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
王启超2017-05-31 10:344,400

  灾难要来,谁也挡不住,当国人还没从地震的阴影中走出,世界金融风暴又从大洋东岸袭来,表面上中国好像没受多大影响,可内部却人心惶惶的。我们公司的业务少了一大半,老板决定裁员,我做好一切准备等待老板的解雇通知。

  这几天,公司里的人都特别认真,没有人愿意失去这个工作。终于到了开会决定去留的日子了,我坐在会议室心神不宁,看得出,在座的人也都跟我一样。大家目光交汇时都努力做出微笑,虽然笑的很勉强。

  过了一会儿,老板面带严肃的表情拿着很多个信封走进会议室,大家都知道信封里装的是什么。

  老板坐下后叹了口气说:“前段时间,我们公司业务减少,公司不得不决定裁员,本来打算今天公布名单的。可是,前几天,一个大公司想收购我们公司,我的条件是全员接收,可是他们不答应,而且还撤走了所有广告。所以,今天想告诉大家。我们公司,倒闭了。”大家都沉默的低下头。

  老板深深地吸了口气说:“我手上是公司最后的资产,当做这个月的工资和遣散费发给大家,大家以后有缘再聚吧。”说着他扔下手中的信封站起来对大家鞠了一躬然后走出了会议室。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可是后来每次被其他老板骂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他,想起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很不错,就是这里改一下就好了,继续加油,以后会超过我的。”

  正所谓祸不单行,当我回到家时,房东就站在楼下等着我,我看了看她拿出刚才老板给的信封说:“大妈,这是下两个月房租。”房东看着我说:“我们都是按半年交的。”

  我说:“能不能先叫两个月的,剩下的我会很快交给你的。”

  房东说:“不行,最少交半年的。还有啊,最近什么都在涨价,我的房租也要涨哦。”

  我疲惫的看着她问:“涨多少?”

  房东说:“1000一个月。”

  我看着她说:“能不能少点,我刚丢了工作。”

  房东惊讶的看着我说:“呀,被开除了?没钱!没钱就别住这了啊,孩子,还有几个人等着要呢。今晚就搬出去吧。”说完,她轻蔑的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我衣冠不整的走进许苟德的水吧,许苟德看着我惊奇的问:“怎么了?魂丢啦?”

  我摇摇头坐到卡座里抱着头说:“我失业了,又被房东赶出来了,现在无家可归了。”

  许苟德坐在我对面说:“那你怎么办?”

  我有气无力的说:“先找地方住下吧。”

  许苟德想了想说:“我这后面有间小屋子,以前好像是别人的库房,对我来说没用,不如你收拾收拾先住里面?”

  我笑着看了看他说:“那太好了,谢谢啊。”

  许苟德摆了摆手说:“咱俩还说这些!”

  收拾完屋子后许苟德有去给我找了个小钢丝床,装好后他坐在床上说:“可以了,挺软的。以后你就住这里吧,每天早上帮我开门,三餐就在这吃,直到你找到工作为止。”我点了点头,许苟德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说:“那行,今晚早点休息,别想太多了,总会有出头天的。”说完他走了出去。

  我关掉手机躺在床上用手枕着头,呆呆地望着站起来就能摸得到的天花板,外面传来阵阵音乐声,我仔细听了听,是许苟德专门为我放的“出头天”,以前我天天哼哼的歌,在这个时候却在安慰着我:

  在我的天顶

  甘有人会看见

  看到我不甘愿这样过一生

  在我的一生

  我甘愿来相信

  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春天

  在我的天顶

  大雨落不停

  也不能改变到我的固执

  永远等待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

  只怕自己没志气

  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我盼望的日子

  会真快来到我身边

  在我的天顶

  甘有人在保佑

  怎样我常常摔的头壳流血

  血干会结痂

  失败也不失志

  成功是咱自己看自己得起

  飘浪的日子

  等待着时机

  我不信命运会这么无情

  听着听着我就睡着了,醒来后发现床边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喝一杯饮料。我端起饮料喝了一口,一种前所未有的美味顺着我的喉咙滑入胃里,暖暖的感觉很舒服。

  这时,许苟德拉开门帘看了看我说:“你醒啦?”

