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刮风
云哲2019-10-28 09:112,313

  唐玄伊却依旧没有看到她,自顾自地出神中,这种状态似乎是从简天铭离开前就开始了。

  “道观、卦象,阴阳、六爻……”唐玄伊突然低喊,“六爻!”

  唐玄伊忽然回了魂并迅速从怀里掏出两张画师绘制的现场图,肃穆地重新对比,深眸里渐渐添染了一缕幽光。

  “原来如此……”他抬眸望向念七。

  沈念七的眼睛也亮了一分,“什么原来如此?”

  她凑到唐玄伊的身边也望向唐玄伊手中的现场图。

  “你看。”唐玄伊将其中一张图举起,缓缓向自己方向斜侧,呈现俯视之相。

  “难道——”念七惊呼。

  她垂眸凝思,突然跑到案台抓来一支笔和一张纸,三下两下便将现场图重新以俯视角度绘制,一幅全新的画像顿时落入眼帘!

  念七慢慢搁下笔,目不转睛地盯着图案,“原来那长长短短的原来根本就不是拢,而是……”

  “卦象。”唐玄伊一语点破,然后重新看向纸张,“震下兑上是随挂,震上坤下是豫挂!”

  “随卦,豫挂……”念七再度定睛,“不知究竟何解?”

  唐玄伊轻缓摇头,“易卦上至天地规律,下至人间百态,若无具体事务加以分析,很难直接推断出凶手留下的意义。如今只能推断出,凶手该是懂道之人,而且深谙其中。”

  “那么究竟什么人既懂得道法,又深谙其中呢?”

  唐玄伊与沈念七四目相接,心底似乎都勾勒出来了一丝模糊的轮廓。

  “若是能有一则‘具体事务’,大概就能了解凶手意欲何为了。”唐玄伊说道。

  念七赞同地点了下头,深思着喃语:“具体事务……”

  恰在这时,王君平一步跨入了正堂的门槛儿,满脸喜色地对唐玄伊道:“大理,好消息!已经查出失踪官员了!是一名叫霍玉的致果副尉,以及一名叫谷达的宣义郎!苏二娘果然有所隐瞒!”

  前后脚,秦卫羽也匆匆来到王君平身边,长揖说道:“大理,苏二娘家失踪的那名女子已经查到了!是一名叫凤宛的女子!”

  唐玄伊与沈念七再度交换了一下视线。

  念七玉手对着两位风尘仆仆的大理寺少卿一摊,“看来,具体事务,到了。”

  唐玄伊浅浅勾动了下唇,将手上的图稳稳压在面前的矮桌上,“大理寺要迎客了。”

  念七也颇具深意地微微一笑,“长安城,也要刮风了。”

  ……

  申时,长安城刮起了一阵不小的风,街上行人皆匆匆回避,没过多久,就连最该热闹的东西两市也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大理寺中,两位“客人”苏二娘与雅竹被分别请到了两间审讯室中,此时尚未有人进去审问,苏二娘虽看起来慌张,但叠放在腿上的双手却放得安然。与之相反,另一间房的气氛十分焦灼,但凡听见一点动静,雅竹都会左顾右盼,如坐针毡。

  按分配,秦卫羽在“兑”字审讯室审讯雅竹,王君平在“艮”字审讯室审讯苏二娘,但王君平接到的令是要等信儿再审。

  接了命后,两人便分头前往自己的审讯室,审讯室的外侧有专门记录审讯进程的卫士,会随时将审讯情况报向在“乾”字指挥室的唐玄伊。

  王君平与秦卫羽分别与卫士招呼,然后便推门进入。

  没多一会儿,冰冷冷的声音便打破了审讯室的沉寂,苏二娘与雅竹分别被惊了一下,然后坐立不安地紧紧盯着进来的二人。

  “雅竹娘子,又可以聊聊了。”秦卫羽绽放他一贯从容的笑,稍稍放缓了雅竹的戒心。

  而另一面则截然相反,王君平拿了本书走入,一句话也没说往席子上一扎,连苏二娘的脸都不看。

  未知的情况让苏二娘有些不知所错。

  秦卫羽与王君平的审讯情形很快便报到了唐玄伊那里去,跟着旁听的沈念七不由疑惑道:“按理说,秦少卿的审讯方式应该更擅长对付狡猾的一方,为何让他去审问雅竹,而反让王少卿去苏二娘那里,还不让审呢?”

  “秦少卿更擅长怀柔审讯,对雅竹来说,需要的不是重压,而是放松。相反,苏二娘更为狡猾,必要先以重压警告使其动摇,但若要突破,却不那么简单。”

  “也就是说,此番苏二娘只是个幌子,真正要突破的口子,实际是雅竹?”

  唐玄伊轻轻合上记录刑讯的纸,“静待结果便可。”

  ……

  “兑”字审讯室中,安静得落发可辨。

  秦卫羽并没急着开口,而是先拿了两个坐席及一个矮桌,然后给雅竹倒上一杯甜美的蔗浆。浆液徐徐入杯,声音虽小,此时却如钟雷。

  雅竹大部分时间都是低着头的,只偶尔抬眸看一眼秦卫羽,似想从他的神情中窥探出找她来此的目的。不,确切的说,她大概知道是什么目的,她想知道的是,眼前这个人会用什么方法令她开口。而另一方面,她也在心里做了个决定,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不能吐露半个字,否则回到店里,等待她的必然不会是什么好果子。

  雅竹脸色难看地看了眼后面挂着的几样从未见过的刑具,心跳一阵加快,紧忙又挪开了视线。

  杯子满了,秦卫羽浅笑着将它从矮桌的一端推到雅竹面前,“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用刑,那种东西,不该对女子用的。”

  雅竹小心接过,余光还是忍不住瞥向刑具,仍旧是不放心,只得一口一口喝着蔗浆来缓解自己的紧张,半晌,她小心翼翼地问道:“奴不知,秦公唤奴来,究竟所为何事……”说着,又若有似无地抿了一口。

  秦卫羽看杯中快要见底儿,主动接过,又替雅竹倒上,“自然是想听听雅竹娘子所知道的事情。”

  “奴真的……真的什么也不知道。”雅竹小声说道。

  秦卫羽倒也不意外,又从不同的方向询问了几个问题,雅竹依旧是认识了一概不知,甚至到最后连话也不回,就等着熬大理寺的刑具了。

  秦卫羽见正面果然如大理所言问不出什么,便决定用另一个准备好的方法,遂缓缓说道:“雅竹娘子还真是对主子忠义,卫羽感动,可你想袒护的那一方又会如何呢?实际上在来审讯室前,某与一位同僚一同接了唐大理对两位的提议,按理该是对娘子有利的,但是否要接受,就只能娘子自行考虑了。”

  “提议?”雅竹显出困惑之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