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旅店
云哲2019-10-28 09:123,094

  未时刚过,大理寺一众便已来到了胜业坊内发现尸骨的旅店。京兆府的衙役早已将旅店重重围住,渗透着一股清冷与森凉,没有半点人气。

  唐玄伊走了一半,倏而站定,冷眸一回,望向紧随着他的沈念七。

  “不是让沈博士回府休息?”

  沈念七眨眨眼,理所当然地说:“我的骨,我的人,我的案,大理都来了,念七哪里睡得着!而且……”沈念七故作郑重,“都说唐大理断现场天下第一,之前一直没逮着合伙查案的机会,如今有了,自是不会放过!有唐大理言传身教,念七将来必是会更好辅佐大理查办案子!”

  唐玄伊右眉稍挑,知道沈念七要想做什么说多少都会被她找了理由,便也不再多话,浅笑着摇了下头,便径自前行。

  沈念七笑以指尖卷了卷长发,紧着跟上了唐玄伊。

  旅店附庸在驿站旁侧,约莫仅有两亩大小,十间客房,一间正堂,一座马厩,一间酒窖,一间通报客人的阍室,还有座小后院儿。整个旅店四处结着蜘蛛网,看起来没有半点活人生活的痕迹,死气弥漫在每一个角落。

  唐玄伊先去了小后院儿,此处是尸骨被发现的地方。

  尸骨停留位置已被京兆府的人用绳索围了起来,位置紧贴外墙边儿上。地上墙上仍可以看见落在地上的一片干涸的血迹,已经发了黑,成群结队的蚂蚁在上面啃食着程牧拥有过的最后的血肉。

  尸骨的形状扭曲且怪异,几乎仍能辨识出程牧在被吃下时的状态。连肉带皮接连撕下的画面,仍可鲜活地在脑海中勾勒出来。

  唐玄伊来到墙边,凝眸看了一会儿。

  院墙很矮,可上牙儿却没有脚印,齐齐的一片,宛如被什么压过。

  唐玄伊又看向墙根,地上零零散散落着一层土渣,唐玄伊用手蹭了一点,捻了捻,又捏了一点墙上的灰,同样捻了捻。眉心轻动。

  沈念七看出些端倪,但对她来说,更关注的也许是尸骨最后所处的位置。遂蹲在血迹前,研究了一下那蚁群的动向,顺便还掏出个册子,认真地记录了一下,然后饶有兴趣地说:“唐卿,我能不能带一些蚂蚁回唐府养着?”

  “不能。”唐玄伊一转脚又起了身。

  念七撇了下嘴,只得放弃自己的主张,继续跟着唐玄伊勘察现场。

  唐玄伊一边走,一边沿路非常仔细地查看,忽又停在了离墙边最近的深木柱子的旁边。唐玄伊半蹲了身,指尖捻起地上一些连皮的木屑,木屑旁带了些红色的土灰。

  他眉心微拢,起身又左右看看,沉默半晌,然后直奔马厩。

  马厩里面并没有马,但旅店的那三只大犬却被拴在里面。

  王君平恰好在马厩守着,见了唐玄伊,先揖了礼,而后侧身说道:“大理,这就是将人吃了的三头恶犬,现在已经拴起来了,只要别靠近便好。”

  三犬此刻正趴在地上老老实实地睡着,呼噜声阵阵作响。

  “恶犬?”唐玄伊先看了一会儿,忽而抬步走了进去。

  沈念七亦是毫无惧意,反而一脸期待地跟了上去。

  王君平一惊,疾步追去,道:“大理,大理……小心恶犬,小——”

  “住嘴!”唐玄沉声力喝,王君平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

  唐玄伊已经蹲在了三犬前方,先端详片刻,此犬是普通的中原犬,并非性格暴躁的胡犬和一些舶来犬。

  “这食人的恶犬,还真是温顺,不知此番是否还吃人。”沈念七探出指尖,直接抚上了其中一只犬的头。

  王君平惊得下巴差点落地。

  “原来不是什么时候都吃人。”沈念七意味深长地说,转眸看向唐玄伊。

  唐玄伊深思,而后将手抚过另一只犬还带着一点血痕的长嘴,那犬闻了闻,睁开圆圆的眼,竟舔了唐玄伊的指尖一下,然后换了个姿势,继续睡了。

  “若非是食人犬,那必是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才会有那夜之举。”唐玄伊偏过头看向三头犬可见肋骨的身形,心里有了掂量。

