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目击
云哲2019-10-28 09:112,430

  “在这儿!”王君平将卷宗交到唐玄伊手上。

  唐玄伊迅速将它翻阅到之前京兆府盘问附近邻居调查旅店时的一些记录。

  “赵荣及妻儿、岳母,及一名小厮共同经营旅店……去年因修缮房屋,跌落至右大腿骨折……”唐玄伊轻念着上面的一行文字,即刻看向沈念七手中的股骨,确实是骨架上的右腿位置,眸子微眯,确认了身份。

  “地窖里的尸体是旅店店主……真的让大理言重了,旅商消失案与地窖凶案并非同一人所为!只是凑巧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这……”王君平痛苦地抓了抓头,“这可糟了,旅商消失案唯一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秦卫羽也忍不住吐口气,随即上前长揖道:“若这两起案件并无关联,那卫羽愿接下地窖凶案,以保大理可全心追查旅商行踪。”

  唐玄伊扬手打住了两人的话,“别急,我还在等一样东西。只有这样东西到了,才能决定是否要脱手地窖凶杀案。”

  这时,大理寺丞文立匆匆赶来,向诸位长揖后,道:“大理之前让卑职检验的事,已经有结果了!”

  文立将两个小布袋分别拿出,向唐玄伊呈上。

  “卑职找木匠对照过了这两袋木屑,确是一般无二的!”

  唐玄伊缓缓接过,唇角若有似无地扬起了一丝笑,“这就对上了。”

  王君平与秦卫羽皆不太明白。

  “大理,这是……”

  “一袋是地窖中的木屑,一袋是院中木柱后残留的木屑。”唐玄伊将两个袋子叠放,交给王君平。

  王君平迅速打开来看,果然是现场的木屑。这么想起来,唐大理在地窖里时,确实一直在关注地面的一些碎渣。

  “两个现场,第一,是院中木柱后。木柱后的木屑带着些暗红的土,但木柱后却没有残留血迹。第二,是地窖,血迹此时已干,却又砍柴所用的工具及柴,地上也留着木屑,与带血的土混在一起。”唐玄伊做了一个重叠手势帮助解释。

  “唐大理的意思是地窖凶案凶手杀完人后又来到后院杀害偶然进入院中的程牧……?”王君平又蹙起眉,“可也说不通啊,方才大理刚说过,旅店的狗是饿极了下才吃的程牧,店主死与程牧死,应该有一个时间上的跨度,至少得有让三条狗饿到吃人的时间。”

  “正是时间跨度。所以,我的意思是……”唐玄伊捏起袋中的一块小小碎屑,对着火烛,道:“木柱后只有木屑,没有血迹,证明凶手出现在木柱后的时候,是踩过血迹已经干了的地面。足见……是重返现场时候沾上的。”

  王君平一惊,“重返现场?!”

  秦卫羽也点头沉思,“若是初次犯案的凶手,通常会重返现场检查是否有遗漏的蛛丝马迹!”秦卫羽走了半步,继续推理,“也就是说,在返回现场的时候,凶手听见了院子里的动静于是去查看,但因为什么事,所以躲在了木柱的后面。那究竟是因为什么事,能让凶手警惕起来呢……”

  秦卫羽与王君平突然面对面,异口同声道:“程牧!”

  唐玄伊点头,道,“今日我在调查院落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来自院墙上的土渣,且院墙上有一人长的地方像是近期被擦拭过一般,落灰要明显薄于其他地方。现在,我可以确认旅店并非程牧死亡的第一现场,程牧的尸首是从院子的墙外被推入院中的。”

  王君平闻言又愁苦了起来,“可这两件案子还是没有关联啊,线索还是断……”

  话没说完,王君平的头就被秦卫羽锤了一下。

  “诶,你干嘛!”王君平怒视秦卫羽。

  “真不愧是官宦子弟中的一股泥石流,光精进武学不长脑子,亏你还没被御史弹劾!”秦卫羽哼笑一声。

  “你家大理的意思是……”沈念七也凑过来道,“程牧案,有人目睹了整个弃尸过程!”

  王君平一惊,“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我们有了重要的目击证人。”秦卫羽接道。

  “所以……”沈念七神叨叨地伸出食指,回眸指着程牧的骸骨,“要破商旅消失案,必要先破……”指尖一晃,落在了另外五具尸骨上,“地窖凶案。”

  唐玄伊回眸看向其他人,“从现在开始,两案并一案,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追查到凶手。”

  秦卫羽与王君平再度长揖:“是!大理!”

  晨鼓咚咚作响,一波又一波地回荡在长安上方。

  恰逢这时,一名大理寺卫士急忙赶来,长揖后,道:“大理,方才京兆府差人来报,平康坊中曲苏二娘家今夜在酒窖里发现了被剔过的人身白骨!”

  唐玄伊眸子一颤,其余几人也登时交换了视线!

  “时间正好。”唐玄伊唇上一动,“速速带人前往平康坊!”

  ……

  经过一夜笙歌的平康坊,按理已到陷入沉寂的时辰,但刚刚发生命案的中曲苏二娘家,却比夜里还要热闹。虽然平素这里来的都是京城大官儿,可像今次这般招来大理寺办案的大人可头一回见。本该回去补眠的女子们现在都惊慌失措地围在酒窖的外面,一个个探头探脑,又侧目不敢直视。

  酒窖里传来一阵刺鼻血腥味,乍一看去,红红一片。

  沈念七戴着手套捡起地上一根白骨,左右看了看,道:“这回的白骨都是男子的。”视线又扫过地上同样摆成几小拢的长骨,“不过,数量要少了很多,大致算算,像是两个人的。”

  唐玄伊缓步走在此地,站在原地先环视了一下酒窖的布局。

  这里的陈设十分凌乱,一些不该属于此处的物件随时可见,排列十分乖戾。乍一看犹如踏入了一个不寻常的领域,伴着那缓缓探入鼻息的诡异而令人作呕的气味,无不让人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而在这诡异的陈设之中,又皆留出一条条通道,仿佛是对来者的戏弄与嘲讽。

  “这里平时陈设也是如此吗?”唐玄伊问道。

  假母苏二娘紧着回道:“不不不,青天大老爷,我这里平日都打扫的干干净净,这些小厮们都可以证明!我这小店儿来的可都是京都大员,岂敢给人家喝了污的酒!”

  唐玄伊收了视线,又重新看向酒窖内的其他地方。

  地上还是满处的血迹,墙上依旧干干净净。

  最后放的也是成列排列着许多酒缸子。

  唐玄伊眸子微眯,缓步走向酒缸,查看了下酒缸的边缘。

  “来人,检查下酒缸。”唐玄伊说道。

  大理寺的卫士迅速赶来,听着唐玄伊的话,将酒缸一一打开。

  苏二娘慌了,“诶,这、这酒真没什么,小人还要卖呢,各位青天大老爷手下留情啊……”

  “这酒,难卖了。”念七忽然开口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