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约谈
星火2017-05-08 19:013,597

  白帝城里的有钱人,最近新增了一个爱好——去平安茶馆里喝茶,听小曲儿或者是评书。

  在这炎炎夏日里,一口口嘬进热茶,满口芬芳之后浑身毛孔张开,排出汗水的同时,连带着心里的酷热都给排出去一般的舒泰。

  只有平安茶馆里,才能喝到那种一根根有若嫩芽般鲜活,口感微苦却回味绵长的茶水,哪怕价钱稍微贵一些,但身为富豪,当真是值得拥有。

  一传十、十传百。

  最近平安茶馆的生意,可以从天亮一直好到打烊。

  蒲平安无疑是个生意方面的天才,他甚至规定了一碗茶水只能加水十次的规定,以免一些打肿脸充胖子的家伙,买一碗茶就能从天亮坐到天黑,连午饭和晚饭都在他茶馆里解决。

  一碗百灵舌,大概只有一钱茶叶,成本便是一两白银,作为蒲平安自己兴趣而存在平安茶楼并不是太黑,一碗茶水也就只买二两白银——对于生活在白帝城里的普通老百姓来说,二两白银差不多够他们生活半个月,甚至更久一些。

  当然,富人的世界不是穷人可以想象的,哪怕是二两白银一碗的百灵舌,每天仍旧是卖的供不应求,以至于蒲平安上一次在周白山这里买去的二十斤百灵舌,几天时间就卖了个精光。

  “即便你一天能卖一百碗茶,也才一斤茶叶而已,难道你一天能卖出去五百碗茶?”

  如果蒲平安点头承认,周白山肯定会用拳头教训这个不说实话,奸诈的家伙。

  可蒲平安只是很无奈的摊开双手,“生意最好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一百碗而已,事实上我在你这里买的二十斤茶叶,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利润。”

  “你的意思是说,你留下了整整十斤茶叶自己喝?”

  “当然不是,我本来打算给自己留下五斤,结果我老爹要了我两斤去,然后又是我那个老丈人,他平常时候不跟我开口,但他开口的时候我真是没发拒绝,所以我……”

  “所以你也送了他两斤?”

  蒲平安的老丈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白帝城府尹,掌管白帝城军政一把手,曾晓盛曾大人。

  说起来蒲平安这个老丈人来的并不容易,当年曾晓盛只是一个小小的秀才,家境已经落魄到难以生存的状态,而那个时候的蒲家,已经是白帝城有名的商贾。

  照说商贾是很难攀上文人一族,哪怕就是最落魄的文人。幸好曾晓盛并不是个死脑筋,当蒲平安带着价值数千两白银登门提亲时,曾晓盛就被白花花的银子乱了心神,点了头。

  结婚之后蒲平安并没有忘记老丈人当年的网开一面,从各方面大力支持老丈人,这才十年不到的岁月,曾晓盛就坐上了白帝城府尹的位子。

  为了这个位子,蒲平安几乎散去十年前整个蒲家所拥有的全部本钱。

  当然,只是十年前那个蒲家。事实上随着曾晓盛的步步高升,蒲家做生意也就越来越如鱼得水,一面大把大把的银子砸出去,一面又有大把大把的银子流进来,总的来说蒲平安这笔生意非但给自己赚了个漂亮贤惠的老婆,还给自己戴上了一张护身符,至少在白帝城里,这张护身符就几乎等同于免死金牌了。

  正是因为有这么多年的亲密合作,曾晓盛与蒲平安之间的翁婿关系,也比大多数家族来得好。

  区区五斤茶叶,也就不算什么了。

  “想来你肯定还要送一些别的大人物,所以茶叶很快就没有了,是吧?”周白山明白了其中的过程,却没有打算为蒲平安的慷慨买单,他很如实的告诉蒲平安,要茶没有,要命有一条。

  “我怎么可能要你的命呢?就算我想,它也不会答应吧?”

  蒲平安很哀怨的指着不知啥时候跑到周白山脚边趴下的汪月。事实上大多时候汪月都不会离开周白山太远,尤其是有外人在。

  “你开个价吧,只要不是太黑,我想都可以接受。”

  站在商人立场,蒲平安有充分的理由认定周白山是在坐地起价。

  可周白山是真没有了,月仙茶他就有,而且数量还不少的,但如今的他绝不会将这种可能引来修炼者的玩意儿拿出来,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没有茶叶,我就不敢回家,看来你要给我准备一个房间了,住一天多少钱?”

  “不要钱!”

  对于蒲平安的无赖行径,周白山好像一点都不紧张,他笑着指了指蒲平安的屁【股,然后拍拍汪月的脑袋:

  “真不要钱,只需要牺牲贵臀,满足一下我家汪月那特殊的癖好,仅此而已!”

  蒲平安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当汪月很配合地站起来,低下头颅耸起脊背时,蒲平安放下双手,将自己的屁股抱了起来。

  “你不能这样,我们是朋友,是一起喝过茶的朋友。”

  “说起来你家茶水都要二两银子一碗,但是你在我这里拢共喝了九杯茶,却是一个铜板都没给我,这让汪月很不满意。”

  “它有啥不满意的?难不成它还喜欢银子不成?”

