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尚书
云哲2019-10-28 09:112,487

  进门时,简天铭正与沈念七聊得热火朝天。

  那是一位即便是在“禁奢令”的笼罩下,依旧能将自己服侍搭配得特色十足的男子,其人眉目清秀如烟,衣袍夺目炫彩,神情笑里藏刀。

  才看一眼,唐玄伊便觉得眼睛有些发疼。

  简天铭则露出一丝挑衅的目光,似在用眼神说:“想躲我,没门儿。”

  唐玄伊右眼忍不住跳了一下。

  接下来,唐玄伊与简天铭便上演了一番阴阳怪气的寒暄。

  简天铭假模假样地装作来府上拜访,唐玄伊也假模假样地装作渴望已久。两人笑得杀气十足,就连沈念七也感受到了这份气氛上的凝固。

  念七当即便猜出了这位简尚书就是唐玄伊的大敌,遂在笑容中透露着一丝看好戏的期待。

  不多时,几人恢复了话题。

  唐玄伊不动声色地坐在最靠门的席上,默默品着自己的茶,一副你们聊你们,我只“听听”的神情。

  简天铭此行来的目的,明眼人一眼便知。

  此时他笑容殷切,尽可能将自己帅气的正脸凑向念七,堂堂三品大员还主动替念七打开点心盒子,就差没将点心送到念七嘴边。

  一向是吃货的沈念七自是感激,大大方方地接过,然后大大方方地吃下。

  简天铭见情形还不错,便开始进一步引诱,道:“其实打葛先生进京开始,简某就一直对沈博士十分仰慕,只可惜那时简某阴错阳差错过了与沈博士的相会。这件事一直令简某耿耿于怀。今日是初次见面,故而也没什么大礼,只能将沈博士喜欢的阿婆清、透花糍都打包带来了。以后……沈博士有什么喜欢的,简某会第一时间送到沈博士眼前!”

  这果断是经过了一番调查呢!沈念七憋着笑悄然看了眼淡定自若的唐玄伊,不知他是否会对平日里管束她太严格而后悔?

  然而,念七倒也不是见利忘义之徒,将口中点心吃完,念七掸掸手,说道:“好啦,简尚书,如今这点心和好酒都送到府里了,必是有事想让念七做,以后不必如此客气,差人知会念七一声便可,念七自当尽心尽力。还请简尚书直言……刑部这是要验哪方的骨头?”

  “骨——”简天铭后面的话明显被憋了回去,他看这沈念七笑眯眯的样子,倒真没想到她原来也擅长打太极,于是道,“既然沈博士这么说了,简某便直言了。其实,送到府前的吃喝不过是冰山一角,简府前日请来了一位厨艺了得的白衣大食,只要沈博士肯在简府走上三日,只要三日,就将他交给沈博士!”

  “白衣大食……”沈念七浑身蓦因激动而震动了一下,对未知的美食,她一向难以拒绝。

  应该是正中要害了,简天铭很满意此刻沈念七的反应。只需三日,简天铭有信心,不仅套出案子来,还能留下沈念七!

  沈念七一点点回头看向唐玄伊,唐玄伊只给了一个眼神,继续品茶。

  可正是那个眼神,似乎在说:“你尽管去……去了就别回来了!”

  沈念七一哆嗦,又将视线收回,有点悲伤地吸了下鼻子,然后微笑地对简天铭道:“其实,我也不是那般贪吃……”沈念七不舍而缓慢地咀嚼着口中的点心。

  简天铭一记冷眼看向唐玄伊,其人岿然不动,只回以礼貌而简短的微笑。

  简天铭青筋直冒,忽一回头,又凑近一点,尽显男性本色,“吃喝都是沈博士的,我简某亲自陪坐,一起聊聊天地人生,如何?”

  不光酒肉,配上他简天铭享誉京城的相貌,便没有女子可以拒绝了。

  谁料对于简天铭的提议,沈念七却偏着头,一脸茫然地问道:“简尚书,方才念七不是说了,念七并不贪吃吗?”念七微笑,“简尚书便不要再执着了。”

  简天铭脸色一青,沈念七根本就没听懂他的意思!或者说,面对他,沈念七竟然连半点都没往别处想!

  如此,简天铭有点绝望了,他再看向唐玄伊,虽然这家伙皮囊确实不错,但天天冷着一张脸,竟真有女子青睐?还是说,沈博士偏就好这一口?!

  面对简天铭愈发炙热的视线,唐玄伊的茶喝得更从容了,只抿抿茶,笑而不语,顺带还掸了掸紫袍下摆上的灰尘。

  简天铭青筋更盛了,但他身为刑部尚书,岂能如此容易放弃,遂最后放出了杀手锏,“沈博士,据说过阵子玄风观会召集各方博士交流探讨,简某恰与子清道长交好,可带你入内一观,如何?”

  “玄风观?”念七拿下手上的点心,“简尚书是说近日在长安甚为风靡的那个玄风观吗?”

  “正是。”简天铭微笑,“子清道人曾欠简某一个人情,此事大概只有简某能做到,素闻沈博士好奇天下异象,难道不想前往一探吗?”简天铭顿顿,“另外,还可以让子清道人亲自给沈博士卜上一卦,这可是很少能有的待遇。”

  “卜卦……?”念七觉得有点意思了。

  简天铭趁势追击,“对,卜卦,子清道人最擅长的就是摇卦,无论是问姻缘还是前途,只要有迷茫之事,子清道人都会为沈博士指一条明路。”

  “摇卦?”

  “对!”简天铭回道,但一怔,觉得声音怎这般低沉,这才意识到这两个字是从旁边的唐玄伊口中蹦出来的。

  唐玄伊定定望着简天铭,然后拧着眉回了头,本要抬到嘴边的茶杯,也在倾斜之际又放回了手中,就这样静静地捧着,像是入了某种境界。

  然简天铭现在可无暇应对唐玄伊,正要趁势攻陷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召唤。

  “简尚书,简尚书您在吗?”

  简天铭闻声突然就定住了,“他怎么来了?!”

  来人是刑部侍郎冯显,明显是来抓这位玩忽职守的简尚书回去的。

  简天铭一听便知是唐玄伊干的好事,他就说为甚唐玄伊从始至终都如此淡定!

  虽然很不甘心,但简天铭必须趁人来前赶紧跑路。遂回身,大义凛然地握住沈念七的手,“沈博士,提议还有效,下次我们再继续。哪天要是嫌弃这个闷葫芦了,欢迎来刑部!”简天铭从腰间摘下一块写有“简”字的白玉佩交在沈念七手上,“这是简某的玉佩,若是有朝一日沈博士需要简某帮忙,只要凭玉佩便可入刑部直接见我……!”

  简天铭说完,又狠狠瞪了眼唐玄伊,“唐卿,江湖见了!”

  说完,一溜烟从后堂跑了。

  可才不过片刻,远方便传来了简天铭可歌可泣的喊声。

  沈念七笑得浑身发颤,心中大念这刑部尚书果然是个人物,可惜对上她擅长布局的唐卿还是略输一筹。

  她擦擦眼泪,想要调侃一下竟然被逼使出杀招的唐大理,结果却发现她家大理的神情微微有些不对劲,就好像正沉浸在某种思绪中。

  “唐卿?”念七轻声呼唤,小步走到唐玄伊的面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