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鱼符
云哲2019-10-28 09:112,196

  “这位娘子是什么意思……”苏二娘不解。

  话没说完,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大人,这缸酒里有东西!”

  “东西?”苏二娘一惊,提着心也跟过去看,结果这一看,花容失色!

  且见那从酒坛里捞出来的,是真真儿的人发人身人皮!

  “啊!!!”苏二娘惊叫一声坐倒在地:“这、这是什么!这……怎、怎么可能!”

  苏二娘一倒,便没人挡着这些酒缸了,后面围观的姑娘们也看了个真真切切,一阵尖叫声像窜天的剑一样冲了出来!

  唐玄伊眉心微蹙,看了秦卫羽一眼,有所示意。

  秦卫羽即刻接令,踏着大步来到门口,一伸手,挡住了围观的姑娘们,摆了个风流的笑容,说道:“美人们,此场景不宜观看,还是作诗聊天适合美人,现在某有几个问题想问问各位,不知美人们可愿意?”

  向来美男适用于压惊,脸色苍白的美人们忽如含苞待放的娇花一般点点头,鱼贯跟着秦卫羽走了。

  苏二娘神情微变,也想跟去,但唐玄伊却先开了口,“我还有些问题。”

  苏二娘一顿,看看那些姑娘们,又看看唐玄伊,只得留在原地。

  正趴在地上检查细节的王君平却没意会到其中的道道儿,翻了个大白眼,腹诽着为何女人总喜欢像秦卫羽这种风流坯子!

  一低头,突然看到缝隙里有什么东西,于是拧着眉伸手去掏,半天指尖才碰到,然后一点点挪了过来,是个鱼型的物件儿。

  “啊,大理!有发现!”王君平一声惊呼,迅速将那东西拿给唐玄伊。

  唐玄伊接过放在掌心。

  “鱼符……?”唐玄伊反复看了一下,蹙眉深思,“铜制右半身的鱼符……鱼符象征官位身份,是出入宫的通行符,一般人不可能随意丢弃。就算是丢了,也要立刻找内廷登记。而且,六品上银制,六品下铜制……”唐玄伊转眸问向苏二娘,“苏二娘,酒窖近日可曾来过六品下的官员?”

  苏二娘仍旧惊魂未定,在王君平吼了一声后,才打了个寒颤,回了魂,然后脸色苍白地回道:“回、回大、大理的话……这里平日不让恩客进入,而且以防姑娘们偷酒送恩客,所以连姑娘们也不让随意进入,只有店里搬酒的小厮……”

  “那近几日,有什么特别的人进来过吗?”

  苏二娘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没、没有……近几日,近几日都没人进来,因为搬到前面的酒够了,所以没、没人来过酒窖!”

  唐玄伊看了一会儿苏二娘,这才说道:“王少卿,即刻派人入宫询问内廷,看近日有没有人六品下官员登记遗失鱼符的。”

  “是!大理!”王君平言罢,便急忙离开了。

  唐玄伊举起手上的鱼符,对着门外看着,同时喃喃说着:“苏二娘,记录近来客人的手册,暂借大理寺一用吧。”

  苏二娘抽了一下嘴,缓缓点头,“小、小民……遵命。”

  另一面,秦卫羽正用本子写下苏二娘家姑娘们的证词,但证词中并无蹊跷,大致都是说了些日常的生活,香艳十足,干货没有。但总觉得,这群姑娘们在说话时的神色多少有些拘谨,不知是因为他是来查案的官员,亦或是在隐瞒什么。

  “看来从嘴巴里是打听不出什么了……”秦卫羽喃喃自语,忽的合了本子,道,“各位美人,可否带我去各位的闺房一行?虽然有点失了礼数,但情况特殊,还请美人们协助。”

  姑娘们面面相觑,虽有为难,最终点头允了。

  然而秦卫羽却注意到,在众姑娘中,一位相貌平平躲在人后的女子,神色却与其他人不太一样,她的忧虑看起来要更甚于其他人,以至于眼神一直闪烁着。

  秦卫羽唇角微动,穿过人群,来到女子面前,问道:“可以问一下这位姑娘的芳名吗?”

  那女子确未想到会提到她,明显有些慌张,答道:“奴、奴唤雅竹。”

  “雅竹娘子可否给我带路?”秦卫羽莞尔一笑,眼神却锐利无比。

  雅竹不敢与他对视,低垂着头,应了,随后转身走在了前面。

  苏二娘家一共有八位姑娘,在青楼女子里,算是德才兼备的。

  雅竹带秦卫羽走过每一间房,房里大多有着琴棋书画之类的儒雅之物,偶尔可见题诗于墙壁。但比起那些雅致的陈设,秦卫羽却将注意放在了一些黄符上。

  “看来这里的美人们,都有求神求符的兴趣。”秦卫羽说着,看向雅竹。

  雅竹低垂了头,小声回道:“像奴们这般的女子,总是会遇上些歪心之人,小女子无力反抗,只得求些灵符以保平安。若是让大官人厌恶了,还请大官人原谅。”

  “姑娘多虑了。”秦卫羽笑着说道。

  雅竹又小步走了几步,停在一间房前,道:“这是最后一间,是民女的房间。”

  “最后一间?”秦卫羽偏头看看雅竹后面的另一间房,房间大门上锁,门上落灰似乎没人清扫,“那里不还有一间?”

  雅竹身子一晃,紧忙说道:“有姐妹被赎身,所以留了一间空房,许久未用,所以才上了锁……没什么可看。”

  “赎身?”秦卫羽又问,“她赎身去了哪户人家?什么时候走的?”顿顿,“雅竹娘子莫要介怀,大理寺查案,向来要将证人的每一句证词都一一核查,所以自是要问的详细、问的清楚,直到见到这位被赎身的姑娘为止。”

  雅竹明显一愣,紧着又说:“啊,是奴记错了,她……她……”雅竹头越来越低,“她是跑了,突然就跑了……奴确实不知去向。”

  秦卫羽闻言,回头看向其余一些女子,那些女子皆低垂下头,然后一同点点头。

  雅竹见秦卫羽还有疑惑,只得低垂着头来到那间房前,开了锁,推开房门。

  门内果真如雅竹所言,空空如也,只有些已经落了尘的桌椅大床。

  “看来是真的走了,那便暂且不管她了。”秦卫羽笑言,转而推门入了雅竹的房间。

  秦卫羽眸子忽然轻动了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