  “它当然不喜欢银子,可是它喜欢吃茶泡饭啊,你白喝的茶水,我都算在它头上了!”

  聪明的大狗开始配合地发出低声咆哮,一只前爪轻轻刨着地板,两眼神光始终在蒲平安的下三路萦绕。

  “给钱,我给钱就是了!你抓住它,一定要抓住它!”

  蒲平安不敢用自己的屁【股开玩笑,与此同时他也明白了,周白山现在怕是真没有茶叶。

  “还记得我上次给你说的事情么?如今百灵舌出自你手中的消息我也是藏不住了,所以你要小心啦,特别是你现在又有了这么一个漂亮……懂事的丫头。”

  秦璧珠很可爱,而且真的很懂事,虽然她以前从不曾见过蒲平安,但从刚刚周白山两人的只言片语里,她就很明智的给蒲平安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白水。

  这么节约的姑娘,当真是让周白山极其满意,考虑是不是该好好跟她淡淡薪水的事情,不知道一个月二两银子会不会让秦家满意呢?

  若是蒲平安知道周白山只打算一个月付给秦璧珠二两银子的话,他一定会笑死,或者是大张旗鼓的挖周白山墙角,开什么玩笑,蒲家看门打更的,一个月也不止才二两银子。

  “难道说还有人会来我家打劫不成?”

  “这个我可说不准。”

  “那你怎么不帮我去找找你家老丈人,让他安排几个衙役,白天晚上都站在我这铺子门口,到时候我可以用茶叶来抵账嘛……”

  “你难道疯了不成?官府衙役给一个商铺站岗?你知道这件事情要传出去,我老丈人不仅会掉帽子,而且还会被所有文官鄙视,从此萧郎是路人……”蒲平安这次是真的被周白山的奇思妙想给吓到了,哪怕是他,也不敢劳动那些衙役。

  “所以,你有什么法子可以教我呢?”

  “其实这次我来,是想跟你合作的,譬如我们开一家很大的茶铺子,然后将股份分出去……”

  这是商人正确的做法,分散股份给地方上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如此一来生意可以得到保证,安全也有了保障。

  “合作?”

  周白山隐晦的皱了皱眉头。

  如果仅仅是跟蒲平安合作,他倒不是很反对,毕竟他只是热衷于研究怎样制茶,以及品茶,做生意这方面他并不擅长。

  但周白山认为的合作有个前提,就是不暴露他独门制茶工艺。

  很显然蒲平安是打算将周白山的制茶手法学到,然后两人一起垄断百灵舌。

  “我需要一点时间考虑。”

  像是早有预料一般,蒲平安点头道:“你也不缺钱,我要是你就会去招募一些私勇,当然最好是换个地方,这里太僻静了,半夜里救命叫的再大声,怕也不会有人来帮忙的。”

  “一般来说,有它就够了。”

  周白山很自信的拍了拍汪月的脑袋,这货很享受的抬头,用它的长舌头去舔周白山的掌心,口中发出“呜呜”之声,像是在自吹自擂。

  “不要大意啊,你需要考虑多少时间?”看样子蒲平安准备走了,毕竟他也是个很忙的商人,若不是因为百灵舌的确好喝,而且可能给蒲家带来可观的利润,蒲平安又岂会三天两头往这个僻静的地方跑。

  “三天吧,我至少需要三天时间。”

  三天之后,秦鹏父子应该将鲜茶送来了,而周白山也可以着手炮制百灵舌,到时候有货在手,跟蒲平安谈起来也比较有底气。

  蒲平安拱手告辞,等到走出巷子后,身边马上就冒出来四个人,四个私勇。

  正如他刚刚给周白山说的那样,私勇是必不可少的安全配置,这世道,总有一些人见不得钱,一见到钱两眼就会发红,把良心扔给狗吃了。

  “少爷,是因为没有鲜茶,所以给你带来麻烦了么?”

  来收拾的璧珠,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不是咯,估计是因为蒲平安看上你了。”

  周白山给秦璧珠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不过他高估了秦璧珠的承受力,这丫头一听眼圈就红了,低头下去眼泪珠子就涟涟而下。

  她能看出蒲平安比周白山更富有,势力更大。若是因为她给周白山带来麻烦,那她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那少爷……要不就把璧珠送给他吧……”秦璧珠声音很低,说这话时,整个胸口都在疼。

  “啊,你真是这么认为的么?难道你是喜欢他更有钱?”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少爷,我……”

  看来这个玩笑不能继续开下去了,否则秦璧珠这小丫头恐怕会去寻死了。拍拍秦璧珠的肩膀,周白山柔声道:“没事,他只是想买点茶叶而已,我跟你开玩笑呢。”

  秦璧珠这才收起眼泪,抬头看了眼周白山,悬起的一颗心终于落地。

  “真的只是买茶叶?”

  “嗯,只是简单的茶叶买卖而已。”

  周白山转头望向大门外面,天色有些阴沉了,像是要迎来一场狂风暴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手囚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手囚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