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道林
云哲2019-10-28 09:122,936

  “同僚之间,杂谈罢了。”唐玄伊回得十分随性,杯到口边,忽的一停,看向道宣道,“怎么,道林师父擅长风水卜卦……有什么不对的吗?”

  道宣面露难色,半晌,长长舒一口气。

  “请唐大理与沈博士随行一趟便知。”

  ……

  玄风观是长安城最大的道观,其内由各个偏室接连构成。

  唐玄伊与沈念七在道宣的引路下,走过了好几栋。

  眼看路越来越偏,周围的偏房越来越少,但道宣仍旧没有停下的趋势。

  直到所有偏室彻底淹没在了远方浑厚的沙土之中,一座简单的单室却渐渐出现在了眼前。

  这座单室就像是平日大宅子里单独设立的正堂一样,不与任何地方相连,自己安安静静地坐落在中央,看不出任何活人的气息。

  道宣终于在竹竿围成的院子前停下,回身看向二人。

  “道林师父就在里面,贫道带两位进去。”

  “有劳。”唐玄伊回道。

  道宣礼貌地笑了笑,只手抚过门口的一块特别设立的青铜狮子,然后带唐玄伊与沈念七进门。

  单室的窗子是镂空的,上面糊的油纸像是被撕开一样,碎片孤零零地搭在窗棱的各个地方。

  大门被推开,一股伴着潮湿的怪味飘入。

  房间里没有什么陈设,简单的木桌椅,简单的床榻,而榻上,那只有被芯的被子,像一个灰色的团子那般被榻上人裹成一个球。

  听见有人来,榻上人微微颤了一下,将被子自前方小心打开一个口。从那黑洞洞的口里露出了半只眼睛,发现唐玄伊的视线映了过来,那黑口子又迅速遮掩起来。

  唐玄伊与沈念七不由交换了下视线,然后看向道宣,似在等着他开口说话。

  道宣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垂眸看向被团子,略显严厉地说:“道林,见过客人,不许装神弄鬼!”

  被团稍稍颤动了一下,似乎因为道宣的话十分惊恐,半晌,才稍稍打开了被团子。

  然而就在里面的人见光的一刹,唐玄伊的双瞳蓦然一颤,便是连沈念七都惊得瞪大了双眼。

  因为被子里面的道林,根本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童!

  他穿着白色亵衣,头发凌乱,还未长开的脸蛋儿上挂着无邪又有点战战兢兢的笑,但右面脸颊红肿了一块,这一笑,反倒显得十分怪异。不过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那双眼睛,又大又亮,像是浸满了天上的星辰。

  在感觉所有人都将视线放在他身上之后,道林渐渐变得不自在了,困惑地挠挠头,又缩回了被子。

  这次道宣也不再逼他了,回身看向唐玄伊与沈念七,道:“如二位所见,他就是道林,是道观里最小的弟子。而且……”道宣稍稍压低声音,“他是个怪孩子,脑子也很不灵光,有时候会像现在这样怕人,有时候又会很调皮,已经不止一次了,他偷偷溜出道观,然后跑到外面模仿其他师兄。贫道猜测,告诉唐大理道林会看风水的人,多半是被这孩子骗了。”

  唐玄伊长长吸了口气,又看了眼道林。

  他的思绪有一瞬的凝结,兴许是这样的结果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之前想好的问题也在这一刻失效,只留下满腹狐疑,让唐玄伊不由拢了下眉心。

  但再多的疑惑,唐玄伊却坚信总有一日会解开。

  有些事,只能暂且退回原点,从长计议。

  “看来确实是这样了。”唐玄伊说道,“是我轻率了。”

  道宣脸色略显了尴尬,似乎也不知道这时候要如何去缓解这样的气氛。

  唐玄伊索性岔开话题,问道:“对了,方才道林小师父的一侧脸颊红肿,究竟是……”

  “啊,那个……”道宣尴尬一笑,“这孩子平时总是偷蜜饯吃,所以最近牙齿肿了,并无大碍。”道宣突然意会到什么,紧忙摆摆手,“玄风观里的都是一心向道者,可万不会做欺侮孩童之事,唐大理莫要误会!”

