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困境
云哲2019-10-28 09:133,216

  秦卫羽点头,随手又将杯子还给雅竹。

  但这一次雅竹却没再喝,而是全神贯注地听秦卫羽的话。

  秦卫羽见雅竹稍感兴趣,唇角若有似无地勾动了一点,沉声说道:“你与苏二娘的审讯是同时进行的,唐大理说,先开口的人,可以免除所有罪责。后开口的人,则要将对方的刑罚全部承受过来,而且要因欺瞒官府加重刑罚。妨碍调查,我朝定罪为杖责一百,再加上前面的徒刑或者流刑……凭我的经验,若真是受了这些,怕是再也走不出大理寺的门了。”

  雅竹脸色忽凝,捏着杯子的指尖稍稍发冷。

  “我不会逼雅竹娘子什么,所以会给你个时间考虑,再进来的时候,希望雅竹娘子可以给我一个好消息。”秦卫羽轻笑一声,将盛放蔗浆的壶推到雅竹面前,“请自便。”

  说完,他便起身离开了审讯室。

  雅竹视线一直追随着秦卫羽,双眼流露着一种急切又不知如何是好的焦虑。

  当厚实的铁门被关上的一刹,雅竹突然浑身瘫软了一下。

  杯子也翻到,蔗浆洒了一地。

  秦卫羽靠在大门外静静听着里面清浅的动静,勾勾唇,按约定的,暂时离开了。

  不久,秦卫羽亲自来到了“乾”字房,然后将雅竹的情况一一汇报给了唐玄伊。

  沈念七盘腿坐在席上,食指顶着自己的太阳穴跟着听着,清秀的小脸上尽是困惑,眸子突然一闪,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原来如此,这可真是个狡猾的计策。”

  “那依沈博士看,还是上大刑更好?”唐玄伊难得浅笑了一声,“某以为沈博士不擅长对付活人呢。”

  念七知道自己被挤兑了,却深陷唐玄伊那不经意的一笑不可自拔,不仅没反驳,反而笑得更加灿烂。

  秦卫羽主动说道:“正所谓世间最经不住考验的便是人心。其实,雅竹与苏二娘若都不开口,那么她们可能真的无法突破,皆会因无罪而释放,但在这件事上,我相信雅竹只是受牵连者,不会有与苏二娘一同承担秘密的觉悟,只要她有一点动摇,这份动摇这就像陶瓷上的冲口裂缝,迅速蔓延到全身演变成恐惧。所以……我们要做的,只需要等雅竹自己消化这份恐惧。”

  念七向后仰去,双肘撑着身子,一边笑吟吟地望着负手窗边的唐玄伊,自豪地说道:“原来是攻心为上,不愧是唐卿。”

  唐玄伊负手看向窗外那被风吹得四处摇摆的树枝,“只是各个击破罢了。”

  话音刚落,“兑”字审讯室的卫士已经匆匆赶来,揖礼而道:“大理,兑字审讯室的雅竹在敲门,说有事要告诉秦少卿!”

  唐玄伊指尖停了,唇角扬起了一丝浅弧。

  ……

  片刻后,秦卫羽重新返回了“兑”字审讯室。

  此时房内的雅竹已经和先前有了截然不同的神情,她身子前倾,双手放在矮桌上紧张地攥着,手指苍白发青,看起来冰冰凉凉,但相反,她的脸色红润,呼吸急促,眼神急切万分。

  见秦卫羽回来了,雅竹二话不说就从席上站起,又惊又怕,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秦公,假母、假母招了吗?她说了什么吗?”

  秦卫羽只手安抚雅竹,他并没透露只字片语,仅是垂下眼帘沉默不语。然只是这一个细微的表情,就让已是惊弓之鸟的雅竹眼睛瞪大双眼,“她果然要我做替死鬼吗……”她满眼恐惧,然后死命抓住秦卫羽的手臂,“秦公,千万别让其他大官人相信她的话,苏二娘是个罪人!她隐瞒了很多事!奴说的才是实情!您尽管问话,奴全部都说!!还请大理寺还奴清白!”雅竹跪在地上连连给秦卫羽磕头,一下一下,声音回荡审讯室。

  秦卫羽将雅竹扶起,疼惜地替她擦去泪痕。

  “你放心,大理寺绝不会冤枉一个无辜的人,我们会替你主持公道的。”

  雅竹声泪俱下,用力地点着头。

  待秦卫羽重新坐在雅竹对面的时候,雅竹已经平复了方才激动的情绪。

  秦卫羽知道,人总是会为自己下定的决心找寻一个正义的理由,而这个正义的理由,雅竹已经找到了,且坚定地相信着。

  “雅竹娘子,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雅竹用力而快速地点了几下头,她正襟跪坐在席上,双手紧捏裙摆,“秦公想问什么,奴什么都说!”

