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降压药
易熙文2017-05-27 10:373,366

  警车在一个高档小区的独栋别墅前面停了下来,这是一座二层楼的独栋别墅,别墅下面有三间车库,望着眼前的别墅,秦强撇了撇嘴,“没想到大学教授可以这么有钱!”

  “人家一年除了工资之外,又是讲课费、又说是科研经费的,有的教授还有特殊津贴,可比我们这些吃死工资的公务员强上不少!”林队在那里说道。

  林队的话进了秦强的脑子里,现在的公务员行业不比从前,吃拿卡要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况且就算是有钱的领导,也不敢轻易露富,万一哪天被反贪局的帽子扣到了自己的脑袋上,很多事情可就说不清楚了。

  再想想自己,一天到位没日没夜的在局里加班,加班费没有不说,老婆没有工作,自己的工资又不高,勉强能够养活老婆孩子,和父母挤在一百平的房子里,家里开销一大堆,到现在房贷还没有还完,和眼前这栋大别墅的主人比起来,这人生也算是够悲催了。

  林队似乎发现了副队长的伤感,拍了拍秦强的肩膀,“哎!能住上这种别墅的,全市也就那么几个人,大部分人还不是和你我一样生活。”

  樱桃在旁边“哼”了一声,从嘴巴里挤出几个字,“他死了,你还活着!”

  虽然字数不多,可是点化作用却十分明显,秦强马上从刚才的悲观情绪中走了出来,“是啊!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呢!”

  ——

  因为事先进行了电话沟通,张华早早地便在家里等候着他们。

  与第一次见到张华不同,这次的张华已经没有了上次的傲慢与不屑,态度上反倒谦虚起来。

  “喝点什么?”张华问了问眼前的三位访客。

  “随便什么都可以。”林队客气了一下,与秦强坐到了沙发上。

  “那我给三位煮点咖啡吧!”张华礼貌地说道。

  “谢谢,我们不喝咖啡的,就喝点白水吧。”说这话的是樱桃。

  樱桃说完了这话,秦强马上明白了樱桃的意思,看来以后和樱桃出去还真不能轻易要茶、咖啡之类的冲煮饮品,否则这加热的味道肯定会掩盖住重要气味。

  两位警察环视着这个宽敞的客厅,棚顶上是水晶吊灯,顶棚的周围是白色欧式浮雕,墙壁上贴满了古典花纹壁纸,屁股下面是舒软的暗棕色的真皮沙发,脚下是编织考究的羊毛地毯,看得出来,这地毯应该是哈萨克斯坦那边的进口货。

  “你们先坐会,我去切点水果。”说完这话的时候,张华转身进了厨房。

  秦强一直在用余光瞄着樱桃的表情,发现她在那里禁了禁鼻子,于是凑到了樱桃旁边,“有什么问题吗?”

  樱桃斜眼看一下沙发,简单地答了一句,“你坐的位子!”

  “什么?”显然樱桃冒出的这句话让两个队长有些模糊。

  “上午的时候,有男人和这个女人——”樱桃说道这里便停顿了,“还需要我说得更详细吗?”

  虽然没有点拨到位,眼前的两个成年人立马明白了樱桃话语之间的意思,秦强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心里想着这女人实在是太厉害,若是细究起来,恐怕连亲热的姿势都逃不过她的法眼,嗯,不对,应该是“法鼻”!

  林队刚要开口说话,却被张华打断了,“来来,吃点水果。”

  “那个,我们可不可以看看你家里面的卧室,当然也包括成毅教授的。”林队提出了要求。

  “当然,可以。”张华答应的很爽快。

  成毅教授的屋子并不像客厅般那样豪华,里面有一张电脑桌和一张双人床,电脑桌的上面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零星的几本学术资料。

  “平时成教授都在书房里做研究吗?”秦强问张华。

  “大部分时间都在书房里,不过有时候会在卧室!”

  “为什么?”问这话的是樱桃。

  “他有高血压的毛病,有时候搞研究用脑过度,会偶尔迷糊,这样在卧室研究就比较方便,要是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可以直接躺下了。”张华在那里解释着。

  “8月15日那天,成毅有什么异常举动吗?”问这话的是林队。

  “就是早上起来的时候血压有些高,吃了点降压药。”

  樱桃向前走了几步,在成毅教授的床前停了下来,床头柜上摆着一瓶降压药。

  她轻轻地拿起药瓶,对着张华问道,“这个是成教授的?”

  张华点了点头。

  “他每天都要吃药吗?”