  “道宣师父多心了,某并没这么想。”

  话说着,忽见沈念七已经伏在榻前。

  她自下往上看着那黑洞洞的窟窿,一晃,对身边两人说道:“唐卿,你不是要求卦吗?我闲着也是闲着,不然两位求卦的当间儿,让我给道林小师父看看这痛源,兴许能有什么帮助。”

  道宣一时有些无措,随即感激说道:“若是如此,那真是太感激沈博士了!”

  “客气客气。”沈念七轻笑道,一屁股坐在了道林榻上,环住了那小身子,“那你们去忙吧,我看完自己去找你们!”

  “别太晚了。”唐玄伊轻声叮嘱,随即便与道宣一并走了。

  留下的念七重新看向那被子团,从怀中掏出一块包好的新鲜蜜饯,“让姐姐看看你的嘴。要是乖乖的,这个就给你哦!”

  被团子终于动了一动,又重新打开了。

  ……

  约莫一个时辰后,唐玄伊已经拿着道宣卜好的卦返回马车,念七也解决了纠缠道林多日的问题,在众道士的目送下上了马车。

  但回去的路上,却没有了来时的欢快。摇摇晃晃的马车里,沉闷得像是掉入了溽热的炉中。

  唐玄伊拿着刚刚卜过的卦象若有所思。

  沈念七也在沉思着什么,她用单手托着下巴,一双眼睛直勾勾地对着唐玄伊。

  过了好一会儿,唐玄伊终于放下了卦象,结果一抬眸,就对上了沈念七那直勾勾却十分无神的眼睛。

  此时外面的风越吹越大,马车里的窗子早就不知何时被推开了一个缝,摇摇晃晃,还将风沙一并带了进来。然而这位守在窗边的沈博士却浑然不知,就像是矗立风中的石像。

  唐玄伊伸出手摘去了被风吹到沈念七头上的一片柳叶。

  檀香飘过,沈念七这才无声无息地回了神儿。

  “在想什么这么出神?”唐玄伊问道,伸手将柳叶别在纸里,似是准备回去拿它做个书签。

  “现在还不能告诉唐卿。”沈念七一副十分困惑但又十分有兴趣的样子,一转,问道,“唐卿,这趟玄风观之行,你觉得如何?”

  “玄风观,有文章。”唐玄伊将卦象纸交给念七。

  “这是方才道宣给卜的卦吗?”念七摊开,上面画的是长长短短的阴阳六爻,“兑下乾上,这是……履卦?道宣如何解卦?”

  “他说了八个字。”唐玄伊顿顿,“龙正天道,虎断乾坤。”

  沈念七紧拢绣眉,“这是什么意思?”

  唐玄伊浅笑了一声,看向帘外风沙,“或许……是在警告我,我正天道可以,做朋友更可以,但不要越了雷池,无论我如何小心谨慎,都会有大凶之兆。”

  “这可是个大警钟。”沈念七翘腿托腮饶有兴趣地望着唐玄伊,“那么,唐卿如何看待这只会断乾坤的老虎?”

  唐玄伊轻轻拽拽下摆,淡漠而道:“虎若咥人,必屠之。”

  “果然是唐卿。”沈念七早已料到,嫣嫣笑了,轻推了下马车窗子看向外面,俨然已经进了大理寺的地界。

  马车突然经历了一阵晃动,沈念七一个没坐稳,像是窜出的雪色猫儿一般,直直就朝着唐玄伊身上扑去。

  她“啊”了一声,方才只是很浅的那阵檀香味,顿时像是紧拥她一般紧紧地包裹住了她,指尖上多出了有些绸缎的触感,发凉,但很舒服。

  一抬眸,对上了那正垂眸凝望她的深邃眸子。

  对于沈念七的“投怀送抱”,唐玄伊好像早已做好准备了一样,一点也不意外,反而以最不至于伤到她的方式将她迎了进来。逆光而望,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在此刻显得更加俊逸,薄唇似点了一珠水,让人想入非非。

  沈念七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手指,再是混世,这个时候也不免有些脸色发烫。

  唐玄伊倾下头,在沈念七耳畔沉沉落下一句:“沈博士,到了。”他似乎有些故意,声音充满了磁性,还能从中听出一丝很浅很浅的笑意。

  沈念七手忙脚乱地坐了起来,刻意笑了两声缓解尴尬,动作很不协调地抓了抓她有些凌乱的青丝,然后随随便便看了眼外面。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风沙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