  “那么告诉我,关于凤宛,你都知道什么?比如,她的去向?”

  “凤宛?你们怎么知道……”雅竹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便想明白,既然已经将她与苏二娘带来大理寺,必是已经调查了关于凤宛的事,她侧眸陷入回忆,脸上渐渐浮现了一些痛苦,“凤宛的去向……”雅竹垂下眼帘,“凤宛确实逃走了,是奴劝她逃走的。”

  秦卫羽右眉轻动,在册子上写上雅竹所说关键几个词,随后又问:“为什么要逃,在苏二娘家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雅竹双手突然紧捏变成狠狠攥住,脸上也显出了狰狞之色,“她就是个疯子!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鬼!”雅竹轻颤着唇,然后缓缓解开自己的外衣,“秦公看了这个就会明白了。”在雅竹身上印着的全是尚未消退的青紫打痕,甚至还有鞭子抽打的痕迹,触目惊心。

  “为什么会这样?”秦卫羽眉心拢起。

  “在长安,能在平康坊有一席之地的大店都有雷打不动的靠山。苏二娘当然也有。但帮苏二娘维系这些靠山的,却是我们这些被她买回来的苦命女子。”雅竹双眼噙着恨,一点点拢回衣衫,“苏二娘为了维护自己的生意,会挑选几位才色略佳的女子,暗地送给一些大官爷随意处置,而且违背行规,分文不取,目的奴不清楚,但奴知道有许多罪事,都是通过苏二娘的从中斡旋而被压下来的。但相对的,苏二娘越是顺风顺水,我们这些被选中的女子便更加命苦……接收我的那位,倒还算客气,只是平日会受些皮外伤罢了,但接收凤宛的却不一样,真是将凤宛往死里打!您没见到凤宛身上的伤,皮开肉绽,骨头碎裂,那都是家常便饭……”

  秦卫羽眸子倏而一动!

  唐律规定,不允商户与朝廷官员买卖以外私下接触。

  若有证据,必入重罪!

  难怪包括苏二娘在内,即便出了命案,也都缄口不言。

  秦卫羽心中明白,却没特别点出,仅在册子上划拉了两笔。

  “那房里的那些黄符是怎么回事?”

  雅竹略显尴尬,低头说道:“那、那确实……没有特别的含义。凤宛逃跑之后,奴怕苏二娘再找凤宛的麻烦,便说凤宛死了,还在夜里装神弄鬼了一番。她以为凤宛鬼魂来索命,便差奴出去求符,但因为此事关乎生意,所以不让我们透露原委,只说是姐妹玩玩,求姻缘什么的。”说着,雅竹的情绪又渐渐放软,“但无论如何,身在平康坊,便是身在水深火热中。奴也真没想到凤宛真的可以逃走,只是有点气她离开时也不跟我说一声,但也没办法,只有骗过自己人,才能骗过苏二娘不是吗?但愿离开的凤宛可以过上好日子,奴到现在还记得,她曾那般向往紫云楼前曲江风光,说想要去哪里独舞一曲,凤宛的舞真的很美,她的舞都是自己编的,只适合她一人,没有能够效仿。不过,再是有才,紫云楼也不是奴等之人可以靠近的地方,终归只是南柯一梦……”雅竹忍不住陷入回忆,忽然一怔,“难道,秦公是怀疑是凤宛在酒窖里杀了人吗?”

  “我可并没这么说。”秦卫羽微微一笑。

  雅竹这才稍稍放心,但仍是不安地攥着自己的裙角。

  “雅竹娘子,你可知,接手凤宛的官员的名字?”

  雅竹微怔,沉思片刻,恍然,于是小心点了下头,道:“虽然这是秘密,但是我无意间从假母那里偷听到了……”顿顿,压低声音接道,“是一个叫霍玉的致果副尉。”

  秦卫羽眸子微动,“你确定是七品致果副尉,霍玉吗?”

  雅竹用力点了下头,“奴,确定。”

  “那,在长安城,凤宛可有情郎?”

  “怎么可能……”雅竹苦笑了一下,“秦公。像我们这种风尘中的人,若敢私寻情郎,可是会引来杀身之祸的啊。”说着,雅竹忽像想起什么一样有一瞬失神,随后紧忙又摇摇头,坚定了方才的说法,接道,“奴就知道这么多了,奴也是受害者,还请秦公替奴主持公道!”

  雅竹挪挪身子,给秦卫羽磕了一个头,可就在准备压下身子磕第二下的时候,雅竹的肩膀却被秦卫羽顶住了。

  “且慢,雅竹娘子,某的问题还没问完。”

  雅竹愣了下,道:“可是,再多的,奴也不知道了,这次是真的不知道了。”

  秦卫羽搁下笔,抬眸直视雅竹。

  “最后一个问题。”秦卫羽稍稍倾身,凝视雅竹,“近期可有道士进过酒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