧子其实也动过心思,只可惜月山屏障是修炼者无法迈过的天堑,唯有托付大月皇室,暗中保护好月半寨,以及唯一能够提供月仙茶的周白山。

  如是,大月山脚增加禁卫军五千人,苍蝇难过。

  周白山一辈子都没踏足过山下世界,尤其这两年拿出整整四十斤上品月山茶后,更是明智的连月半寨大门都没走出去过,一切需要都通过入寨的货郎采买,或订购。

  而连续两次“倾销”上品月山茶,结果就是周白山自己后悔了。

  虽说茶叶给他带来难以想象的财富,但同时也带给他各种各样的烦恼。

  曾经亲近的邻居,如今差不多都形同陌路。他们心中多少有些嫉妒周白山,却又开不了口去询问,毕竟事关身家性命的秘密,传子不传女,更不用说外人。

  如此一来,本就沉默寡言的周白山变得更加孤僻,不是带着汪月上山采茶,就是在家中闭门不出。

  痛定思痛,今年茶会周白山不打算再出二十斤上品月山茶,他甚至都没有准备。

  只有月仙茶,超出月山茶品级,由青衫门掌门无忧子亲口命名的月仙茶,如今有价无市的月仙茶,才是周白山的菜。

  如果让茶会里那些茶商知道今年周白山又有月仙茶出,怕是会陷入癫狂之中。

  照说采集茶叶,总有品级差异,哪怕就是月半寨的茶农,也是一样。可这惯例在周白山此处则不通,谁也没见过他出手中、下品茶叶,难不成采摘的这种茶叶,都被他自己消耗了不成?

  天天泡一壶月山茶喝,那可是真土豪了。

  且不说俗世无人可及,即便是修炼界中,恐怕也只有像无忧子这种大派掌门才能勉强享受。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周白山才会选择一大早就来茶会,他既不想跟寨中茶农碰面,也不愿意受到茶商们的追堵。

  他只是想静静的换出茶叶,便躲进山中,云深不知处。

  “茶客……”

  站在周白山面前之人带着瓜皮帽,两撇标志性的小胡子挂在上唇,一双倒三角的眼眶里,绿豆样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明明双手还在抱拳作揖,但看周白山的眼神却是不对。

  “……晦气,晦气,还以为是开门红,却来了个小乞丐……”

  “你们不收茶?”周白山倒是不动气,缓缓而道。。

  “收,东家只收上品月山茶,你有么?”

  “哦,既然要收,好歹登门也是客,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好货呢?如果你真不收,那我换一家便是,这茶会里识货之人总是有的。”周白山轻轻拍打肩膀上的包袱。

  这话夹枪带棍让人难以下台,更不用说周白山假意要走,那中年文士挂不住就伸手拦人。

  “好,今日我倒要见识见识,你有什么好货。请进!”

  踩着中年文士从牙齿缝隙里迸出来的“请进”,周白山踏进帐篷。

  跟帐篷外白茫茫一片相比,里面像是另一个天地。厚实的油毡、中央的火塘以及壁上挂起的灯笼,让人感觉明亮干爽。

  以中央火塘为圆心,正门两侧各摆放着长条型的矮几,矮几周围的油毡上多铺一层皮褥子,算是坐垫。

  长六尺宽有一尺余的矮几上摆着薄胎瓷的茶杯、茶碗,火塘上的铜质水壶嘶嘶叫着,从壶口里喷出口口白气。

  周白山右侧矮几靠近火塘一边跪坐着个穿黑袍,戴皮帽的中年人,正用水壶冲洗着茶具,此人该是茶博士。

  “不是说有好茶么,拿出来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我说,你敢不敢先把面巾摘了?”中年文士引周白山去那茶博士所在矮几,言语中带着几分揶揄。

  戴面巾并非见不得人。

  周白山只是不喜欢暴露在山岚里那种湿漉漉的感觉。摘了面巾的周白山不跟那势利文士搭话,转到矮几前微微躬身:“茶博士,有礼了。”

  “客气客气,请坐请坐。”

  这茶博士脸色僵硬的古怪,眼神也让周白山感觉古怪,好在礼数周全了,周白山只能见怪不怪。

  “怎地不见一个管事人?”

  这话周白山刻意说的,顿时将那中年文士气了个半死,咬牙道:

  “东家还在忙,我便能管事!若是茶叶够好够多,他自然会来。”

  “哦?既然如此,那就办正事。”

  无所谓地点点头,周白山将肩膀上的深色包袱解下来,轻轻地放下后掀起一角,伸手进去掏出一物来。

  中年文士眼神一扫,便道:“也太少了吧,就算是上品的月山茶……就凭你也采摘不到,别说我没提醒你,品级低数量少的茶叶,咱们商号可是不收的……”

  倒是一旁的茶博士神情凝重,直到看见周白山掏出来的黄色油纸包后,突然开口低声道:

  “茶客可是姓周,名白山?”

  “嗯?你知道我?”

  周白山有些吃惊,那茶博士却眼巴巴看着茶叶,答非所问:

  “这……这里面包的,可就是上品月山茶?”

  其实此时帐篷里已是飘荡着若有若无的一股香氛,而本是无知无觉的中年文士,当听到“上品月山茶”时,那昂首挺胸的姿态便瞬间凝固:

  “上品月山茶?他,他怎么可能?价值一颗仙晶石一两的上品月山茶啊,他凭什么?”

  就在中年文士快要崩溃的时候,周白山却是摇了摇头,“不是上品。”

  “我就说嘛。”

  中年文士吐出一口长气,就欲出言讥讽周白山。

  “恍兮惚兮有香浮,定神凝神却又无,这是,月仙茶。”茶博士口中喃喃自语,中年文士跳脚而起,千言万语堵在喉咙里,只能转身就跑。

  “我……我去叫东家,茶客稍待。”

  见周白山表情几乎没有半点变化,茶博士坐实了自己的揣测,道:

  “如果真是月仙茶的话……”

  “自然是真的,茶博士你身体不适?”

  坐在周白山对面的茶博士,此时面色变难看的让周白山看不太懂。茶博士不住摇头,接着刚刚的话头道:“……周公子,今次你真不应该来茶会的。”

  “此话怎讲?”

  周白山心中闪过一道担忧。

  帐篷里还有四个商号的私勇,故而那茶博士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仅低着头,还用手挡着嘴,如果不是周白山耳力够好,决计是听不见那堪比蚊子叫的声音。

  可就算是这样,距离两人最近的那个私勇,脸上还是变了颜色,右手一动便抓出一柄长剑,两腿一迈……却是冲向帐篷门。

  “东家没到,谁也不准动!”

  被压抑的呼喝声席卷而来,周白山倒是想动,可人还没有起来,就感觉一股力道从后背压来,他张口欲呼,耳边却传来“呛”地一声,颈脖处的冰凉,让他不得不把“救命”两个字吞回喉咙里。

  眼下这状况,即便茶博士已经不能开口,但周白山哪里还猜测不到,恐怕是自己的那个秘密,走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手囚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手囚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