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人停狗不停,争取早日找到宝藏
陈小庆2017-06-03 07:402,192

  荆轲坐在戏台子上喝酒,远远瞅见一匹快马向这边来,荆轲想,一定是个外人,刚到此地。但此人直奔戏台子而来。到近了一看:是狗尾巴。荆轲忙藏了酒葫芦,问:“你怎么过来啦?”

  狗尾巴飞身跳下马,摔了个狗啃屎,然后很自然地爬了起来,对荆轲说:“我不想在镇子上干了,把店兑了出去。”

  “干的好好的,兑了干嘛?”荆轲问。

  “我考虑了一下,我以后再也不杀狗了。”

  “为什么?”

  “因为,就在昨天,我店中失火,而我睡熟,一只待杀的狗奋不顾身地救了我,它将我拽醒,咬着我裤衩拽我,我醒了才逃过一劫,要是我把它杀了之后起火,我必已不在人世了,所以我以后不干这一行了!”狗尾巴说着说着还湿了眼角。

  “那只救你的恩狗呢?”荆轲左看右看地寻着。

  “我已经把它卖给了一家卖包子的,它以后有吃不完的肉包子了,这也是它应得的嘛!”

  高渐离送那女学生出去,看到两人,大喊:“狗屠,你今天怎么有空?”

  “你也可以叫狗屠?”荆轲十分新奇地问。

  狗屠说:“职业名,我更喜欢叫尾巴。”

  高渐离走过来,狗屠对他简单讲了下,他瞪大了眼睛说:“这条狗真是奇狗,快快去把它赎回来!”

  “有什么用?”狗屠问。

  “依我多年的经验看,此狗定知地下藏宝之处!不信你养上它一段时间,观察一下。”高渐离说得神乎其神。

  狗屠说那我明天再去一趟吧。

  “现在就去,夜长梦多——”高渐离催促着。

  荆轲素不信这一套,但看着好玩,说:“狗屠你就去吧!”

  狗屠只得向马走去,到了马前,喊:“高渐离来推我上去!”

  “你从来都不是自己上马的吗?”荆轲问。

  “我来时还是包子店老板推的!”狗屠说着,已被高渐离推上了马,高渐离一拍马屁,马飞跑了。

  第二天,狗屠没有回来,第三天,依然没有影子。

  第四天,荆轲说:“他一定是带上这狗远走高飞了,怕我们一起和他分财宝!”

  “狗屠不是那样的人!”高渐离说。

  第五天,果然,听见狗叫了,狗屠在很远处大喊:“都散开,都散开,啊——啊——”

  噗通,他摔下马来。

  “怎么去了这么多天?”荆轲问道。

  狗屠说:“狗狗和那包子店主人已有了感情,实在不愿离开那儿,我是一路走走停停,把它领回来的!”

  “你一定没说实话,你是不是让狗狗带你去寻地下宝藏了?”荆轲盯着他问。狗屠明显被他盯得不自然起来。

  “找到什么没有?”高渐离关心地问。

  狗屠摇了摇头说:“荒郊野外,漫无目的,我们累坏了,也找不到一处值钱的地方!”

  “你看看,你看看,如果找到了财宝,你还真不回来见我们了!”荆轲连连摇头,又望了望高渐离。

  高渐离叹了口气,拍了拍狗屠说:“我都替你人格担保了,没想到你让我丢了脸。”

  狗屠黯然神伤地低了头说:“二位误会了,我实是想找到一笔财宝,直接拿过来,好让大家惊喜一下,我知道二位非凡俗之辈,急需用钱成就一番大事,故着急了些,我实在没有一个人独吞之意啊!”

  狗屠的狗是黑色的土狗,见到大霞的黄狗,两个竟一下子呆住了,看了许久,方才走上前来,头碰头,鼻子互相嗅嗅,然后两狗一起追着撵着玩儿去了。

  “它俩一见钟情了吧!”荆轲都看呆了。

  大霞则唱了起来:“两只小狗,两只小狗,谈恋爱,谈恋爱,两只都是公的,两只都是公的,真变态,真变态!”

  “下面咱们研究一下哪儿地下会有财宝,好做到有的放矢,贼不走空,一举成功!”狗屠端起一碗水喝干之后说。

  “不用研究。”高渐离抿了口水,故作内行地说道,“燕国都城,自古达官贵人多如牛毛,只须每日勤遛狗,看狗狗对哪儿感兴趣,就挖哪里即可!”

  “好,每天大家轮流遛狗。”荆轲偷偷抿了口酒葫芦里的酒说道,“人停狗不停,争取早日寻到宝藏,我还等钱用呢!”

  待狗狗倒好时差,睡个好觉,养足精神之后,第一天早上,辰时开始,狗屠先牵着遛上一个时辰,然后巳时由高渐离接班,继续遛,午时荆轲接班遛,未时大霞接着遛,这只黑狗吃在街上,早出晚归,逛遍燕京大街小巷。

  几天下来,人们都熟识了这狗,都一看是谁在遛,就明白大约是什么时辰了,一般荆轲在遛狗时,人们都说,该回家吃午饭了,那个呆头呆脑的家伙又在遛黑狗了。

  “咱们连夜开个分析会吧!”狗屠倡议道。大家正在吃晚饭。

  “最近,”荆轲抿了口酒说,“我遛狗时,它一直去王老爹的后院儿,王老爹后院无人住,也无人看管,院墙年久失修,有狗洞,可以供狗自由来往,我一般都是在外面放风,它进去好久才出来!”

  “大霞记一下,王老爹后院!”狗屠说了句,仿佛他现在是老大。大霞拿了一片竹简,用刀刻上:王老爹后院。

  “我发现它每次都去怡春亭旁边的小学堂,那儿是座百年私塾啊,当今燕王还在那儿考察过,一般我都是在外面放风,它进去好久才出来!”高渐离吃了口黄瓜炖冬瓜。

  “又是一个重点,大霞记一下,怡春亭旁小学堂!”狗屠说了句,然后自己也爆料,“我每次被它领着就去了城南,那儿有一大片庄稼地,庄稼地中央有一棵巨大的苹果树,它每次都在那苹果树下撒尿,拉屎,呆上很久,一般我也趁机方便一下,毕竟四周无人。”

  荆轲忙说:“记下,城南庄稼地苹果树下。”

  大霞又在竹简上一刻,接着说道:“我发现它一直去易水公园。”说完忙又刻在了竹简之上。

  狗屠正要说什么,荆轲抢道:“明天行动,先去王老爹后院!”

  众人一愣,马上又都点头称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