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对话吴晓静
易熙文2017-05-31 09:103,253

  甜品店的座位上,三个人对坐在那里吃着冰激凌,看到吴晓静的情绪有些缓和了,唐辉开始了他的问话。

  “我们想知道,成毅老师到底有没有与人发生过争执?”

  “没,没有!”吴晓静摇了摇头。

  “这很重要,你知道,万一成毅老师得罪了什么人,很有可能这个人想找成毅老师报仇,就有了仇杀的可能性,我们总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啊!”

  吴晓静看着唐辉,依旧没有说话。

  “那个,你的师哥可不是这么说的!”唐辉故意隐去了韩云的名字。

  这时候的吴晓静警觉地抬头看了唐辉一眼,“你是说韩云?”

  唐辉的心里高兴地打了一下响,然后对吴晓静点了点头,果然,吴晓静在没有自己先提出的情况下,再次提起了韩云。

  吴晓静的脸似乎刹那间红了起来,嘴唇也有些抖动,目光中有了些恳求,“那件事情,真的不能怪成毅老师!”

  “哦?”唐辉的眼睛一亮,“我知道不能怪成毅老师,但是不能怪的理由是什么,你总得让我们知道,这样才能更好地给老师伸冤。”

  王峰看了唐辉一眼,心里想着这小子可装的真像,鬼才知道吴晓静究竟指的哪件事情,这唐辉倒是演的跟心知肚明似的。

  唐辉的“装相”果然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吴晓静吃了一口冰激凌,貌似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了下去,“韩云的毕业论文开题报告屡次不过,他心中十分恼火,按照学院的规定,如果不能按时通过开题报告的话,毕业时间就会推迟一年!”

  “也就是说,这次不通过的话,韩云要跟你们的下一届一起毕业?”

  吴晓静继续点了点头,“韩云走投无路的时候,想起了我,他想让我帮助他写开题报告。”

  “那你答应了他吗?”

  吴晓静摇了摇头, “并没有!可是他并没有放弃这个想法,一次上晚自习的时候,他居然在教室里堵住了我!”吴晓静说完这话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痛苦的经历,面色已有些苍白。

  “没事,说下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警察会为你保密的。”唐辉鼓励着吴晓静。

  “韩云在教室里一再地要求我帮他写毕业论文的开题报告,我自然不会答应,他那天喝了酒,有些激动,竟然拽住了我,我想摆脱他,又被他死死的拽住,挣脱不开。”

  “那你为什么不求救?”

  “开始的时候,我是喊来着,可是那时候已经晚了,整个楼层几乎都没有人,当我再要求救的时候,他居然伸手扯开了我的衣服。”

  “什么?他扯开了你的衣服?难道还有别的目的?”唐辉举得很不可思议。

  “有没有别的目的我并不知道,不过看得出来,那天他喝了不少酒,也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让他比较激动,不过被他见我的衣服被扯破了,居然哈哈大笑起来,讽刺地说道,‘你喊啊!你继续喊啊!’是不是想让全学校的人都看到你的这副样子,你才满意啊!”

  “于是,你就放弃了求救?”

  吴晓静点了点头,“我确实怕被别人看见。”

  “你可真够傻的,这时候还在乎有没有走光,安全是人身安全毕竟是最重要的。”

  唐辉说这话的时候,王峰捅了他一下,这小子连“走光”两个字都用上了,实在有点口不择言。

  “这时候,成毅老师出现了,他见韩云抓住了我,想要上去制止他,可是韩云借着酒劲儿,又看见了老师,想起了开题报告不通过的事情,就与老师理论了起来。”

  “要是他喝酒了,与老师理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王峰在一边接了一句。

  “可是韩云说得话太难听了,因为出了他之外,成毅老师带的包括我在内的其他4名研究生都是女生,而且都通过了开题报告,他说成毅老师处事不公,偏向女生,而且对女生别有用心,而且还说——”

  “还说什么?”唐辉继续追问。

  “还说什么,太难听了,我真的说不下去了。”

  “你一定要说出来,这对我们很重要!”唐辉鼓励吴晓静继续说下去。

  “他说成毅老师现在的妻子就是他的女学生,说如果老师不给他通过开题报告的话,他就去学校网站上发帖子,成毅老师为师不尊,勾引女学生——可是,他怎么知道成毅老师的妻子是他的学生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晓静哽咽了,她的情绪很激动,似乎快要说不出话来。

