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 魅的幻境
路佩霖2017-05-06 21:362,805

  暴雨刚过,街上的行人稀少,烟罗挡在我面前让我先跑。我二话不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

  天开始变暗,似是在酝酿下一场暴雨;腥臭味越来越近,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个长发女人离我越来越近了。

  “该死的烟罗,连只饿鬼都制不住。”我一边奋力往前跑,一边低声咒骂。

  它跟在身后,虽然有微弱的灵力加持,但我胆子一向很小,这些东西见的再多,也还是会毛骨悚然。

  它不能靠的太近,但是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而且,不能让它知道我的住处,家里烟罗布下的结界估计也挡不住它,我可不想给自己增加一个厉害的新邻居。

  一咬牙,我在前面的路口往家相反的方向跑开。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把这东西引回家,能跑多远跑多远吧。

  五分钟之后,生平第一次打心眼里觉得跑的快也是个要命的缺点。因为我发现烟罗没跟上来,连那只饿鬼都被我甩的没影了。

  这一带是老城区,沿街的房子都是有些历史的了,阴暗潮湿的墙壁上爬满了厚厚的爬山虎,锈迹斑斑的路灯也很有时代了,刚被暴雨冲刷过的街道显的湿润润的,街上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还不到中午就安静成这样实在有些过头了。

  我站在寂静的街道中间,心跳声不断敲打着耳膜,呼吸也越来越重,一股莫名的气息从身后朝我压来,越来越近,甚至可以感觉到它贴在颈后的皮肤,阴森森令人毛发直竖。

  我不敢回头,胸口就像揣了台大豉,敲的胸口都快裂开了;轻轻吸了口气,空气中并没有腐朽难闻的味道,脚下软绵绵的,像是踏在一层棉花上。

  身后的气息让人无法忽略,天彻底的暗了下来,四周的黑暗就像一双黑洞似的眼睛,定定地盯着我,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做的一个梦,梦里也有这么一双直勾勾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仿佛下一秒就要把我吸进去一般。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心底的绝望漫散开来,形成一道网,铺天盖地地朝我压来。

  “咬破手指,它怕血。”

  就在我频临崩溃之际,一道声音传进耳朵,也不及多想,我咬破中指,口中默念九字真言,“破!”

  身后的压力消失,脚下也有了厚实的感觉,睁开眼,周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我松了口气,转身朝之前的路走去;在街口的时候碰上急匆匆朝我跑来的烟罗。

  “吓死我了,还好你反应快。”烟罗见了我,拉着上下打量一番,拍着胸口庆幸道。

  “你不是上古的神仙吗?放走魅就不说了,怎么连一只饿鬼都制不住?”想起刚才一幕,我依然心有余悸,忍不住抱怨道。

  “嫦曦,这不能怪我,在灵山我充其量就是个芝麻小仙,地位就像你们人间的鸽子一样,平时只负责传达一下消息,寻个人什么的。”

  看着烟罗一脸无辜,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现在只想回到家冲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再好好的睡上一觉。刚才那个饿鬼在我饱受惊吓的心灵上又增加一层阴影,还有……

  “刚刚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自己像在另外一个世界。”

  “刚刚你闯进了魅布下的幻境。”

  “幻境?”

  “嗯,魅能织幻,就像鬼打墙一样。”

  “如果没出来会怎么样?”

  “它会一点一点吸干你身上的灵力,再加上九转还魂草的加持,很快它就能修成半妖。”

  “然后呢?”

  “修成妖啊。”

  “再然后呢?”

  “占山为王?”

  “……它就不能成仙?”

  “不能,”

  “为什么?”

  “因为它没有本体,而且食了先神的灵力,犯了神戒六戒中的贪戒,所以永世不能位列仙班。”

  “……”

  “……”

  “修仙好幸苦啊~~~~~~~”

  “~~~~~~~嫦曦~~~~~~~回来啦~~~~~”老哥安培轩和他的死党刘离然翘着二郎腿一左一右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见我推门进来,非常有默契地同时闭了嘴看向我。

  一个月前在医院,老妈拉着老哥发小的母亲裴阿姨来让我与她的儿子刘离然相亲!!!

