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别墅对话
易熙文2017-05-31 09:113,254

  就在唐辉和王峰对吴晓静进行第二次校园调查的同时,一个身着高档GUCCI新款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了成毅的别墅楼下。

  这个男人警觉地环视了别墅四周,然后快速地走进了别墅之内。

  别墅中的女人见到了这个男人,先是热情地迎了上去,随即又埋怨起来。

  “不是说让你避避风头吗?怎么又到这里来了,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风口浪尖上,也要懂得避嫌。”

  “我当然知道这段时间很关键,不过你在电话里说警察都来过了,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

  张华给韩军到了一杯柠檬水,之后便依偎到了这个男人的身边,她叹了一口气,靠在韩军的肩头,感触了起来,“你说这人奇不奇怪,最开始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没有钱,便想到了这个捷径,嫁给成毅之后,连跟你会面都要小心翼翼,两个人相聚竟变成了奢侈的事情,现在好了,没有人限制我们,也有了钱,可以随时在一起,我倒是觉得空虚起来”。

  韩军用一只胳膊把张华搂在了怀里,另一只手却顺势在她的身上抚摸起来,贴着她的耳根说道,“这么多年,你也算熬出头了。”

  耳边的呼吸声让张华有些意乱情迷,连忙推开了韩军,“人家找你来是说正事的,你怎么老是这样!”

  “可能我还没用适应这种随意状态吧,总感觉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情不自禁地占你便宜。”韩军的双手依旧在那里不老实地游走着。

  大多数女人总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喜欢男人的甜言蜜语,张华也不例外,而韩军最为擅长的,便是这张封满了蜜饯的嘴,这张嘴宛如男女之间欲望的敲门砖,总是让眼前的女人欲罢不能。

  张华丝毫没有意识到,一直以来对于韩军的言听计从,就这样让自己迷失着,把本就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变得理所当然。

  “真没有想到,成毅居然这么快就——”张华说道这里,居然有些哽咽。

  “怎么?你还舍不得这个老头子了,我以为你巴不得他一路走好呢!”韩军佯装吃醋的样子。

  “毕竟做了几年的夫妻,一个大活人,一下子就没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见这成毅得罪什么人啊!”说罢这话之后,张华似乎想起了什么,警觉地看了韩军一眼,“不是你干的吧!”

  “拜托,他遇害的那天我正在公司开会,一百多号人看着呢,难不成我还有分身术?”韩军一脸无辜。

  “恩,也对!”

  “不会是你干的吧?”这次问话的是韩军。

  “亏你想的出来,我就是个女人,即使有这贼心也没有贼胆儿啊!再说了,案发那天我也在上班,银行的监控看的真真切切,这事情就不应该怀疑到我的头上。”张华赶紧为自己开脱。

  “对了,你说上次警察来过,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对了,只顾着跟你扯皮,连正事儿都忘记说了,上次一共来了三个人,两男一女?”张华开始了他的回忆。

  “三个人。”韩军略有所思地皱了一下眉头,“一般来讲,调查案子两个人就够了,怎么来了三个人。”

  “嗯,确实是三个人,两个男人穿了警察制服,那个女人衣着随意,倒是不像个警察。”

  “为什么这两个警察要带个女人过来?”韩军有些疑惑。

  张华也摇了摇头,“那个女人,话不是很多,看样子像协助办案子的。”

  韩军接着问张华,“那警察都问了些什么?”

  张华继续回忆着,“都是一些例行的问话,和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问话差不多,倒是那个女人,有些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

  “她居然拿走了成毅床头的降压药。”

  韩军的眉头紧锁起来,看的出来,拿走降压药的这件事情,对韩军起到了一定的刺激作用。

  “那——那个女人拿降压药的时候都说了什么?”

  “就是问了问在哪里买的,什么时候买的?”

  “你当时怎么回答的?”

  “我就是如实回答的,你说,那件事情会不会被警察发现。”

  韩军想了想,“如果她真的问了这两个问题,然后又拿走了那瓶药,显然这个女人已经发现了剂量上面存在的问题。”

  “那怎么办?”张华焦虑了起来,“开始的时候,他们一开始问话的时候,我并没反应过来,有极力想表现自己对于成毅的关心照顾,便说出了是我一直在督促成毅吃药,后来,她接着问道在哪里买药、什么时候买的时候,我想起了这件事情,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你这个傻女人,也真是不长心的了,这个关键的问题,怎么能让人抓住把柄?”韩军一改前面的温柔态度,马上对张华埋怨起来,

  “给成毅服用过量降压药,都已经是好几年前开始的事情了,我都有些习惯成自然了。”

  “问题是,这个月的降压药还是我替你买的,这不把事情要是警察去药店调取了监控,马上就会发现我啊!”

