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视线
云哲2019-10-28 09:102,618

  味道冲撞在王君平脸上,熏得他“嗷”了一声整张脸都扭曲了!

  “呼……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沈念七眼睛泛出了微光。

  “在这里等着。”唐玄伊眸子一眯,径自走了下去。

  “在这里守着。”沈念七兴奋地从怀里掏出个火折子,吹了吹,也好奇地跟下去。

  王君平的内心实际上是拒绝的,但见唐大理和沈博士都下去了,也只得带着哭腔道:“你们……在这里守着。”他扭着一张脸,最后扇了几下空气,还是硬着头皮跟着一同下去了。

  而当王君平下到最底层的时候,唐玄伊与沈念七已经站在了原地。

  他捂着鼻子走近,“大理,发现什……”

  话没说完,王君平突然定住!

  火折子的昏暗火光下,满地白骨!

  “这——”王君平愣了一下,也向前走了两步,仔细一看,地上白骨是被根根拆开,而且骨上干干净净,半点肉都不见!

  “啊!”王君平下了一跳,后退半步,结果脚下却一滑,像是踩在了什么上,于是他迅速转头看去,竟是一滩十分厚实,已经发了黑的血迹!

  王君平头上又一阵发麻!

  “有人在这里剔过骨头。”沈念七弯下身用火折子照了照,“剔得相当干净,难怪只有味道,不见蝇虫。”

  “去拿几个烛台。”唐玄伊直接拿过沈念七手上的火折子开始往里走,沈念七“诶”了一声,一边喊着“我的火折子”,一边跟上唐玄伊。

  王君平确实眼前一亮,大喊一声“卑职去拿烛台”,而后一溜烟儿就跑回去了!

  唐玄伊带着沈念七一一走过眼前的路,白骨堆积十分有序,像是拼成了长长短短的数条,如农耕的地一样分了几拢。

  直到走完最后一拢,唐玄伊才问道:“是人骨还是牛羊骨?”

  他回过身望向念七,火光照亮了她深思的小脸儿。

  她蹲下身,捻起其中一块白骨,对着火折子仔细看了看,道:“这块骨明显是四肢骨,关节面略大,平滑无凹凸,再加上骨长范围,是人骨没错。可若是人骨,我却并未见到头骨、盆骨之类,地上的这些,大多是些长型骨。另外……”沈念七又拿起另外一块看起来稍长的骨,两块骨对照了一下,“这两块骨按结构来说,皆是腿骨,可长度却明显不同。我推断……”沈念七顿顿,“这里不止一人之骨,按数量粗略估计,至少要四五个人。”

  唐玄伊眸子蓦地一眯。

  “地窖外没有沾一星半点的血迹,证明尸骨的残骸从来没有带出去过。”唐玄伊缓缓起身,环视周围,却因光线昏暗没法看清。

  脚下突然好像有什么东西略微咯脚,唐玄伊抬脚看了眼,像是有什么零零碎碎的渣滓混杂在地上。他捏起一块小碎渣放在火前望望,眉心微拢。

  这时地窖突然通亮了!

  王君平带着几个人拿着烛台赶来,“大理,光来了!”

  唐玄伊吹灭火折子,将其丢给念七,而后起身重新环视这件地窖。

  地窖不小,足有大理寺政事堂那般大,周围有几张落尘的旧木桌,一个个堆叠起来,像是从客房里扔来的客房废桌。

  其中一个废桌上摆放着几个烛台,唐玄伊拿起稍看,像是不久前还有人用过。

  罗列着的废弃桌旁放着一个木墩子及一捆劈好的柴,一把斧子嵌在一个木块上,像是劈了一半。斧子干净,并没有任何血迹。可纵览整个地窖,会发现其陈设极其杂乱,毫无章法。

  地窖地上有很多已经干了的厚厚血迹,但墙上却没有沾染一星半点。

  唐玄伊又回了身看向侧面,同样散乱地摆放大大小小几十个红棕色大缸,本朝人都有将肉食腌制后慢慢食用的习惯,想来那些缸子便是腌制生肉的缸子。

  唐玄伊思忖半晌,缓缓朝那大缸走去。

  “地窖里只有变质的血腥味,却没有极端腐朽之气。凶手是如何处置尸身上的血肉皮囊的?”唐玄伊喃喃自语,一只手捏住了缸子上的木盖。

  王君平与念七也赶来。

  “唐卿,你的意思是说,肉也许被……”念七恍然。

  王君平也跟着紧张起来,“不会吧……如果……”

  话没说完,唐玄伊一把将盖子掀开!

  王君平一把遮住了眼睛,念七则充满好奇地踮着脚往里看!

  然而……

  “这里看起来很正常啊,不就是一般腌肉吗?”念七拿起旁边的长筷在里面拨弄了一下,“本朝不允牛肉,又少见猪肉,这里应该是羊肉吧。还是带骨一起腌制的。”她提起一块,还见了骨头,“内外骨板很发达,骨数又少……没错的话,就是羊肉。”她一松手,腌羊肉便沉了下去。

  唐玄伊蹙眉仍有疑惑,王君平则大松口气。

  “卑职查查其他的。”王君平为了掩饰下方才的惊慌,故作沉稳地掀开了第二个盖子,里面也是带骨羊肉,再然后又掀开第三个第四个,仍旧是羊肉没错。

  “卑职就说嘛,这里怎么会有……”王君平面向唐玄伊一边笑说着,一边打开第五个盖子,可一回头,突然脸色一变!

  第五个缸子里的肉竟然是橙黄色的!

  “这、这怎么是这个颜色……”他唇角抽动一下,“大、大概是没盖严实,肉坏了吧,现在的商家,真不靠谱……”他干笑着,用长筷小心挑肉,但是这次却没挑出骨,而是纯纯粹粹的肉。

  更重要的是……在那肉上,缠着一撮乌黑的头发!

  “啊!!!”王君平一把扔了长筷,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大理,人……人!这里是……”

  唐玄伊与沈念七速速来到了第五个缸子前,唐玄伊亲自捡起长筷,重新打捞了一下缸中的肉,果然没有半点骨头的痕迹,而那头发的源头,竟然是一块类似人脸的皮囊,此刻早已被盐水腌的收缩变形,十分蹩脚。

  身旁传来了王君平一阵作呕声,画面之凄厉,让这七尺男儿连看都不敢看了。

  唐玄伊收起长筷,将木盖子又盖了回去,再望向后面,整整三十个缸子。

  “王少卿,先让画师将现场画下,一个细节也不许漏掉,再让人把所有缸子和人骨带回大理寺,马上就办!”

  “是,是,卑职马上去办……”王君平又呕了几番,忍不住说道,“可……如果作案人真的是旅商失踪案的凶手,那么,想必旅商们……凶多吉少,多半在……”他看了眼那三十个缸子,一脸愁苦,“这下可麻烦了……”

  与王君平的愁苦不同的是,唐玄伊却十分平静,一边低头用鞋子轻划着地面上的木屑,一面喃喃说道:“也许是结束了,但也许,还只是开始。”

  他脚下一顿,便拂袖离开了。

  沈念七扫了眼地上整齐成几拢的长骨,“王少卿,那些骨,帮我装到袋子里送到往生阁吧,看这数量,这几日我要下榻大理寺了。嗯,骨量不小……王少卿,麻烦你一件事,调个仵作来我这里帮忙。”

  “交给我吧!”王君平说罢,便先一步赶向地窖上方,打算到门口找几个人来帮忙。

  谁料尚未出旅店正门,王君平就莫名感到一阵莫名的恶寒,似乎有一抹异样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王君平突然定住脚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