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第二次案件讨论会
易熙文2017-05-27 10:373,327

  警局对面的“赛百味”餐厅里,两个男人在那里面对面吃着午饭。

  王峰将一个大号三明治塞进了嘴里,心里想着,这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平时都是自己请唐辉这小子吃饭,今天怎么反过来了。

  “哥,你够不,不够在点一个!”唐辉嬉皮笑脸地坐在王峰的对面,表情极为殷勤。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说吧,什么事情?”王峰知道唐辉这个铁公鸡不会轻易拔毛。

  “那个,这个——给我讲讲你和樱桃姐姐的故事呗!”唐辉一脸哀求的表情。

  面前的王峰并没有抬头,“都是过去的故事了,有什么好讲的。”

  “那——樱桃姐姐那个品血识味的本事,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唐辉知道如果说起感情话题,以这王峰大哥的性子,定不会撬出什么东西,索性转移了话题。

  “你听谁说的!”王峰依旧在那里咬着三明治。

  “队里的刘警官!那次你们年终聚会的事情,他可是将樱桃姐姐的本事说得神乎其神的!”

  这个大嘴巴,王峰心里想着,一个大老爷们在那里瞎嚼着什么舌头。

  “要是樱桃姐姐真是有这个本事,那王哥你可得给我引荐引荐!”

  还没有等王峰回答,唐辉又接着说道,“听说樱桃姐姐也参与到了这个案子当中,要是能跟樱桃姐姐一起办案的话——”

  说到这里,唐辉停顿了下来,忽然觉得在一个男人前面表现出来对其前女友的过于殷勤有些不妥,便把话题扯到的王峰身上,“你说这样一个美女,又有特异功能,当时王哥你怎么就没有把握住,还让人家踹了你了。”

  王峰依旧没有作答,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哪里是樱桃踹了自己,明明是自己甩了人家。

  唐辉就这样在王峰的对面好奇地询问着关于樱桃的这样那样的问题,可是对面的男人就像一个闷葫芦一样在那里默不作声。

  这时候,王峰的电话铃声响了,一看是秦副队长,“下午两点,在局里准时召开第二次案件谈论会。”

  ——

  也就是王峰和唐辉吃“赛百味”的当天上午,小李带回了成毅教授在本市第一附属医院的体检报告,上面显示着成毅教授患轻微高血压,高压在150左右。

  听取了小李关于成毅的健康报告后,林队拨通的樱桃的电话,告诉了她成毅患有轻微高血压的这一事实。

  “这就对了,这个高血压药果然有问题。”樱桃在电话另一头说道。

  “哦?什么问题?”林队有些不明白。

  “若是这瓶药确实是在8月5日购买的,而这成毅教授又是轻微高血压,那这瓶药未免吃得快了些。”樱桃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秦强,赶紧把那天从张华家里拿出来的那瓶降压药拿过来。”林队接过了药瓶,看了看上面的服用剂量说明,自然自语地叨咕了一句,“嗯,确实快了些。”

  “对了,林队,韩军的不在现场证明也拿到了。”秦强在向林队汇报。

  “哦?说来听听。”

  “韩军在本市的一家私企上班,8月15日的下午,韩军就职的那家公司一直在开会,韩军也参加了会议,中途并未离席,公司的几十名职工都可以证明。”

  “哦?是这样!”林队叹了一口气,仅有的一丝希望又被阻断了,显然韩军的不在现场证明把案件的进程又拉回的原点。

  “看来有必要再开一次案件讨论会了,通知所有办案人员下午两点在会议室集合。”林队对秦强说。

  “那个——要不要叫上樱桃!”秦强问林队。

  “咱们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已经让人家闻了三回味道了,还折腾她干嘛,先别叫了。”

  “好吧!那我去下通知。”

  ——

  下午两点,案件讨论会准时召开,秦强在白板上贴上了遇害者和所有可能与案件有关系的人员的照片,并拿着白板笔在那里勾画着。

  遇害者成毅的照片摆在了最中间,下面引出了几个箭头,

  “成毅,燕华大学教授,1955年6月生人,于8月15日下午两点到三点之间遇害,死于刀伤——”

  还没有介绍完毕,林队对着秦强摆了摆手,“这些人物介绍就不用说了,直接说重点。”

  秦强点了点头,又把签字笔指向了张华的名字,“张华在成毅遇害时,正燕京银行的柜台上班,有银行的监控记录作证明。经过对张华的调查发现,张华平时给成毅服用过量的降压药,张华有一个情人韩军,在其与成毅结婚前便认识,目前两人的关系仍旧十分亲密,根据药房的监控记录显示,韩军帮助张华给成毅买过降压药。”

