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寻踪
云哲2019-10-28 09:092,501

  王君平一哆嗦,“又哪儿出人命了?!”

  膳夫一脸苦相,纠着一张脸道:“大理之前交待小人要好好照顾沈博士的膳食。可今儿个小人去往生阁替沈博士送饭时,发现往生阁大门紧锁,昨日饭食仍然放在门口,又问了前日送饭之人,说他去时也是如此,根本就没人出来取饭!”

  “你说什么?!”王君平张大了嘴,紧忙回头看向唐玄伊。

  且见方才还冷静镇定的唐玄伊早已眉头紧锁,一面捏着自己的鼻梁,一面挑眉沉声问道:“沈博士进往生阁几日了?”

  王君平小声答道:“从接到京兆府尸骨开始算……已经整整三日了。”

  唐玄伊嘴角一抽,二话不说起身,顺势拿过膳夫手中的托饭菜的盘子,直接奔着外面而去。

  ……

  唐玄伊赶到往生阁的时候,往生阁大门紧闭,门前都落了点轻灰,可见这几日这扇门确实不曾打开过。

  唐玄伊推了推门,锁着,于是又用力拍了两下。

  “沈念七!”唐玄伊低喊,里面却无人回应。

  唐玄伊立刻向后退了半步,直接一脚踹开了沈念七精挑细选的往生阁大门。

  房间里一片凌乱。许多东西东倒西歪地堆在地上及榻上,原本摆放规整的凭几也翻了个个儿,桌角直挺挺地对着大门口。桌上的烛火烧得见底儿死灰一般躺在烛台里。案台上,除了一副煮熟了的骨架外,还有一尊后脑勺对门的泥塑脑袋。

  唐玄伊眉心愈发拧紧,他将手上的托盘放在桌案上,快速地在房间各处搜罗。

  突然见到架子前躺倒的一抹白衣人影!

  “沈念七!”唐玄伊快步走过去将浑身瘫软的沈念七抱在怀里,用力摇晃了两下。见念七仍旧没反应,迅速又将指尖放在她的鼻息下,呼吸平稳,节律有致,冷不丁还勾勾唇角,慢悠悠将脸扎在了唐玄伊的怀里。

  原来是睡着了……

  唐玄伊气息稍平,拧紧的眉心,终于有点稍稍舒展了。

  “沈念七,起来,吃东西。”唐玄伊拧眉唤道,下意识握住念七的小臂,想要将她勒人的手拿开。

  “别动我的头骨……”念七蹙着眉心呓语,像是做了一个不好的梦。

  “谁会抢你的头骨?”唐玄伊已经不知如何才能理解沈念七梦中的执着了。

  这时,念七忽然抱住唐玄伊的手臂,像是猫儿般撒了一娇。

  唐玄伊的指尖停了。

  他长睫垂下,微微凝望着怀中睡得香甜的沈念七,忽然有了那么一瞬的失神,似是想起不久之前沈念七坐着马车与葛先生一同进京的样子。与他平日见到的女子不同的是,她潇洒自由,宛如世间无法伸手捉住的风。

  那时他远远的看着,似是望见了朝日的暖阳,她耀眼得几乎让他无法长凝,又忍不住想要将视线永远地留在她的身上。

  但那也只是匆匆一眼,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与这个女子有任何的瓜葛。

  但……

  唐玄伊抬起手撩开被她叼在口中的一缕青丝,见她的小嘴又嘟囔了两下,他紧绷的表情才稍稍放了缓。

  “大理,大理!沈博士她——”王君平带着仓促的脚步忽然而至,一见那拥着的二人,脚下一绊,差点一头扎在地上。

  唐玄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拽开沈念七的手,眉目平静的将沈念七横抱了起来,朝她榻上而去。

  王君平只觉唐大理这平静得有点过头,料定一定是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可这样出去也不妥当,于是陷入僵局。想了想,觉得至少先关切一下缓解尴尬,于是轻咳两声,问道:“大理,沈博士她……”

  “睡着了。”唐玄伊将沈念七轻轻放下,正要给她盖上被子。

  那睡得一塌糊涂的人竟然醒了,一脸茫然地望着近在眼前的人。

  “唐卿……?”沈念七揉了下眼,蓦然一醒,“你怎么在这儿?”

  唐玄伊见沈念七醒了,一改方才的轻柔,将被子往上一糊,直接盖住了沈念七风中凌乱的睡脸,“既然醒了,便起来把饭吃了,若饿坏了,我便没法与葛先生交待了。还有……”唐玄伊右眉一挑,“请沈博士,去洗洗脸。”

  “遵命,遵命!”沈念七径自坐起,狠狠抻了下懒腰,但看样子一点都不在意那泛了油光的小脸蛋儿。

  一向严谨整洁的唐玄伊的俊脸,不由青了半分。

  然而正常到不能在正常的画面看到王君平眼里,却多少透着点亲密的气息。

  他觉得自己非常不适合再这么杵在这里,于是开口说道:“那个……唐大理,方才您交待的事已经传下去了,如果没别的事,卑职就去差画师开始复画旅商画像了。”

  唐玄伊点头,王君平便拔腿要走。

  沈念七突然一喊:“诶,王少卿先别走!把这个带上!”说着一股脑从榻上爬起来将案台上的泥塑人头放在了王君平怀里,“上次那具尸骨已经弄好了,骨架子晚点再送,先把这头拿给京兆府尹,让他确认身份。”

  王君平尴尬地看了看怀里这颗人头,“好,某知道了。”而后又看向唐玄伊,“大理,那卑职先告退了。”说着,便要走。

  “慢着!”

  脚尚未抬,王君平又再度被打断,遂紧忙收脚回身,问道:“大理有什么吩咐?”

  唐玄伊走到王君平面前,将人头缓缓翻转过来,以五官对他。

  “这是京兆府送来的那具尸骨?”唐玄伊问道。

  “是啊,不过我只知相貌,不知他姓甚名谁,还要京兆府去调查了。说起来还真是对不起这位郎君,按理该先造个一模一样的头骨出来再下手的,可时间不允,只能直接在郎君头上动土,等破了案,我得好好帮郎君收拾收拾。”饿极了的沈念七随手捏起一块托盘里的鸡肉,送入口中,一顿,“怎么,有问题吗?”

  唐玄伊将泥塑人头端起,举平在视线之前。

  泥塑人头五官端正,看起来像四十岁左右的男子。

  唐玄伊看了一会儿,便将人头又交给王君平,可尚未脱手,又突然拿回再度端详,神情愈发变得凝重!

  回眸便问:“王少卿,京兆府送骨架时附带送的那封信还在吗?”

  王君平愣了一愣,紧忙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恰在身上。”

  唐玄伊接过,以极快速度浏览一遍,长眸蓦地一抬。

  “王少卿,把所有差出的人调回!派人通知京兆府,将有关这具尸骨全部卷宗送到大理寺!然后召集人手,下午与我一同前往尸骨被发现的地方。”

  王君平又愣了,便是连正吃鸡腿的沈念七也停了口。

  “大理,您要接手京兆府的案子?您不找失踪旅商了?”王君平问道。

  唐玄伊将泥塑人头举起,直视着,浅勾了一丝唇,“找到了。”

  王君平思忖片刻,马上将商旅画像在泥塑人头旁摊开。

  一比之下,蓦然震惊!

  “他、他就是……程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