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此生最美的回忆
陈小庆2017-05-28 16:222,402

  荆轲往前看去,一阵风起,不知谁家晒的衣服,被吹到了空中,又一阵风起,不知谁家新娶的媳妇,被撂得那么高。荆轲正在研究这新媳妇脸型好不好看时,那新媳妇就到眼前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大堆衣服,她一个人穿那么多!

  车夫老杨很懂规矩地下车,站到不远处,抽着旱烟。

  “这一定就是女魔头了!”荆轲心里想。

  “看没看见一只衔了只烧鸡的狗?”女魔头问荆轲。烧鸡,为什么又是烧鸡?前面说过,战国时代,烧鸡往往象征着爱情。现在还可以发现,狗,也往往同时出现在爱情旁边。

  她吐气如兰,离荆轲很近。

  “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没有看见呢?”荆轲素来在女人面前从容,所以此刻一点也不紧张。

  “你老老实实说,哦,对了,我叫大霞,你叫什么?”她伸出手。

  “我叫荆轲,你可以叫我轲轲呦!”荆轲亲切地说,并握住了她伸过来的手。手感至今是个谜,因为荆轲从不说起大霞的手感。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大霞笑眯眯地歪着头。

  “你到底是找狗还是找烧鸡?”荆轲也天真地歪着头。

  “都找,我的狗抢了我的鸡。”她真的挺好看的。

  “我没看见——”荆轲很想哄说那狗衔着烧鸡向东南方向逃窜了,可他实在不忍就此放走大霞,还想和她多聊会儿,于是又说:“不过,也不好说,不如你也上车,咱们边走边聊边找找?”

  大霞犹豫了有一秒钟,羞涩地同意了,她一伸手,荆轲就把她拉上了车。

  车厢里很脏,她皱了眉,不愿坐进去。

  最后让车夫老杨坐了进车厢里,大霞和荆轲在外面赶车。

  这荒原,这路,这马车,啊,有女作伴,荒原,就是天堂!

  荆轲真希望这条路永远走不到头!

  马上,他的希望就有了实现的可能——车坏了。

  车夫老杨说:“我赶的好好的,你们偏要赶,看看,弄坏了吧,现在还没走三十里,剩下的七十里,我看是麻烦了!”

  “废话少说,修车!”大霞可不是吃素的,横眉立目。

  老杨就怕她,于是钻车底下修了起来。

  荆轲与大霞两人看着昏睡的众乘客,看着修车钻在车底的老杨,忽然两人一对视,互相点了个头,大霞拔出腰间宝剑,对着头马的缰绳一削,大霞待要再解放另一匹马,荆轲止住了她,两人飞身跃上这匹枣红色的头马,大霞在后,荆轲在前,大霞一拍马屁,马“嗯哼哼……”嘶鸣了一声,飞跑起来……

  老杨从车底爬出来,对着他俩破口大骂……

  荆轲在大霞的怀中,怎么觉得有失豪迈?他说:“是不是应该我在后面抱着你呀!”

  大霞趴在他耳边说:“别说话,尤其别说脏话!”

  “‘抱着你’就是脏话了?”荆轲不解。

  “当然,别再说了,看,前面就是我那条狗。”大霞忽然伸手一指。

  果然,那只吃得很撑的狗正在大路边水坑里喝水。

  大霞勒住马,与荆轲一起跳下,让荆轲牵住马,她则去捉住那只小黄狗,小黄狗一付不情愿的样子乱扭乱踢,大霞将它递与荆轲,说“你抱住它。”

  “你的狗,为什么要我抱?”

  “我还要抱着你……”大霞忽然羞涩了。

  “你也说脏话了!”荆轲笑了,夕阳光中,他第一次发现她看他的眼神像极了妈妈。

  “你像我妈妈!”荆轲凝望着她,出神地说。

  “什么?”她仿佛没听明白。

  黄昏,风吹着她长长的衣袂,她说:“我们要赶路了!”

  此生,最美的回忆,要数这个黄昏,全世界仿佛只有他和她,然后就是胯下骏马,怀中黄狗,在无边的旷野,四周充满花香,苍凉凉的夕阳下,一直这么奔驰下去……奔驰下去……

  做为侠客,没有一匹骏马,是无法豪迈的;做为侠客,没有美女相伴,是无法潇洒的;而怀中抱不抱黄狗,其实无所谓啦……

  当金星出现在西天边,他们来到了一个镇子上。马很懂事,知道到了人多的地方就要用逛的态度,有一蹄没一蹄地慢慢走着。

  荆轲看到前面有一座高楼,目测有五层,上面挂一金字黑底的木匾,写着“燕然居”三个大字。便将马驱至楼前。

  门口站着一个门童,看见有人来就一鞠躬,而每次都会差点栽倒,他是那种长得头重脚轻的人,头特别大,腿又很细。

  “二位客官,我们燕然居是集餐饮、住宿、娱乐为一体的大型饭店,二位是要住宿吗?”门童殷勤地上前问荆轲。

  荆轲下了马(大霞像被什么粘在他背上似得也跟着下了,仍抱着他),门童忙呼保安将马栓在后院停马场,然后将二位让进大厅。

  荆轲抱着狗,自己又被大霞抱着,实在是臃肿的一堆,服务台的服务员问:“是住豪华大气套房,还是寒酸经适小房?”

  荆轲想住经适房,因为他钱不多,但大霞没等他表态,拍在柜台上一两白银,说:“豪华大气套房!”

  服务员登记了之后又不看情况地问:“要不要姑娘陪?”

  荆轲想要,但不好意思说,谁知大霞在后面说:“自己带有!”

  “房间在五楼,餐厅在三楼,娱乐在四楼!”服务员递给他钥匙,对他交待了一遍。

  两人正要走楼梯,服务员喊住了他们:“我们这饭店都配有辘轳升降筐,一次可以坐两人,就在天井那边——”

  两人这才看见,一个大胖子刚刚被辘轳升降筐从上面送下来。

  抬头一看,在五楼,有一架辘轳,两个女孩负责操作,辘轳和升降筐用很粗的麻绳连接,一看就让人放心。

  待胖子爬出筐,两人正要上,却被另外两个姑娘抢先爬入筐中,升降筐便飞速上升了。

  马上又运下一位老头,两人这才爬到筐里,然后头一晕,便飞速上升,眨眼就到了五楼,不禁啧啧称奇。

  (此处宜播广告:上上下下的享受)

  房间是五七八房,凡豪华房号码都很好!

  荆轲打开房门,黄狗便跳下来,奔了进去,在金质的梳妆台下一跷腿,撒了泡尿。

  大霞说:“轲轲,今晚咱们怎么睡?”

  “我睡沙发,你睡大床!放心,我不打呼噜!”

  “可我打——”

  “……”荆轲一时无话可说。

  “你是不是嫌弃我?”

  “……”他简直想默认。

  夜里,两个人很快入睡了,毕竟奔波了一天。

  然后鼾声大作,两人几乎同时醒来,借着皎洁的月光,两人发现打呼噜的是那只黄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