  我举着手中的饮料说:“这是什么?怎么这么好喝?”

  许苟德笑了笑说:“这是我昨晚专门为你研制的‘出头天’。”

  我看着许苟德,心里暖暖的就像这饮料一样。

  突然,许苟德被一股力量推开,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我抬头一看,静宜流着泪站在门口。

  她看了看这间十平米不到的房间,又看了看我的床,然后走过来抱着我说:“你干什么去了?从昨晚打你的手机就一直不通,到你家去找你,房东告诉我你失业了,搬了出去。我好害怕你会出事。”

  我拍了拍静宜的后背说:“没事的,我能出什么事呢。”静宜说:“你怎么就住在这里?”

  我笑了笑说:“很好啊,许苟德给我弄的,很温馨。”

  许苟德坐在地上揉着膝盖说:“是呀,要不是我,你亲爱的傻瓜师兄就要露宿街头了,你不谢我还推我,没良心啊。”

  静宜白了许苟德一眼然后看着我说:“不如你搬到我那里去住吧!”

  我和许苟德都惊讶的看着她,她看了看我俩说:“放心啦,我那里有两间房。”

  许苟德站起来拍了拍我说:“诶!不错哦,比你窝在这里好多了。”

  我看了看静宜,有转过头看了看许苟德,许苟德笑了笑,我点点头说:“好吧,只要不打扰你就行。”

  静宜摇着脑袋说:“怎么会呢!”

  许苟德帮我把东西搬到静宜家之后,感叹着说:“这海归就是跟我们这些大陆龟不一样,瞧这房子住的多宽敞。”

  静宜笑了笑说:“哪里,这是我爸妈买给我的。”

  许苟德点着头四周看了看说:“行了,我走了,不打扰你们了!”说着向我眨了眨眼睛。

  送走许苟德后,静宜挽着我的胳膊说:“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我看看表说:“八点半了,你今天不上班吗?”

  静宜摇摇头说:“我今天为了找你请了一天的假。”

  我抓住静宜的肩膀说:“这怎么行呢,不要给了我影响工作好吗?”

  静宜睁着她的大眼睛点了点头,我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说:“乖,去吧。”

  静宜牵着我的手说:“那你送我去。”

  到了静宜上班的公司后,她下车向我做了一个飞吻然后挥了挥手说:“下班来接我哦。”我笑着点了点头,直到看着她消失在上班的人群中。

  我开车前往人才市场,却发现这里挤满了人,我拿出简历坐在门外的阶梯上等待着招聘人员的到来。

  9点钟,“咔嚓”一声,人才市场的铁门被工作人员打开,顿时,门外成千上万的人朝门里挤。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要用铁门了,换玻璃门和木门早不知坏了几万个了。

  我千辛万苦的挤进门后,发现各个招聘点前面都站满了人,我无奈的试着往里面挤,可是还没进入中心地带就被挤了出来。我只好隔着3米的人墙,真真正正的把简历“投”到各个相关的招聘点。

  出门后,有一家伙鬼鬼祟祟的走到我面前,手插在衣服的内兜里说:“哥们儿,办证不?”

  我看了看他说:“怎么个办法啊?”

  他看了看四周从兜里拿出一个本儿说:“专科50,本科重点的120,非重点100,硕士200,博士400,海归800。”我看了看本里的内容说:“能被看出来吗?”

  他笑着说:“不会,绝对看不出来,我们都会在网上注册,就算教育部也查不出来。”

  我把本儿还给他说:“牛吹的太大了点吧?”

  他挥挥手翻出一张照片说:“没吹牛,哥们儿,不信我给你看我们这里的客户资料,那谁都是在我们这办的。”

  我惊讶的看着照片说:“他不是加州大学的博士吗?”