  刘离然是B市有名的心内专家,工作能力强,人又长的帅,按理说屁股后面等着他临幸的小姑娘应该排到大冰洋才对;可实际情况是,他是一个异性绝缘体,用我哥的话说,他从出生到现在,唯一与女性亲密接触的行为就是喝他娘的奶。

  长的帅的人不是变态就是同性恋。这是我对帅哥一惯的评语。

  虽然那次相亲后我对他不冷不热地尽量保持之前的态度,但这个习惯拿手术刀的男人似乎一下对我这个他以前口中的三无‘黄毛丫头’上了心,有事没事、三天两头地往我家跑。

  “嗯~~~”我若有若无地应了声。

  被淋透了的头发服贴地贴在头皮上,背上包里不时传来泥土和铁绣的味道,小白鞋里全是水,只要一走动就‘咯吱咯吱’作响,留下一串水脚印。

  换上拖鞋,解下包扔进沙发,“什么东西这么香?”

  “刚上炉的松糕,你今天有口福了~~~”

  安培轩在一家医药公司做药物研发,平常没事就爱钻进厨房研究菜谱,大到满汉全席,小到茶水点心,凡是经过他的手做出来,色香味一定是上乘,难为我小小年纪就吃遍了各系美食,嘴是被他越养越刁。

  “嫦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你买的?”从包里抓出一包红红黑黑的项链和铁钉,安培轩问我。然后低头又在包里一阵乱翻。

  “是啊~~~~”支吾了一声,我顺便偷偷溜进洗手间,把门锁上。

  果然,不出一分钟,外面传来他愤怒的吼声:“啊~~~安嫦曦!!你买了一包什么东西???能吃吗??能穿吗??能用吗??我的水煮鱼调料呢??你讹了我一千就买了这些东西~~~~~~”

  我把水龙头开得很大声,以掩盖他的吼声,安培轩平时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对谁都细声细气、和颜悦色的,只有面对我时就是个活脱脱的暴君。

  爹妈基因好,我和他也遗传的好,爹的大长腿、娘的白皮肤我俩都一件不落地遗传到了;再加上工作好,收入也可观,身边从来不缺漂亮的MM,他为人又细腻,待人也算得上宽厚,家里上至八十岁的奶奶下至不到周岁的侄女都很喜欢他;反倒是我,长的也不耐,工作、收入虽不如他,但好歹也是在五百强企业的财务室工作,但活了二十五年,愣是一场恋爱没谈过,好不容易在大三时有场暗恋,可还没等到告白,人家就和同系的大一小学妹郎情妾意、花前月下去了。

  洗完澡坐在客厅开始整理被安培轩倒出来的东西,刘离然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安培轩在厨房里准备午饭。

  有没有试过被帅哥盯着看,感觉怎么样,听说会脸红。

  那有没有试过被从小一起长大的帅哥盯着看?

  那感觉么,总之我……

  “哥,我饿了。”抓着手里一把刚从包里抓出来的东西朝厨房门口挪,不管那次相亲是成功还是失败,被曾经帮我换过尿片的帅哥盯着看的感觉,对我来说是始终如一没有办法改良的毛骨悚然。

  突然手上疼了一下,我猛跳了起来,盘腿坐在地上的烟罗吓了一跳,低头抬起手,张开,手指因刚才的用力咬破了皮,还在往外沁血,掌心里躺着的是我的凤形玉牌,有些血迹在上面,下一秒却消失在了玉牌的青翠色里。

  “发什么呆,吃啦。”安培轩捧着一笼热气腾腾的松糕嘀嘀咕咕从我身前走过,撞了我一下,我这才突然醒悟过来。

  这玉牌……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