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你难道没有谈过恋爱
陈小庆2017-05-12 16:362,428

  二 你难道没有谈过恋爱

  那个跟随他的是一个乞丐,乞丐看到他没有卖钱便放弃了强抢他的想法。

  街上到处都挂着横幅:热烈庆祝第一百二十二届“耍剑争霸赛开幕”(下面还往往带一行小字:某某酱油铺宣或者某某卤肉店宣)。

  墙上到处都贴着标语:耍剑耍剑,耍出精彩,耍出风格(下面也往往带一行小字:某某街道宣或者某某协会宣)。

  还有简洁明了的:魅力卫国,活力耍剑(下面也往往有一行小字:办证,代人讨债,寻仇)。

  还有亲切温馨的:今天你耍了没有(下面往往依然有一行小字:情感陪护,代孕,包小姐)?

  眼看明天就要截止报名了,荆轲心急如焚,街上到处都是背着剑走来走去的外地人、外国人,客房爆满、茅房爆满、饭店爆满,卖剑的四家大商场天天人头攒动,人们忙着选购各式宝剑、笨剑、凡剑、名剑……

  荆轲今天无论如何要买一把了,他采用见缝就钻,无孔不入的方式,挤到了名剑商场的柜台前。

  他看中了正迎面挂的一把青锋剑,伸出小指一指:“我要那一把,多少钱?”

  营业员忙的不可开交,只瞟了他一眼,说:“那把是范剑,不卖!”

  我们都知道写文章有范文,卖剑就有范剑。

  “我就要范剑,你说多少钱吧!”他拉住一个女营业员。

  女营业员说:“你这人怎么这样,非要范剑,范剑是招揽顾客的,已挂了好多年了!”

  “我对它有感觉,你就卖给我吧!”他求道。

  女营业员喊老板:“老板,这个人拉着我不放,非要范剑!还问我多少钱!”

  老板正在收钱,听到回了句:“他要范剑你就给他范剑,钱要一分不少,十吊!”

  荆轲一听十吊,犹如腊月天被人泼了盆冷水,打了个寒战,哆哆嗦嗦地松开了营业员,挤出人群,茫然地离开了“名剑商场”。

  他拿出《古剑谱》,走进了当铺。

  “我要当这本书。”他对着里面正在写情诗的老头说。

  老头吓了一跳,忙用手掩了情诗说:“不许看——你干什么呢?”

  “我要当这本书。”荆轲又说了一遍,并把书向老头亮了一下。

  “《古剑谱》,拿来,我看——”老头伸手接过,“哗啦啦”翻了一遍,书页全是上好的羊皮缝钉而成的。老头每一页看过,又看了看版权页的作者:保贱仙,战国手工出版社,又看到定价:黄金一两。

  老头说:“行的话,十吊钱!”

  “不行!”荆轲一听,性命一样的书,竟只值十吊钱?

  老头将书还给他,又去构思下一句情诗:

  ……我愿和你一起去看金字塔上空的流星……

  荆轲只瞟到这一句,笑了,金字塔,也是他向往的地方。

  那时到处正流行金字塔,说在遥远的非洲,有一处神奇的建筑叫金字塔,这是炼金术士鬼谷子去非洲七日游后逢人就说的结果,说了一百年,听说有几个富人一路要着饭去过。

  卫国国君已和夫人商量好,不日启程,去看金字塔,听说凡购买一张金字塔门票,可得长生不老仙丹一枚,多卖多送!(据说这个活动打算一直持续到金字塔消失)

  荆轲将书装在挎包里,茫然地走在到处都是携着宝剑的人群里。

  作为一个剑客,至今没有一把趁手的剑,这是荆轲不为外人道的秘密。

  前面一群小孩子在嬉戏,竟也人人拿了剑,卫国真乃耍剑胜地。

  这是一群富人家的小孩,人人手中一柄青锋剑,都穿了防护服,在互相戳。

  荆轲坐在路边石头上,羡慕地看着小孩子们手中的剑。

  这时背后有人踢他,“哎,洗脚吗?按摩吗?不然别挡了我们做生意!”

  一扭头,是家足疗店。一个迷人的姑娘在继续踢他后背。

  只得起身,往别处坐下。低头想心事。

  “帮我拿一下!”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荆轲抬头,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孩儿,防护服松了,要紧一下腰带,让他帮着拿剑。

  他接过那把剑——真是——好剑——

  “站住——站住——”一群人在后面追,荆轲在前面跑,他手中拿着那柄——好剑!

  荆轲跑得很慢,因为他从不善体力,可那群富家子弟,更是很慢,于是人群渐远,荆轲慢慢得意了起来。

  “耍剑争霸赛”报名处。

  一个老头正要搬走那张报名用的桌子,荆轲大喝一声:“住手!”

  老头一哆嗦,四下张望,看见榆树后面站了个人,那人说:“我要报名!”

  老头定了定神说:“下班了,报名结束了!”

  那人走上前来,一把抓住老头的衣领,“你可知道我是谁?”

  老头说:“不知道!”

  “荆轲!听说过吗?”那人得意地问。

  “没有!”老头淡淡地说。

  “去年,也是在这条街上,有个人被一帮地痞打了一顿,你不知道?”

  “这里天天有一群人打一个人,我不记得了!”老头仍淡淡地。

  “那次打得惨,那个人差点去见孔子!”

  “这儿天天都有人被打得去见孔子,真不好记!”老头要收拾东西。

  “我要报名,写上,荆轲,年二十,萝卜剑派!”荆轲赶忙递上手写的名片。

  老头不理。

  荆轲忽然掉下泪来,拉着老头的衣袖,抽泣着说:“你难道没有谈过恋爱?”

  老头一听,老眼含泪,嘴唇直哆嗦:“你怎么知道?”

  荆轲说:“一个到了晚年还在耍剑的人,一定没有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耍剑?”老头眼泪欲滴还噙。

  “你衣服上处处剑痕,是耍剑人特有的记号,告诉我,这么多年,你还没有追到你心目中的女神吗?”荆轲故作亲热地凑到老头耳边低声说。

  “她,是一个过路的女神,我只记得那年,我刚好在包子店门口遇见她,她手提一兜韭菜猪肉馅包子,就那样梦一样飘过我眼前,不见了,再后来,我也遇见了不少提着韭菜猪肉馅包子的女子,可都没有她给我的那种感觉……”老头陷入无尽的惆怅。

  “你,有一场刻骨铭心的单相思,也不算白活,快快给我把名字报上,我要耍剑!”荆轲趁老头脆弱时忙说自己的事。

  老头哆嗦着提了笔,在白绢上写下:荆轲,年二十,萝卜剑派。个人组,第二百五十场比赛!所持宝剑剑名:好剑。

  一个提着韭菜猪肉馅包子的老太婆停在报名处门口,喊老头:“怎么还不下班?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韭菜猪肉馅包子!”

  荆轲一看那老太婆大惊——这不是那个谁谁谁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