  张华再次点了点头。

  “他每天按时吃药吗?”樱桃接着问。

  “嗯,偶尔会忘,我会督促。”

  “那这药是什么时候买的?在哪里买的?是用现金还是刷得医保卡?”樱桃问。

  短短的一句话里,就包含了三个问题,张华思索了几秒钟,然后说道,“是本月初买的,具体几号记不清楚了,在小区门口对面马路上的保康药房,是刷的成毅的医保卡。”

  “那么这个我们可以带走吗?”樱桃拿起了药瓶。

  “这个,可以!”张华说道。

  樱桃把药瓶放到了手提包里,转身对林队说道,“我没有什么问题了。”

  ——

  三个人从成教授的别墅里面走出来之后,林队没有马上让秦强开车,“有什么问题吗?”坐在副驾驶的林队回头问了樱桃一句。

  “张华身上的气味与匕首的血样不重合,应该不是一个人。”

  “那个男人呢?”

  “如果秦队长的观察没有错误的话,那个男人的气味应该是韩军,因为就我的感觉,张华似乎最近没有亲密接触过其他男人。”樱桃略有思索地答道。

  林队和秦强都很清楚,樱桃的感觉,就是她那敏感的嗅觉。

  “那韩军气味和匕首上的血样重合了吗?”林队继续问樱桃。

  “也不是一个人。”樱桃肯定地答道。

  这时候,樱桃清晰地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两位队长失望的表情,显然今天又没有什么收获。

  一分钟的时间过去了,三个人都没有说话,秦强也没有开车,大家都对这个没有任何头绪的案子有些失望。

  “林队,我有一个请求!”樱桃的一句问话打破了林队的沉默。

  “什么请求不请求的,你直说就是。”林队回答的很客气。

  “成毅教授的健康体检报告,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调用一下,这个人到底有没有高血压,或者是血压平时高到什么程度,还是要仔细了解一下。”

  “嗯,有道理,我这就打电话。”

  说罢之后,林队操起了手机,接通了小李的电话。

  待林队布置完工作之后,樱桃默默地从手提包里拿出了药瓶,递给了林队,“去马路对面的药房查一查吧!”

  林队接过了药瓶,表情有一些疑惑,“这——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樱桃回答。

  “那我们查它做什么?”

  “我总觉得当我盯上药瓶的时候,张华的目光有一点点不自然。”樱桃的表情依旧平淡。

  ——

  保康药房是一家不大不小的药店,三个服务员在那里闲聊着,还时不时地磕着几下瓜子。

  “这个药品,你们这里有卖吗?”林队拿起了药瓶问了问药店的服务员。

  服务员接过药瓶看了看,眼神往右后方的柜台挪了一下,“有,在那边,五十六一瓶。”依旧用手捡起了瓜子,塞进了自己嘴里。

  秦强向服务员出示了工作证,“警察,需要你配合!”

  那服务员赶紧放下了手中的瓜子,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需要我配合什么?”

  “麻烦请帮我查查8月初的时候,有没有人用成毅的医保卡购买了这种药。”秦强再次在林队面前晃了晃药瓶。

  “警察同志请等一下,我马上就查。”

  那个服务员坐到了电脑旁边,启动了电脑系统,大约十分钟过后,对着三人说道,“查过了,这个叫成毅的客户确实在8月5日的之后买过这种降压药。”

  “买者长得什么样子,你记得吗?”秦强问。

  “时间过去太久了,确实不记得了。”服务员摇了摇头。

  每天出入药店的人很多,已经过去了十多天的时间,服务员不记得顾客的样子,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秦强环视了一下药房,看见了棚顶了监控,转身对服务员说道,“如果我们调用监控录像的话,8月5日的那天的录像应该可以看到吧。”

  “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可能会费一些时间。”

  “那好吧,请为我们查找一下。”林队向服务员提出了要求。

  “这个——你们调取录像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我先回去了。”樱桃对林队说道。

  林队看了一眼手表,时间是3点50分,确实已经几乎占用了樱桃将近一下午的时间,不过又有些不死心的样子,“你不好奇是谁买的降压药吗?”

  “这个在我看来不是重点。”樱桃准备离开。

  “等等,我让秦强送你回去。”林队对着樱桃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说话的功夫,樱桃已经离开了药房。

  两位警察继续在药房里调取着监控资料,附近只有这么一家药房,来往的顾客很多,好不容易调到了那一天的视频录像,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镜头当中,秦强忍不住喊了一句,“韩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