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头发的作用
易熙文2017-05-31 21:383,297

  回警局的路上,王峰脑子里积攒了一堆问题要问,唐辉早就看出了王峰的疑惑,将一瓶AD钙奶叼进了嘴里,“说吧!”

  这是两个人在多次办案中养成的默契,办案过程中,虽然王峰会经常对唐辉的行为和问话有些疑惑不解,但是却从不打断他。

  这是让唐辉最为满意的地方,王哥从来不会影响自己的思路,他知道王峰之所以能够做到这样,是源于他的两个好品质,一是尊重,二是信任。

  “好吧,那我开始了啊,第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的韩云没有去看电影。”王峰开始问问题了。

  “这还不简单,电影院里有监控,满场就空了两个座位,我就记下了座位号,座次跟韩云的那两张票对上了。”唐辉得意地说。

  “嗯,这个问题不是什么难题,那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不找韩云的女朋友对峙?”

  “我觉得找他女朋友有些没有必要,你想啊,她是他女朋友,很有可能两个人事先通好了气儿,另外,大学生大白天的在外面开房,虽说这种事情很常见,但也不算是很光彩的事情,干嘛一定要把人家女孩子叫过来刨根问底。”

  “额,你说得倒是有道理,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是挺会为人家考虑的。唉!”王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

  “你这又聪明,还体贴,啥样的女朋友能配上你。”

  “漂亮的呗,你没听过男才女貌的说法吗?”这唐辉倒是不谦虚,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起码也得像前天在大学里见到的那个女人一样!”说罢之后,满是回味的表情。

  王峰知道,唐辉想起的是樱桃。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王峰把思绪从樱桃身上抽了回来,“第三个问题,为什么在旅馆不出示警察证?”

  “你不也是说吗,这种校园小旅馆开的很隐蔽,经常是校园男女欢爱的场所,旅馆里连基本的身份证登记系统和电脑监控都没有,估计有没有营业执照都是难说的事情。”

  “嗯,那倒是。”

  “这种旅馆的老板最怕接触什么?”

  “你是说?警察?”

  唐辉点了点头,“警察要是查起他们来,还不是一查一个准儿,要是事先就亮出你我的警察身份,这老板娘一定十分忌讳,估计半点东西都问不出来了。”

  “可是,现在也没有收获啊!”

  “怎么没有收获!”唐辉指了指放在警车后座上的床单儿。

  ——

  林队看了看唐辉摆在自己面前的床单,问了他一句,“你觉得这个韩云像不像嫌疑人?”

  “要是单凭感觉的话,我觉得不像?”唐辉如实地答道。

  “为什么?”

  “在警察面前堂而皇之地说出了自己对老师不给通过开题报告的不满,也太不避讳了些。”

  “所以,你把这个床单拿了回来,是想看看上面是不是有韩云的DNA,进而确定他的不在现场证明?”

  “嗯,我是这样想的,排除了一个嫌疑人,案件的调查范围就会大大缩小,总不能让一个大学生一直战战兢兢的啊!”唐辉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嗯!”林队点了点头,“可是,你有没有搞到韩云的DNA?”

  唐辉从一左一右的裤兜里掏出了两样东西,打开一看是分开用纸巾包好的两根头发,诡秘地笑了一下,“一根是从床单上捡的,一根是顺手揪下来的”。

  王峰在一旁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顺了人家一根头发。

  “那你还带着床单干嘛?”林队问。

  “万一这头发是别人漏下的,还是床单比较保准儿。”唐辉笑着说。

  “你怎么看?”林队转头问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王峰。

  “其实,这个检测可以不要这么复杂!只要让一个人帮忙,就可以了。”王峰在一旁支支吾吾地说道。

  “对啊!”林队拍着脑袋说了一句,“怎么没想起她来!”

  “可是,到哪里去搞韩云的血啊!”

  “倒是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把他骗去医院抽血就行了!”王峰答道。

  “那倒是行,这样也可以和匕首上面的血样比对一下,如果不是一样的,韩云的嫌疑基本上就排除了!一举两得,王峰,你这个木头脑袋什么时候开窍了?”看得出来,林队的赞叹是发至内心的。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什么血样?什么她的?”一个聪明人被两个智商不如自己的人的对话弄得一头雾水,唐辉显然有些不太适应。

  ——

  法医鉴定室里,樱桃点燃了一只烟,看着面前的试管,里面的红呼呼的血液。

  “对不起,这里不让抽烟。”小李上前了一步,想要制止樱桃。

  林队冲着小李摆了摆手,意思很简单,樱桃有这个特权。

  樱桃摇了摇手中的试管,“这个东西也能搞到?”