  他轻蔑的笑了笑说:“他就是四年前我们搞活动时花了600块找我办的。”

  我看着他说:“你都干了这么久了?”

  他笑了笑说:“哪里,我们这里还有干了十多年的。”

  我抱拳说:“真是佩服。”

  他摆摆手说:“这没什么,就是比在这里挤成烧饼了都没人要的真大学生好多了。对了,你要吗?我可以给你打折。”

  我笑着挥挥手说:“不用了。”

  他合上本说:“生意不成仁义在,以后有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我每周2、4都会在这里上班。”

  我点点头和他握了握手走了。

  在城里晃到下午四点半,我驱车前往静宜的公司。在楼下等了十多分钟后,静宜就出现在公司门口,见了我后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上车后她抱住我亲了一下说:“我们回家吧。”

  我看着她笑着摇摇头,挂好挡朝静宜家开去,静宜嘟着嘴看着我说:“你刚刚干嘛摇头?”

  我说:“没什么。”

  静宜鼓着腮摇摇头说:“不是,你有。”

  我又笑了笑说:“好啦,有啦,觉得你太可爱了行了吧?”

  静宜很高兴的看着前方说:“那当然。”

  我说:“你在公司也是这样吗?”

  静宜说:“当然不是了,我在公司很严肃的。”

  我看了看静宜,怎么看都想象不出她严肃起来会是什么样。

  回到家后,静宜就围上围裙说:“你在客厅坐好,等我给你做好吃的,欢迎你入住我家。”

  我到厨房去问用不用帮忙,静宜却很生气的把我推会客厅按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说:“你看电视就好了,不用来添乱。”

  静宜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后,端着几个菜放到饭厅桌上,然后跑过来靠在我身上说:“傻瓜师兄,吃饭了。”

  我走到饭桌前闻了闻,静宜笑着看着我,我说:“闻起来还不错。”

  静宜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我最爱吃的回锅肉说:“吃起来更不错,来张嘴。”我伸手想接过筷子,静宜却一下躲开说:“张嘴。”我只好张开嘴,静宜笑嘻嘻的把回锅肉放进我嘴里。我嚼了嚼然后竖起大拇指说:“没想到,你会做得这么好吃。”

  静宜笑着说:“那当然,我在新加坡都是自己做饭吃的。”

  接着,她给倒了两杯红酒然后端起来说:“来,傻瓜师兄,恭喜你住进我家。”

  我笑着接过酒杯说:“谢谢师妹收留我。”

  静宜看着我笑了笑,然后一口喝下杯中的酒。

  吃完饭后,静宜又把我按在沙发上坐着,自己跑去厨房洗碗。

  洗完后,她坐到我身边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说:“我终于能够这样靠着你了,我现在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我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把手打在静宜肩上说:“我不知道我有何德何能,值得你这么做。”

  静宜突然坐起来盘起腿正对着我嘟着嘴说:“以后不许你这么说,你是全天下唯一值得我这么做的。”

  我和静宜对视了很久,静宜笑着低着头爬到我面前,我仰在沙发上看着她,她把脸凑到我耳边说:“你好傻。”一股柠檬香从静宜身上飘进我的鼻子里,静宜的头发垂在我的脸上,像是几万只蚂蚁在爬。

  我忙坐起来看着静宜说:“我去上厕所。”静宜趴在沙发上笑着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冲进厕所洗了把冷水脸,让我冷静了下来,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很久,然后摇摇头,拿毛巾擦干脸上的水走出厕所。回到客厅后,我发现静宜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将她抱回卧室,帮她盖好被子后,离开了她的房间。

  我看了看电视,发现节目都很无聊,于是回到我的房间打开电脑。我点开邮箱看有没有今天投简历的回应,结果只看到十几封广告邮件。我顺手关掉网页,打开文件夹找了一部电影看了一会儿就睡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青春何去何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青春何去何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