  “唉!偏偏那几天花粉过敏,根本就出不了门,我捉摸着你知道成毅一直用的降压药的名字,才让你趁着他不在家里,买过送来的,谁能想到警察会注意到一个小小的药瓶啊!”张华越说越委屈。

  “唉!也是我忽略了!”韩军叹了一口气。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静观其变呗,不过现在警察的注意力在成毅死亡的这件事情上,如果他们再次问道降压药的问题,你一口咬定平时是成毅自己吃药不就行了,不过我现在觉得,这件事情的关键并不是你给成毅服用的那超过正常剂量三分之一的降压药,而是——”韩军停顿了一下。

  “而是什么?你就别卖关子了!”

  “而是警察会认为你我早就对成毅有加害的心里,从而对我们展开更为详细的调查。不过,那个协助破案的女人,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

  张华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能发现降压药,看来这个女人并不是一般人。咱们得注意一点。”——

  唐辉和王峰按照樱桃的约定到达咖啡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黄棕色的灯光将咖啡馆中的人们衬托得更加朦胧,三三两两的服务生端着各色酒水穿梭在咖啡馆的过道上,这两个警察仍旧不太明白,这番平静的景象与凶杀案,到底有什么关系。

  樱桃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点燃了一支香烟,微微升起的烟雾不时地在红唇周围环绕,还有那双迷离的眼睛,唐辉竟有些看呆了。

  王峰想要走过去,“愣什么神呢?咱们过去吧!”

  “别,别,王哥,再让我欣赏一会。”

  看着唐辉花痴的样子,王峰噗呲一声笑了起来,“你马上就会认识了,就不用再这里发呆的。”

  “王哥,如此美丽的女子,你当初怎么舍得放手啊!要是我,就是抱着她的大腿,也要挽留啊!”唐辉在那里感慨了起来。

  说话的功夫,两个人做到的樱桃的面前,虽然对面曾经是自己极为熟悉的人,却仍旧十分紧张,他用手示意了一下唐辉,向樱桃简单地进行了介绍,“这是唐辉,我的同事!”

  “恩,我经常和王哥分在一组,常常一起办案,也常听王哥说起你。”唐辉赶紧在一旁自我介绍起来。

  一旁的王峰捅了一下唐辉,这小子又在那里胡诌起来,对于樱桃和自己的事情,一直是三缄其口,怎么叫常常提起呢!

  不过唐辉的话,好像在一定程度上触及到了樱桃的神经,她的睫毛微微地抖动了一下,随即把烟掐灭在了烟灰缸里,“给我说说,案件进展的怎么样了?”

  陈诉案件事实,一直以来都不是王峰的强项,可下子有了在美女面前表现的机会,唐辉怎会错过。

  唐辉便把第一次和第二次案件讨论会,自己和王峰在燕华大学所做的调查,甚至两次见吴晓静和韩云的细节,一股脑地向樱桃倒了出来,显然,唐辉的陈述,涵盖了很大的信息量,虽然对樱桃的智商并不怀疑,但毕竟是第一次参与办案,王峰不知道樱桃能不能一次性消化得了这些问题。

  “恩,你说的我听懂了。”樱桃点了点头,“所有的人都有不在现场证明,而且每个人都有疑点!”

  “你说得每个人都有疑点是什么意思?”王峰又开始犯迷糊了。

  “与你们警察的无罪推理不同,你们通常是寻找相关人员的不在现场证明,进而排除他们的嫌疑,我觉得我们可以从有罪推理入手!”

  “有罪推理?”王峰接着在脑子中画着问号。

  “哎呀,樱桃姐的意思就是,先假定每个人都是凶手,进而分析他们的作案动机。”唐辉在一旁解释着,不得不说,在这个时候,三个人的智商差距已经完全显现出来。

  樱桃又点燃了一支烟,这才正眼看了唐辉一眼,心里琢磨着这小子竟然有点意思,居然能够跟上自己的思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