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去年多一个我,今年少一个她
陈小庆2017-05-29 07:222,430

  “我们为什么不一起睡在这张大床上?”大霞问荆轲。

  “可以吗?”荆轲心里没底地问。

  “可以啊!”大霞在大床上笑道:“过来吧!”

  荆轲走过去,往大床上一躺。

  “我们为什么不抱在一起?”大霞又问荆轲。

  “可以吗?”荆轲心里没底地问。

  “我说可以就可以啦!”大霞伸出手臂,荆轲也同时本能地张开怀抱……两人同时抱住了——那只黄狗!

  “去——你什么时候上来的?”大霞没好气地掂起那只狗,那只狗欲分辨什么的样子,但还是被大霞扔出去好远……

  天亮,两人睡醒,却到处都不见那只黄狗。

  “它一定离家出走了,因为你对它那么凶——”荆轲对大霞说道。

  大霞非常悔恨,饭也不吃就去寻狗。

  五层楼全部找遍,没有。它一定趁半夜跑了,它会去哪里呢?

  两人来到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找,大霞一直叫着:“老黄,老黄……”

  突然,大霞一声尖叫,荆轲忙顺她目光看去——那是一家狗肉馆儿,店主正趁早上在煮刚杀好的狗肉,狗皮凌乱地扔在血污的地上,有黑狗皮有花狗皮,还有几张黄狗皮!

  “你为什么要杀我的老黄?”大霞扑上去抓住店主的胖胳膊,质问。

  店主被她吓了一跳,声音细细地说:“什么,什么,你的老黄?”

  “你——这些狗都是哪儿来的?”大霞哭着指地上的黄狗皮。

  “人家送来的,我收购的!”

  “就没有自己跑来的狗吗?”

  “没有,我决不杀流浪狗,杀的都是主人不想要的,我都是花钱买的,我在这儿做生意多少年了,我不会胡来的!”店主一付本分的样子说。

  “谁信你,那为什么街上没有流浪狗?一定是被你捕杀了!”大霞急得泪如雨下。

  看热闹的人从来都是很及时地围上来,本来没多大点事,一围,就很像那么回事儿了。

  荆轲被人群挤到了圈外,怎么也挤不进去了,一急,说:“每人围观费一个铜板!”

  人们一扭头,都看他,都考虑要不要付钱时,他趁机钻了进去,站在圈子中,大霞仍和狗肉店主在吵,荆轲忙对众人说:“都散了吧,都散了吧,再看就收费了!”

  众人不散,荆轲急了,脱去外衣,用手捧住,做一收钱袋子,挨个儿向众人要钱,众人也都配合,纷纷从口袋里摸出铜板,往那袋子里投,投过便安心看吵架了。

  真是什么都阻止不了围观群众的决心。

  店主见荆轲收了钱,对荆轲嚷了一句:“有我一份儿,我也参加演出了啊——”

  “你还想要钱?你赔我狗——”大霞不依不饶。

  这时,人群中不知谁说了句:“供应社门口有人打架!”

  人群顿时退潮一般地退下去了,只留店主、大霞与荆轲。

  没人围观,吵架者也没了动力,想不起词儿,老忘了各种剧情,于是店主说:“那,你们不再坐会儿啦?”

  大霞则客气地说:“那没啥事俺就先过去了!”

  这时,一个人匆匆过来,怀里还抱着什么东西,一下子与荆轲撞了个满怀。荆轲一推那人正要急,那人却向狗肉店主说:“收狗吧,看这只多少钱!”

  大霞一看,拽住那人,另一只手去抱狗,荆轲一看呀,正是老黄,忙按住那人。

  那人说:“别胡来,别胡来,你们什么意思?”

  “你拐骗良家小狗,该当何罪?”大霞连宝剑都抽出来了。

  那人尿都吓出来了,说:“大姐饶命,我刚在水沟边捡只狗,我不知它是有主人的,想着卖两个钱儿花,既是你的狗,你拿去便是,只求饶我一命!”

  荆轲说:“放了他吧,好在狗没事儿!”大霞这才收了宝剑,说声“滚”,那人忙爬起来跑了。

  大霞抱着狗狗,说:“以后我不打你了,你也别乱跑了呵!”

  狗狗泪花花地望着她,一直颤抖着……

  狗肉店主不失时机地说:“看看,看看,我说我没有错吧,偏不信,刚才收了多少钱,分我点儿——”说着伸出他的胖手冲着荆轲。

  荆轲说:“你叫什么名字?”

  店主不好意思地低了头说:“狗尾巴!”

  “你好,狗尾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呢,初来燕地,也没什么朋友,你这人也不坏,咱们交个朋友吧!”荆轲伸出手,狗尾巴忙握了一下。

  狗尾巴张口又提钱。

  荆轲说:“你还好意思提钱?都是朋友了你还提?你要我怎么做呢,难不成认你做干爹?”

  狗尾巴不言语了,大霞则说:“以后不许杀黄狗!”

  狗尾巴说:“黄中有黑、黑中有黄的花狗可以吧!”

  大霞说:“当然,你没看见,我的狗是纯黄色的?”

  荆轲说:“狗尾巴,不请我们进去坐坐?”

  狗尾巴忙请二人进入屋里。

  “你一个人?没老婆?”大霞看着屋子里问。

  狗尾巴闻言沉默良久,徐徐才说:“去年,万人相亲大会,我是第一万零一个人,没有配成对,今年十万人相亲大会,我是第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还是没有配成对儿,去年多一个我,今年少一个她,你说,我没有老婆不是天意吗?”

  “给一万个人当灯泡,你也够辛苦的。”荆轲拍了一下狗尾巴的肩膀,狗尾巴“哎哟”了一声说疼。

  “怎么,你颈肩痛?”大霞问。

  狗尾巴说:“可不是,好多年了!”

  (上广告良机,除军火毒品以外,都可以在此宣传产品)

  “我也没有老婆!”荆轲对狗尾巴说。

  大霞听了瞪大了眼,狗尾巴忙问:“你们二人不是夫妻?”

  荆轲见大霞脸色不对,忙说:“主要是还没领证儿!”

  狗尾巴笑着看看他俩说:“迟早的事儿对不?”

  大霞脸色才转为好看。

  “你这里距燕京有多远?”荆轲问狗尾巴。

  “不远,快马的话一袋烟的工夫!”

  “你经常上京城吗?”大霞问狗尾巴。

  “实不相瞒,我在京城有套房子。”语气很是庄严。

  “那可不可以让我们暂住?”荆轲忙说。

  “那房一直对外出租,你们也知道,京城的房哪能闲着,不过你们可以住一间,因为有个住户下个月就退房了。”

  “明天就是下个月了,对吗?另外还有人住?”

  “有个北漂,流浪歌手,叫高渐离,一直住在那儿,他和我是哥们儿!”

  “高渐离?可是那个唱《爱别离》的歌手?”大霞激动地问。

  “正是他,他的经典老歌,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恋人的关系。”狗尾巴说。

  “都让人家分手啦?”荆轲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