  在介绍完张华的调查记录后,秦强把签字笔一转,又指向了韩军。

  “韩军,男,张华的情人,早在张华结婚前就与其熟识,在一家私企做销售人员,案发当时正在公司开会。”

  “吴晓静,女,成毅教授的研究生,案发当时在学校图书馆上自习,其宿舍的舍友和其他上自习的同学可以证明。”

  “韩云,男,成毅教授的研究生,案发当日下午原本打算与女朋友于娟一起看电影《盗墓笔记》,可是发生了争执,于是为了安慰女朋友,两个人去学校周边的小旅馆开了房间,这个通过樱桃已经证实。”

  “我们还调查了成毅的女儿,成毅教授的女儿成星,已经在澳大利亚的一家公司上班,年薪大约30万左右,与成毅教授的关系很好,案发当日还在国外。”

  “此外,成毅教授的其他三名研究生案发时都在外地做实习调研,已经离开了三个月左右,不大可能远程操控这起凶杀案件。成毅教授性格孤僻,平时不大与人接触,周围的同事都与他不太熟悉。林队长,我汇报完了,目前掌握的情况就是这样。”

  听完秦强的介绍,林队做了简单的总结,“所有的人都有不在现场证明,所以这是一起——没有嫌疑人的案子。”

  秦强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

  林队对秦强说道,“说说你的看法?”

  “就目前的调查来看,张华一直在给成毅服用过量的降压药,我们在药店看到了韩军替张华买药的视频,显然,服药这件事是两个人共谋的,通过向医生咨询了解到,过量服用降压药可以导致患者头晕、胸闷等,严重者可导致脑血栓和脑淤血,甚至威胁生命。”

  “你的意思是,张华和韩军早就在密谋加害成毅教授。”

  秦强点头继续说道,“张华毕竟是成毅死亡之后的最大受益人,又有韩军这个情人,说不定当初张华嫁给成毅,也是一个计谋。虽然长期过度服用降压药,但是这对情人觉得效果并不明显,于是便想出了一个极端的法子。”

  “伺机行凶?”林队说出了这几个字。

  “可是他们的不在现场证明都很完美!”唐辉在下面插了一句。

  “嗯,这也是目前最大的问题,若是突破了这个瓶颈,找到证据,估计案子就会迎刃而解了。”秦强对唐辉说道。

  “唐辉,你和王峰负责校园那一组,你说说,有什么问题吗?”

  “目前没有看出来什么问题,吴晓静和韩云的不在现场证明也很完美,我们也去了韩云下榻的旅馆进行了核实,同时也找到了韩云的女朋友于娟,在她的帮助下得到了韩云的血样,而且关于韩云的8月15日下午的行踪,于娟与韩云的说法也是吻合的。只是——”

  “只是什么?”林队看到唐辉的质疑。

  “在我们问道吴晓静成毅教授人缘好不好的时候,假设别人问我们问题,我们都会回答‘人缘好’,还是‘人缘不好’,不过吴晓静的回答就很特殊。”

  “她是怎么回答的?”

  “她回答的是他没有与人发生过争执。”

  “确实这个回答比较特别。”林队说道。

  唐辉见林队对自己的分析感兴趣,便继续说起来,“我们可不可以做这种假设,假设吴晓静看到过成毅教授与人发生过争执,但是出于保护的目的,可能是保护成毅老师,也可能是保护与成毅老师发生争执的人,所以在我们问及这个话题的时候,刚巧触及到了吴晓静的敏感神经,便做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回答。”

  “嗯,有道理,所以这个吴晓静身上还是有些文章可以做的。”林队肯定了唐辉的推理。

  秦强在一旁说道,“如果这个吴晓静真的看到了成毅教授与人发生过争执,我们找到了那个人,或许案子会有一些进展,那就有了仇杀的可能性。”

  “这样,唐辉,你和王峰再去调查调查吴晓静,看看有什么收获?”

  “是!”唐辉和王峰领了任务。

  年轻的警官们撤离了会议室之后,屋里面只剩下了林队和秦强,林队反复地揣摩着白板上面的人物关系图,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有什么问题吗?”秦强问林队。

  “肤浅,还是太肤浅了。”

  “什么意思?”秦强不解。

  “我是说调查太肤浅了,你说,姓韩的人多吗?”林队问秦强。

  “不多,起码没有姓李的多,不过也不算少!”

  “可是,一个案子中就出现了两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