  “走了。”说罢,唐玄伊再度起身离开,这趟又多了一条叫“王君平”的尾巴。

  接下来唐玄伊将旅店的每一处都做了仔细的观察,大致上正常,要说异常的地方,便是每一间房里都落了灰,就连个人的脚印子也没有。

  不久,就只剩下了应门小厮待的阍室。

  阍室门口站了两名大理寺的卫士,他们见唐玄伊,先揖礼,后道:“大理,这间房是上了锁的,之前京兆府的人想要找开锁匠将它打开,但后来因为大理寺接手,便没强行破坏,此时京兆府找的开锁匠已经在候着了。”

  “上锁……?”唐玄伊看了眼门上挂着的长型铜锁,点了下头,“打开吧。”

  卫士领命,没一会儿,便带了一个锁匠将锁头拆下。

  唐玄伊亲自将门推开,本以为会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却发现阍室里十分正常,陈设规整,床铺整洁,柜子对床而放,然空气却弥漫着一股说不清的怪异味道。

  “真是有趣,老板的房间和客人的房间都没上锁,偏偏这看门小厮的阍室上了锁,真是锁多了没地方放。难不成是这旅店的小厮平日喜好收藏什么不干不净之物,然后怕旅店老板发现,便在出门时锁门。”王君平下意识在鼻前挥了挥。

  “这世间的店家一向担心自己的雇人有偷盗之举,岂会容小厮锁门?”沈念七反失笑。

  “那也有可能是老板藏了什么在小厮房间,比如……”王君平故作神秘地说道,“春宫图?”

  念七眼中透了一抹好奇的光。

  唐玄伊冷冷看了眼王君平,王君平即刻低头闭嘴。

  沈念七失落地吐了口气,“正正经经”地陪着一起勘察现场了。当然,这点并非她之所长,就算是凑热闹,也得看起来很专业嘛!

  真是带了两个让人头疼的帮手。

  唐玄伊习惯性地按压了下额头,转身一一看过房间里的陈设。

  床、桌子、席子、盆子……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所有东西都透着满满生活的气息。轻闻了一下,东西上的味道都很相近,该是同一个主人习惯使用的,榻上床褥却渗透着一点很浅的霉味。

  “好些日子没用过了……”

  这时,念七来到了矮柜前,“吱呀”一声将柜门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她动作倏然一顿,眉心一拧,又拉动了下柜门,再度响起了“吱呀”的声音。

  “唐卿,你过来看看,对柜子我不太了解,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念七回身说道,主动起身给唐玄伊让路。

  唐玄伊来到柜子前,也开合了两下,接着彻底将柜门打开望向里面,“确实,这柜子的门非常紧,有什么东西不是非常严丝合缝。而且这柜门,厚的有点不正常。”

  他轻轻敲击,然后用指腹在门页下面摩挲,找到了一个稍稍松快的地方,蓦地一扣。

  “咔”木片落地,里面的另一层木显现出来!

  “大理,是夹层!”王君平兴奋地喊道。

  唐玄伊指尖摩挲着透出的木料,手感温润,颜色紫中渗了微红,“这是……陈年的紫檀木。”

  “可一个紫檀木的柜子放在这里,又有什么玄机呢?”王君平皱紧眉头。

  唐玄伊说道:“一寸紫檀一寸金,这向来是皇家所用之物,民间人士要想得到,需花大价钱,为何小厮睡觉的阍室会有这样东西?他自己放的?但按小厮的工钱是买不起这等材料的东西。如果是旅店店主,那试问一个会将紫檀木柜子如此藏起来的人,如何敢将它放在阍室?想必守在身边才是正常。”唐玄伊视线落在地上,覆着厚厚土的地面确有一道极浅的痕迹,“而且,这紫檀木的柜子,是后入的,而且在入了这间房后,这间房就没怎么被进入了。”

  “从别的房间挪来的?小厮吗?还是……”王君平声音渐渐消失,心中已然有了猜测,“难道是有人想要掩饰什么,所以刻意从其他房间挪来了这个柜子,但不曾想到这个破旧柜子里竟然是店主大价买来的紫檀木柜!凶手应该是匆忙作案,所以才不小心欲盖弥彰,留下了线索!”王君平逐渐兴奋起来。

  唐玄伊指尖拂过柜子,“先挪开柜子看看吧。”

  王君平应声,回头便唤来了护卫将柜子挪开。

  一块约莫一步长宽的非青石砖的格子赫然显露!

  “果然……竟然在这里藏了地窖,难怪要找这么大个东西来遮掩!”王君平讶异道,弯下身亲自扣开地窖的门。

  一阵难闻的气味扑面袭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