  唐辉递给了吴晓静一张面巾纸,安慰着她,“你的老师就这样去世了,我们也感到十分悲痛,我知道你的话还没有说完,没关系,你稳定一下情绪,我们有很多时间。”

  王峰瞄了唐辉一眼,心里琢磨着,这小子怎么知道,吴晓静的话没有说完。

  “对不起,我去一下卫生间。”也许确实想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吴晓静离开了。

  吴晓静走开的这会儿,唐辉马上冲着王峰使了个眼神,有些骄傲地对王峰说道,“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这成毅和韩云之间果然有戏。”

  “不过你怎么知道,吴晓静的话并没有说完?”

  “她刚才说到‘那件事情,真的不能怪成毅老师’,说明成毅老师肯定是做过什么让人家怪罪的事情,可是就刚才吴晓静的陈诉来看,成毅并没有任何事情值得人去怪罪,所以她的话肯定没有说完,我认为吴晓静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的话才是重点。”

  王峰听完这话,打心眼儿里对唐辉十分佩服,唐辉超乎寻常的分析能力,王峰并不是第一天领教,但是每次在办新案子的时候,这小子总是能够给人带来惊喜,他那缜密的思维与行动上的幼稚完全不搭调,你很难想象出来这样的分析是从叼着AD钙奶的毛头小子嘴里说出来的,也许这就是天才和凡人的区别,王峰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樱桃喜欢躺在自己的腿上看天线宝宝,因为,樱桃也是天才。

  大约十分钟之后,吴晓静从卫生间里出来了,脸上湿漉漉的,看的出来是用水刺激了一下自己的神经,她再次在唐辉和王峰对面的椅子上做了下来,缓缓地开了口。

  “当时韩云对老师进行了侮辱性的攻击,老师被他的话激怒了,上前揪住了他的领子,韩云依旧不依不饶,还在嘴上说什么如果开题报告不通过的就要发帖子的话,老师松开手的时候,可能是由于酒劲儿的原因,韩云晃悠了一下,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他受伤了。”

  “哪里受伤了?”王峰问。

  “头部,他的头磕上了桌角,当时流血了。”

  “当时韩云什么反应?”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却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什么?”

  “说是有了老师故意伤害的证据,要去告老师,其实韩云就是在威胁。”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吴晓静咬了咬嘴唇,十分气愤的样子。

  “那,成毅老师什么反应?”

  “老师先是呆住了后,然后攥紧了拳头,似乎很气愤的样子,不过看得出来,韩云的威胁确实刺痛了老师的神经。”

  “那后来呢!”

  “韩云对成毅老师说到,只要是让他开题报告通过,今天的事情就扯平。”

  “那成毅老师有没有答应韩云的请求。”

  “老师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离开了教室。”

  “那韩云呢?”

  “见到老师离开了教室,韩云也就走开了。”

  “那你做了什么?”

  “我赶紧去找了一些东西,把教室里的血迹处理掉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那天晚上的事情,还有没有其他人发现?”

  吴晓静摇了摇头,“应该没有,你们不是第一次来燕华大学,应该会注意到,这个学校上自习的人本来就不多,何况那天又很晚了,几乎整个楼层都没有人。”

  唐辉和王峰点了点头,虽说是一所国内重点大学,可这燕华大学的学习氛围远远不比以前,很多教室似乎成为了学生谈恋爱的基地,学风校风每况愈下,学校的资源大部分流失,也包括教师。

  “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了,不就是开题报告不通过吗,晚毕业一年就晚一年呗,这韩云干嘛那么气愤?”唐辉还是有些疑惑不解。

  “这个,可能是跟他的家庭条件有关吧?”吴晓静说了一句。

  “哦?说来听听。”

  “好像是他的家庭条件不好,平时都是要领一些助学补助的,可是他的成绩不好,成毅老师因为他的成绩问题曾经提议过不给韩云助学补助,可能韩云因此也对成毅老师怀恨在心。”吴晓静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按照我们学校的规定,凡是开题报告不通过,就要晚毕业,这就意味着要多交一年学费,那样对韩云来讲似乎是挺大的压力。”

  “哦,原来是这样,家庭条件不好,还不好好学习,也真是够了。”唐辉有些气愤。

  “不仅如此,他的私生活还很不检点。”吴晓静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