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烧烤 一 香菇脚
简泱泱2017-10-11 16:201,734

  一 香菇脚

  “小岚放学啦?这是今天的报纸,拿着。” 工人抬头招呼。

  小岚一跳一跳走进来。“默默姐,为什么这里的香菇脚最好吃?”

  我微笑:“你试过很多家?怎么评断最,和不最?”

  小岚得意洋洋:“我试过所有家,学校附近和这里附近的,大街上每一家。”

  香菇在烧烤界作为食材,有几样调整方式:整个烤;分成香菇脚与香菇伞,分开烤;香菇伞一朵一朵烤,或者切片烤,香菇脚可以一截一截烤或者整齐穿入烤。

  每一家的香菇脚,都用独特剪裁方式,区别于其余的烧烤摊。

  香菇脚很矜持,稍微一点不新鲜,就串不起来;稍微一点不新鲜,味道不香反馊。

  “默默姐,我爸妈上次和我说高考过后谈一谈。我一猜就知道是这整件事呢,今天说完,果然就是。”

  “噢,这样。”

  “噗,他们不知道我都知道,我小学四年级就知道我是领养的啦。”小岚吊儿郎当咬着吸管。

  “你怎么知道的呢?”我好奇。

  “生物老师说,有的特征是显性遗传,不容置疑,那时候我就知道啦,我的下巴中间有一条线,我爸妈都没有。这是不可能的,那时我就知道我一定是捡的。”

  “恭喜啦,我小学时做梦都想要自己是领养的。可很遗憾,我是亲生的。”我伸个懒腰。

  “为什么?!还有人希望自己是领养的。”小岚不相信。

  我逗她:“你小时候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吗?和父母一吵架,就跨上小木马,背上小书包,离家出走,去找亲生的爸妈。爸爸妈妈在远山的地方,有一座城堡,见到不小心遗失的女儿来找,立刻要什么有什么,奉上许多许多的财宝……”

  小岚呆呆眨巴眼睛:“没有,我爸妈从不和我吵架,他们劝我不做坏事都是用奖励法。

  我记得有阵子,喜欢破坏东西,拆破一个玩具,我爸就给我一块糖,一直到糖没有了,才告诉我说,没有糖了,我们今天休息,不用再搞爆破了,以后没有糖,就不能拆东西,明白了吗。”

  我大笑:“还有这样教孩子的啊?不过你挺幸运的。有的家庭里,这样的孩子被发现,就是一顿揍打。”

  小岚吁出一口气:“所以我不是亲生的么,我从没挨过打。”

  ……

  我:“真是……还真有人希望自己挨打啊。”

  小岚烦躁,又喝一口汽水:“哎呀你不知道,我不是要挨打,我是要内种,一听说话就知道,这是自己人,的感觉啦。”

  我敷衍她:“好的好的,我知道。再来一点什么,馒头片还是莲藕?”

  小岚:“不用,再来一盘香菇脚吧,默默姐你想不想听我身世啊?”

  我站起来:“不想不想。我还得工作呢。”听人隐私,哪有收钱好玩儿啊。

  小岚凶:“不,一定要听!”

  “我和我妈说,既然我不是亲生的,亲生的孩子去哪儿呢,还是说书房里你的肚子大大照片是假的,是电脑制作的吗?我妈说,不是的。

  那时她经过好几个月产检,医生说适宜入院等待生产,妈妈想着,好吧,入院就入院,怀孕真是烦恼啊,一弯羊水,混沌迷糊,一会儿这个事情,一会儿那个事情,没办法,胎儿说的算,等出生,由胎儿变成婴儿,看我怎么收拾,要打屁股要捏鼻子,还不是且由她,哼哼。

  没有等到入院,家中收拾住院衣物的时腹疼如绞,到医院生下来一个小宝宝,没呼吸,没有哭,也抢救不过来。

  从开始到最后,妈妈一直一直没有哭过,安静地看着床底的小盆,那里盛着小小的宝宝,出生以来也没有哭过的小宝宝,眼睛眉毛非常秀气,就是他们想要的宝宝的样子,身上是紫黑哑光的颜色,像是檀木精雕的佛像。

  一会儿她就取出来看一看,一会儿又取出来看看。

  隔壁床上是一个小姑娘,也在生宝宝,等爸爸办完所有手续过来的时候,盆子里多了一个小宝宝,那就是我,隔壁的小姑娘不见了。

  从此以后他们把我带回家了。妈妈说,他们认为所有小孩都是上天赐予的,我这个小孩,更是。是以他们从来不敢打我,战战兢兢地把我养大,生怕一个不小心,天赐的小孩又被什么因素夺走,带走。

  他们不是宠坏地养我,是“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态度养我,他们没有放弃,是用积极地态度,和我一起想办法,来解决这个人生里,各种各样的事情啊。

  岚这个名字,是山峰上的雾气,他们希望我有志气。”

  哦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这个喜欢看法制报纸的小姑娘,决定报考的是法律专业,不止有志气,更有一股侠气呢。

  我给她再端上了一盘香菇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素人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