  “王峰和唐辉还真有两下子,找到了这小子的女朋友,让女朋友动员他去无偿献血,所以就得到了这个。”林队说完这话之后,又觉得自己有些说漏了嘴,自己还真是不长记性,怎么又在樱桃面前提起王峰来。

  樱桃吸了一口烟,没有说话。

  看樱桃并没有十分介意,林队知趣地转移了话题,“可以试一试吗?”

  樱桃点了点头,顺手掐灭了抽得还剩下三分之一的烟头,“队里面有红酒吗?”

  “对了,上次聚会之后剩下了一瓶,小李你去拿过来。”林队吩咐了一直站在一旁,但表情却不是很爽的小李。

  “你,不会是——现在就尝吧。”对于樱桃的主动,林队有一些小兴奋。

  “嗯,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毕竟是干涸血液,品尝起来有一些难度,这次趁着新鲜,应该马上就会有答案。”

  队里并没有讲究的高脚杯,小李胡乱地找了个纸杯,递给了樱桃,樱桃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这玩意卫生不合格,都是有污染的废纸制作的,不行!”

  小李随手把纸杯抽了回来,心里想着,“这个女人还真是娇性!”

  “那你看,用什么?”林队耐心地问道。

  “把王峰平时用过的杯子拿过来,我用那个!”樱桃不紧不慢地回了一句。

  这回小李可真是有些憋不住了,对着林队抱怨着,“王哥得用这杯子还喝水呢,要是倒上这恶心的血液,以后人家还怎么用。”

  林队瞪了小李一眼,“让你去你就去,人家都不介意,王峰一个大老爷们怎能介意?”

  小李悻悻地把杯子拿了过来,樱桃先是拿起了杯子在鼻子前面闻了一下,打开了试管,向杯子里面滴了一滴血液,随后又向里面倒了些红酒,晃动了几下,等着血液和红酒的融合。

  大约三分钟之后,樱桃尝了一口红酒,放在嘴里吮了吮,又吐了出去。

  “怎么样?能品尝出来吗?”

  “应该和匕首上的血液不是一个人。”樱桃的表情很肯定。

  “那你闻闻这个。”林队拿起了唐辉带回来的床单。

  樱桃仔细地闻了一下,“抱歉,不是当事人身体上直接取下来的东西,时间又过去的有些长,中间还夹杂了一些发霉的气味,我不是很能确定。”

  “你的意思是?得是当事人身上的东西?”林队问。

  “嗯,或者是身上的东西,或者直接在当事人附近的位置,才会比较准确。”樱桃认真的解释着。

  听完樱桃这番话之后,林队似乎想起了什么,径直走出了鉴定室,大声叫着,“唐辉!”

  唐辉蹭地一下子蹦到了林队的身后,“队长,你找我?”

  “韩云的头发丝还在不在?”

  唐辉用手摸了摸裤兜,“好像丢了!”

  “你小子,怎么能弄丢了,这下子麻烦了。”林队有些后悔了,显然上午对于自己的想法太过自信,要是提早把头发留下就好了。

  看着林队有些郁闷的表情,唐辉噗呲一下子乐了,双手摊开在林队面前,“你要哪根?”

  林队没有马上接过唐辉手中的头发,而是敲了一下唐辉的脑袋,“你小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连我都敢戏弄,床单上的那根。”表情却有些慈爱,他知道,以唐辉这聪明的脑子,重要的物件儿哪能随表丢弃。

  “不过林队,你要这个东西到底做什么?”

  “这个啊,早晚你会知道,到时候问你王峰哥就行。”林队拿过了头发,转身又进了鉴定室。

  樱桃再次品了一口红酒,把林队带进来的头发在面前闻了闻,肯定地说道,“没有问题,是一个人的。”

  “那这么说的话,韩云确实在那天下午去了旅馆,这嫌疑看来基本可以排除了。”林队在那里分析着。

  “嗯!”樱桃点了点头。

  “那,到底是谁呢?”排除了韩云的嫌疑,林队的疑惑并没有减少半分。

  “教授的妻子调查过没有?我听人说,她在和教授结婚前,其实是有男朋友的。”樱桃想起了思阳的话。

  “嗯,秦强那边在派人盯着。”

  “那好,没有什么事情,我先回去了。”樱桃起了身,虽然暂时完成了下午林队交给自己的任务,但她总觉得这个气味好像在哪里闻到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