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黑袍
云哲2019-10-28 09:122,382

  那人一边吐着沙子,一面低喊:“唐、唐大理!”

  沈念七定睛一看,竟然是平日里十分注重仪表的秦少卿。

  “这种天气站在外面,难道有什么急事?”

  唐玄伊也觉得事情不对劲,没等马车挺稳,便先一步走了下去。

  “秦少卿……”唐玄伊看了下吃了不少黄土的秦卫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秦卫羽十分振奋地点头,喊道:“事情紧急,还请大理恕卫羽无礼……之前大理让卫羽沿着凤宛这条线查相关人士,发现旅店老板果然与凤宛有过冲突,曾有人见到旅店老板将凤宛赶出门外!而在沿着此方向调查,发现除了旅店老板,霍玉谷达之外,还有一人前阵子与凤宛有过矛盾,那人是住在宣平坊的一名秀才,名叫柳一才!”

  念七也从马车上跃下,听到这件事,也严肃了起来,“若是如此,那这个柳一才很有可能就是凶手下一个目标!”

  “找到这个人将他带回大理寺,否则危险了!”唐玄伊刚欲回身,却听旁边传来了一个茫然的声音。

  “秦少卿,你确定是柳一才吗?!”王君平渐渐走入几人之中。

  秦卫羽回了一句:“必是确认才会上报。”

  唐玄伊对王君平的态度有所疑惑,便问:“怎么?”

  王君平脸色铁青地瞪着一双大眼,无力地后退半步,“柳一才,柳一才……他、他是我的表弟啊!”

  ……

  宣平坊的一家酒馆里,突然传来了几句吵架声。

  片刻后,一个醉醺醺的男子便被酒馆里的人给扔了出来。

  那人衣衫不整,脸色浮红,眼神四处乱瞟。他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站起来,双脚像是缠在一起的麻绳一样打着转,只有靠在旁边的土墙上,方才稍稍站稳。

  那人打了个不小的长嗝,散发出了一阵酒气。

  本就因风沙而匆匆赶路的人,无不对这中途冒出来的醉汉感到厌烦,纷纷投以冷眼,然后捂着脸急忙走开了。

  那人却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呵呵笑了两声,手指扫过眼前那些赶路的行人。

  “你们这些田舍子!我可是秀才,总有一天要当大官儿的人!今日你们看不起我,明日我让你们统统都后悔!我要……嗝……”他露出了狠意,“我要把你们一个个都……都查办了!”

  他像是做起了大官儿梦,自己一个人呵呵笑着,然后晃悠悠地挺直了身子开始往家的方向走。

  可才走了几步,那人却又晃悠悠地停下了,总觉得后背有种说不出来的凉意。

  忍不住回头张望一番,看看左,又看看右。

  他挠挠头一副困惑的神情,随后又抬起步子朝前走。

  走着走着,他却觉得街上的行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忍不住嘲笑道:“哼……风沙有甚可怕,我,我就不怕!一群胆小鬼!”

  他得意洋洋地挺胸抬头朝前跨步,可是当他走到第三步的时候,却突然间定住了。头顶上的醉意也好像在瞬时间烟消云散。

  一步,两步……一个缓慢的脚步声正向自己逼近。

  他重新的,缓慢的回过头,只见那黄雾之中,隐隐约约显出一个人形轮廓——一个黑袍之人正在黄雾中徐徐朝他走来。

  那逼近的森凉的气息让醉汉的浑身都战栗起来。

  他下意识跟着他的步伐向后退去,一种自己成为猎物的胆战心惊渐渐如一只手般捏住了他的每一根神经。

  他退着,退着……直到退无可退,方瞪圆双眼,惊恐万分地低喊:“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我……你别过来,你……啊!!!”

  话没说完,一道银光突然迎面朝他划来,登时将他的胸口划出一个巨大的口子。

  鲜血迅速渗出,将他身上的青色袍子染红一大片!

  一声凄厉的叫喊登时弥漫在这片黄雾中。

  “救命,救命啊!杀人了!!”醉汉疯狂地喊叫着,转头想跑,谁料双腿却不听使唤,他拼命捶打着自己的腿,求生的欲望使他哪怕只是拖着身子也要前行。

  那人冷冰冰地俯视着在地上爬行的醉汉,一点点靠近。

  手边的短刀正有血液在一点点落下,沿着行走的轨迹,留下了斑斑猩红。

  只要再一下,便可以全身而退了。

  他冷哼一声,高高地扬起短刀,然后奋力挥下!

  醉汉绝望地哭喊着,可就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那一瞬,一个兵器相接的刺耳的声音蓦然冲入耳畔。

  当他拿下挡在眼前的手臂时,一身紫色袍子的男子挡在了自己面前,右手长刀刚好抵住了那柄险些夺下他性命的短刀!

  “你、你是……”醉汉瞠目结舌,回头时,见到正朝着自己这边跑来的红袍男子。半晌,才缓过神来,大喊道:“表哥,表哥!!救、救我!”

  王君平唾弃地看了眼吓得腿都软了的柳一才,“救个屁!瞧你那出息!……你赶紧闪开,别碍着唐大理的事儿!”

  话没说完,黑袍人见势马上攻向唐玄伊。

  唐玄伊用力抵剑,蓦地向外一甩,黑袍人登时被这股力量弹到几步之外,他双脚滑地,尽可能地减少方才受到的冲击。

  “沈博士!”唐玄伊低喊三字,脚上稍一用力,便似清场那般将横在路中央的柳一才划拉到了一边。

  沈念七完美接住,干脆利索地撕开柳一才的衣衫,先给他胸口撒了点药,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捆纱布,乱七八糟一通缠,终于暂时止住了柳一才的伤。

  “多、多谢大夫!”柳一才感恩戴德,虽然困惑这大夫的救人包扎的水平实在不高,却还是不由自主被沈念七天仙般的容貌吸引。

  “她不是大夫,是专门处理尸骨的沈博士!”王君平冷不丁开口。

  “尸、尸骨?!难道、难道我要死了吗?!”柳一才大惊失色,一扭头,吓晕了。

  “原来还有这招。”沈念七忍不住笑了一下,但随即便看向唐玄伊。

  此刻,这个路段已经被大理寺的卫士包围,唐玄伊站在路中央,而黑袍人站在离唐玄伊不满十步的正对面。

  “唐玄伊,唐大理。”黑袍人说道,声音沙哑低沉,像是经过了刻意的挤压。

  唐玄伊右手轻转佩刀,用最舒服的方式重新握住。

  “如此变声,看来是某认识的人了。”他扬剑指向前方黑袍人,“旅店老板,苏二娘家客人都是你杀的吗?”

  黑袍人笑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真是陈词滥调的回答。”唐玄伊眯住眼眸,“抓住你,便什么都知道了。”

  说罢,唐玄伊便向黑袍人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骨图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