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此后荆轲永不下棋
陈小庆2017-05-24 20:552,325

  荆轲经济危机已到了第五天了,他身上一文不名,只有那张兑不了的支票。他拿着支票对“负荆宾馆”的老板说:“这上面还有五百未兑取,我可以抵押给你,你借我三百铜板就成!”

  老板说:“不行啊,老荆,我也有存款,兑不了,我手中现金也有限的很!”

  荆轲说:“干脆,你给我二百,二百总行吧!”

  “你这支票不会是假的吧,二百就行?”老板起了疑,拿起支票对太阳照了照,上面的水印周天子的签名:老周。的确不假!

  “你要是愿意,我给你一百得了!”老板最后咬了咬牙,下了决心。

  出门在外,孤身一人,不同意,再饿几天就饿死了,荆轲心一横,同意了。

  老板当时就给了他一百铜板,支票归其所有。

  鲁勾践在楼梯拐角闲坐。看见荆轲,问道:“吃了吗?”

  荆轲没好气地说:“吃不吃关你鸟事儿?”

  鲁勾践又要脱衣服,荆轲吓得忙喊:“停,停,停,我不会再与你下棋的!”

  “你就不想证明一下你上次输棋是个失误吗?你就不想证明一下自己真实实力吗?”鲁勾践反复说服着荆轲。

  荆轲一想,也对,上次浑身疼,精神不济,败了一局,但也不能就此怕了这个鲁勾践,虽然自己不甚爱下棋,但玩物丧志这句话,自己还是很不以为然的。于是对鲁勾践说:“好,咱们杀一盘!”

  两人在三楼走廊上摆开战局,鲁勾践拿出驴蹄象棋,两人便开始博弈。

  荆轲再没有对象棋抱有吃下去的心思了,竟连赢鲁勾践三子儿。

  鲁勾践恼怒地说:“你绊着马腿还吃我炮?”

  荆轲说:“马走日,什么时候是绊马腿的?”

  “好好,下不为例,继续——”

  “你为什么叫勾践?想学越王勾践吗?”荆轲问。

  “是的,我出生时,在会稽,我父亲本想给我起名叫鲁勾引,我妈说太难听,我奶奶说不如叫鲁勾欠,我爷爷听了说,不如叫鲁挂糊,当时把我给气的呀,长虹贯日,面红耳赤,脸红脖子粗,大家一看,是孩子不乐意了,就逗我说,你自己的名字,你自己取吧。我当时就说了两个字,清晰无比,‘卧薪尝胆,吾乃勾践’”。

  “喂,这是两个字吗?”荆轲像记者采访似的问,“你一下子说话了呀,那时你多大呢?”

  “才两天吧,我记得连满月酒都没喝呢!我们都说是‘吃面条’!”鲁勾践正襟危坐接受采访。

  “天才!”

  “我想,可能和当时出生地有关,我被越王勾践附身,我认为我就是越王勾践转世灵童!”

  荆轲越听越崇敬了。

  “你过河的卒子怎么回头了?”鲁勾践突然说道。

  “啊,不能回头?我的卒子忘了带矛,想回去拿——”

  “不行,过了河听天由命,忘了带充电器也不能回去……”

  “回去一趟吧,我看不回不行——”

  “不能回,绝对不能回——”

  “求求你了,就让我回去一趟吧……”荆轲求道。

  “落子无悔,你这人怎么不懂规矩?”鲁勾践瞪着他。

  “在我们那儿过了河的卒子都能回去的,有的回去喝口水啦,拿个馍啦,哪儿有不让人回去的呀!”

  “我们这儿就不兴回头,你们那是哪儿呀?”鲁勾践依然瞪着他。

  “……”荆轲觉得不便告知,手却拿着棋子玩。

  “快放到河这边来,不然不跟你玩儿了!”鲁勾践大声说。

  荆轲不听,鲁勾践自己动手,将他那回头的卒子又拉过河这边,然后鲁勾践上一车,一口吃掉这个小卒。

  荆轲脸上不自在了,嘟囔道:“你就非要吃我的一个小卒子吗?为什么不等他再逛两步呢?”

  “不想玩就别玩,玩不起就别玩儿……”鲁勾践道。

  荆轲站了起来,又不甘心,想将那枚被吃掉的卒子要回来,鲁勾践一直拿在手中,荆轲要不回来,急,干脆将棋盘上的棋子用手一划拉,一盘他将要输的棋便全乱了,有的还掉在了地上。

  “滚——”鲁勾践大怒,巨喝一声。

  荆轲呆了,目光散乱,两只手不知该放在什么地方。

  “滚——”鲁勾践又喝一声,声音比刚才更高。

  荆轲只觉得耳膜被震得有些疼。

  “你说什么?——”荆轲不敢相信,弱弱地问了一句。

  “我让你现在马上立刻赶紧滚出邯郸,不要再踏入赵国半步……”鲁勾践声音急促而不容置疑。

  “我,你,我……”荆轲不知该说什么好。是啊,本来玩儿的好好的,怎么说恼就恼了?

  他默默地回自己房间,拿走自己的小包袱,又看一眼走廊上仍怒不可遏的鲁勾践,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恼怒,说翻脸就翻脸,简直不通人性嘛!

  自己不走又如何?

  他一定会动粗,想一想,还是走吧!此后荆轲永不下棋。

  到楼下退了房,店小二恋恋不舍地说:“老荆,怎么才住这几天就走?”

  荆轲无心解释,只说:“这里虽好,也不是俺家!”

  “住的好好的,走什么呀?”老板也过来问他。

  荆轲一下子抱住老板,想哭诉鲁勾践欺负人,但马上转为一句:“我不会忘了你们的!”

  老板顿时泪如雨下,小二也是模糊了双眼。

  一个人来到街上,往车站走去,背了一个木头剑——各当剑,一本《古剑谱》,兜里只剩最后一百个铜板。

  车站来来往往的马车,有去韩国的,有去魏国的,有去燕国的,还有去乡下各村镇的,荆轲站在十字路口,不知自己该去哪里。

  正犹豫间,背上被人拍了一下,把他吓了一大跳。

  回头看去,小王正笑眯眯地望着他。

  “你怎么又出现啦?你到底是谁呀?”荆轲心中老大的不愉快。

  “我来找你,一块去燕国!”小王嘴里嚼着一块牛筋。

  “去燕国?为什么,那里有什么优惠大酬宾吗?”

  “老荆,你看啊,秦国现在已经攻打到赵国南边了,现在我们呆在赵国也不安全啊,北上不是很必然的唯一的出路吗?”小王分析道。

  “我自己知道我该上哪儿去,用不着你来替我出主意。”荆轲没好气地盯着小王脚上的增高靴。

  “我找你呢,还有一件事儿,我打算将这双靴子送给你——”未等小王话音落地,荆轲就跳了起来:“真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