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现在江湖中人都犯这个毛病
陈小庆2017-05-26 07:192,420

  大路两旁尽是霜打的枯草,秋日冷飕飕的晨风吹着大马车车厢的布幔。车厢里的人一言不发,只有赶车的不时向三匹马吆喝一声……

  出邯郸,到一个沙河县城,大马车停了下来,车上人说:“天还早,怎么不走了?”

  赶车的说:“过了这县城,前面一百里荒无人烟,而现在是半下午,你们难道想在荒郊野外过夜?荒野里有大灰狼,兴许还有狗熊,你们难道斗得过?”

  一个乘客指着荆轲说:“我们这位荆大侠不是武林高手吗?”

  荆轲头上包着白布,目光却兴奋了,“呵呵”回应着。

  赶车的说:“按照车站规定,到沙河必须住宿,第二天一早才能穿越荒野,赶到下一个县城,而且我们车站指定的住宿点就是茅房大饭店。各位,眼前就是了,请下车吧!”

  小王耳语荆轲:“一听就是车站为了给饭店拉客,才找的借口,我看前面荒野里什么危险都不会有。”

  荆轲厚道地说:“不就多花个住宿费吗?我那医药费不是还有吗?”

  其余人等也都带着被宰的神情下了车,说:“茅房大饭店,到底是上茅房,还是上饭店?”

  一位憋了一路的乘客兴奋地说:“好歹我去方便方便!”说着就进了饭店。

  不一会儿他脸色难看地出来了,说:“这里没茅房,要上一里多地以外,我憋不住了,怎么办?”

  赶车的心好,对他说:“那边有个收费的茅房,叫香香小茅房,才一个铜板一人,便宜!你就说我介绍你上的,提我,我姓杨,你说邯郸车夫老杨,都知道!”

  那人来到香香小茅房,付了一铜板,说是邯郸车夫老杨介绍来的,人家一听,还送了他手纸。

  不一会儿他出来了,大口大口吸着气说:“臭,臭,臭死了——还香香小茅房,我以为是什么好地方呢!”

  荆轲对小王说:“我们也上一趟吧!”

  小王说:“你不怕臭?”

  荆轲说:“男子汉大丈夫,要入得厅堂,下得茅房,再说了,总比憋死好吧!”

  于是两人英勇前往,不久,从里面传来尖叫。

  一个上茅房的人对收费员说:“里面倒地两人。”

  荆轲与小王被众人抬出来时,已人事不省,马车夫老杨说:“想来他们练武之人,应该会憋气,不至于被呛成这样!”

  收费员端来一盆不知什么水,冲两人泼下去,两人才醒了。

  荆轲扶着头上的白布,说:“憋气太早了,进去实在憋不住了,深吸了一口,才酿此奇祸!“

  “你要不跟我说话还好点,非要说,非要说,在茅房里不好好憋气,说什么话呢?一说气用完了,只得吸气!”小王埋怨道。

  晚饭大家一块围着一个大圆桌子吃的,茅房大饭店提供每人一碗拉面,服务员说:“大家慢慢吃,好好品一品,这可是我们饭店工作人员精心为你们拉出的好面!”

  荆轲一听,当时吐了一地……

  经过这么一折腾,荆轲病了。夜里发起了低烧,说起了胡话,“屎,屎,我要吃屎……”小王拿一根红薯给他塞嘴里,才不闹了。

  早上,荆轲神志不清地对小王说:“昨天晚上,我梦见你吃屎了,嘻嘻,真好玩!”小王说:“我看见你吃屎了,不是梦!呵呵!”荆轲一听,脸色大变,当时往后一躺,昏了过去。

  大家都说:“想不到他身子这么弱啊!”

  车夫老杨说:“现在江湖中人都犯这个毛病,由于常年行走江湖,吃不好,睡不好,导致手无缚鸡之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弱不禁风,我看,都是缺钙闹的!”

  (上广告良机,有没有要做广告的?没有就下一集了啊!)

  出沙河县城,果真,一望无际的荒野,别说是人,就连大灰狼见此情形,也要退缩。起初还有一辆马车在前面走,但走着走着,那辆马车不见了。荆轲一直爬在窗口向外望,他昏了几次之后,精神好点了,以晕车为借口,换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在战国时代,一旦你被定义为大侠,就算身子再弱,别的人也是指望着你保护他们的!荆轲现在就明白他肩上的责任,他一直盯着那辆马车,盯着盯着,忽然不见了,他心中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要出事儿!

  但他们的马车继续往前走,一直平安无事儿,连只野兔也没看见,连颠簸下都是只有舒服没有尖叫。但荆轲越来越感到不妙:为什么一切都那么诡异?就连小王也一直斜眼偷瞄自己?

  越来越不对劲,气氛很不对,连空气中的味道也不对。

  突然,除了荆轲,一车的人全都变了脸色,然后齐声发呕,一齐吐了起来,小王等几个坐在荆轲身边的,都吐在了荆轲身上,而且小王吐的比谁都多,荆轲一看:完了,果然出事了,大家都染上了瘟疫。

  看他们的症状,和荆轲之前一模一样,荆轲想,别是自己传染的吧!

  再掀帘看看车夫老杨,正哼着河北梆子得意洋洋呢!他没事儿?

  此刻荆轲已无一丝病态,他抽出木制各当剑,在车厢里念念有词儿:扁鹊快显灵啊,扁鹊快显灵!大爷,扁鹊大爷,快快救救这一车的好朋友吧。

  一车病人都昏昏欲睡,只有荆轲在哼哼不已地求神。

  长路漫漫,无穷无尽,在车厢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哎,老杨,他们怎么都吐了,晕过去了?”荆轲实在忍不住了,掀帘喊老杨问询。

  老杨被他吓了一跳,毕竟寂静中突然那么一个声音,很突兀。

  老杨一看荆轲,说道:“一车人都病了,你怎么好好的?”

  荆轲说:“我也纳了闷了,昨天我病了,今天他们病,怎么回事儿?”

  老杨说:“这不奇怪,经过这一片儿荒地,大家都要吐一吐,这都是规律了,这里不知为什么,每次经过,一车人都病倒了,过了这里就又好了,哎,你倒怪了,没事儿!”

  “不会是瘟疫?”

  “不会,我走这条路多年,每次都这样!”

  “你为什么没事儿?”

  “我习惯了,当然没事儿,倒是你,很不正常!”老杨怀疑地盯着荆轲。

  荆轲说:“我昨天病过啦!”

  老杨说:“昨天病过也不行,你应该更难受,因为病过之后体虚,抵抗力会更差!”

  “是不是这儿倒适合我这种体质?”荆轲想了想问。

  “你什么体质?”老杨没好气。

  “脾胃娇嫩,弱不禁风,爱出虚汗,梦遗频繁,手足冰冷,脚臭口臭,吃嘛嘛不香!”荆轲在门帘处探出头,与老杨聊的津津有味儿。

  忽然,马自动停了下来。

  老杨说:“坏了,坏了,女魔头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