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叶家老头救场子
叶知秋2018-02-26 18:564,816

  俩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就奔着叶依然家的方向去了,一路有好事的村人瞅见,悄摸的跟在后边等着看戏,也有好心人怕傻二丫家又出什么事,也跟着去看情况。

  叶大牛和冯氏在老叶家牛气惯了,欺负傻二丫更是家常便饭,才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们占着长辈的位置,教训一下小的有啥大不了,何况那还是个傻子,他们可是帮着老二操心管教才是!

  俩人一路杀到叶依然家门口,不待抬手推门,冷不丁的门就自己开了,叶依然笔直的站在门前,眼见就要一头撞上,叶大牛和冯氏慌忙后退一步,有些趔趄,叶依然却一动未动,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

  叶大牛走在前头,冯氏紧跟其后,这突然一退步,叶大牛正好踩在冯氏脚背上,疼的她“哎哟”一声叫,抚着脚背又想起之前吃的瘪,顿时心中火气,放下脚大跨一步上前,抬手就要揪上叶依然的耳朵大骂。

  叶依然早不是以前的傻二丫,哪儿会容她如此动手动脚,上身微侧抬手一挥,就把身材很是粗壮的冯氏拨拉开去,冯氏不备连退了好几步才倒腾过来,没摔在地上。叶依然见状心中暗喜,嘿,这力气大果然是好,她再不用像以前时时想着四两拨千斤了。

  见四周围了许多乡亲,叶依然心念一转,上前几步虚扶住冯氏的手臂,一脸惶恐又愧疚的惊叫道:“哎呀!大伯娘,你没事吧?没摔着吧,是侄女不对,不该躲开,该好好站住让大伯娘打才是!”

  冯氏心里这叫一个憋气,她是想打这傻丫头,可不还没打着呢么,自己还险些摔了一跤,这傻丫头却叫的这般大声,究竟是谁受了委屈!

  “你可别乱叫!我哪里打你了,我是瞧你看着不傻了,关心你,才上前想仔细瞧瞧,你倒好!想摔死我是咋地?”冯氏气怒的甩开叶依然的手,指着鼻尖骂道。

  这话一出,围着的村民一下就热闹起来了,这傻二丫不傻了?天底下还有这样的新鲜事?先天的傻病还能医得好?大家伙儿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叶依然低着头哈着腰状似胆怯的偷偷瞧着冯氏说:“大伯娘,我…我是好了的,这还要感谢大伯娘,要不是前些天你搬空了我家里的粮食,我饿的头晕眼花一头栽在地上,也不会一醒来就不傻了,原来这傻病是要靠饿个三四天才能治好的,大伯娘可真是太照顾我了!”

  这一下可给冯氏说慌了神,这傻丫头咋会知道粮食是她拿走的?莫非被她瞅见了?其实叶依然确实没瞅见,可这种事闭着眼睛也知道是谁干的!就算自己没证据,可只要她说的真真的,谁会不信呢?果然,她话一出口周围顿时一片哗然,这长辈教训小辈,谁也不好说什么,可到人家家里搬空了粮食,害得小姑娘直接饿晕,那得是多恶的人家才能干出来的事啊!

  “你!你别胡说八道!哪有这事?才没有呢,我才没干这事呢…”冯氏一慌也不知道怎么辩解合适,只能胡乱推脱。

  这一慌周围的村人便更是怀疑,这傻丫头是人人皆知的憨厚人,平时挨打挨骂屁都不放一个,可干不出那冤枉长辈的事。

  “难怪了!前些天我中午突然闹肚子去茅房,瞅见你抱着米啊面的偷摸往家走,原来是干这缺德事去了!”老叶家的邻居孙德海家的媳妇孟氏大声嚷嚷道,孟氏才三十出头,但因为家里老人去的早,早早便当家作主了,性子正直又爽利,在村里的女人中很是有些威望,她话一出口几乎就是做实了这事,围在她旁边的女人们纷纷打探起来。

  “你!你胡说!那是…那是我娘家送来的,才不是我从那傻子家拿的,那傻子能有什么好东西,值得我费那大劲!”冯氏挥着手急赤白脸的辩解着,连一旁的叶大牛也有些心急了,这臭婆娘!办这点事都办不好,这事要落实了,岂不坏了他的名声!他忙帮衬着说:“是的是的,那是小舅子家送来的,可不是拿的二丫家的!”

  此时,听见动静匆匆赶来的刘婶按耐不住冷笑一声:“呵呵,叶家老大,你别怪我落你的脸!你媳妇可不是第一天嫁进上河村,她的做派村里谁不知道!这要真是她娘家送来的东西,她还能偷偷摸摸往家拿?她不得敲锣打鼓绕村一周啊!”

  这话一出口,周围的村人全都笑成一片,冯氏是有个争气的弟弟考中了秀才,她三不五时就在村人面前炫耀,可惜人家与她的姐弟关系一点都不好,这些年来从没进过上河村一步,当初考中的消息还是村里人进城的时候听来的,连个报喜的人都没来。

  冯氏一听顿时又气又恼,这可是扎心窝子的话啊!这不是一巴掌往她脸上糊么,她一下蹦了起来冲着刘婶窜过去,伸手就要往刘婶脸上招呼,刘婶措不及防眼见就要吃了巴掌,周围的人也都愣着没反应,幸亏叶依然一直提防着,见情况不妙连忙跨出一大步,一把抓住冯氏的胳膊,止住她的冲势,然后双臂合围,从身后将她牢牢箍了起来。

  冯氏被叶依然箍得生疼,想打人又没打着,更是气得简直快要发了疯,再也顾不得什么,一边挣巴着一边破口大骂:“你这臭婆娘!我老叶家的事要你管?我拿她的又咋样了?我打死她都轮不到你废话!你这死丫头!你放开我!放开我!你想作死吧你!你放开我,我打不死你的!…”

  周围的村人一听她果然认账了,心中更是鄙夷的不行!纷纷伸着手指责起来。

  叶依然自是不肯放手,紧紧箍住冯氏,满脸委屈的说:“大伯娘你别生气了,要气坏了身体可怎的好?爷奶要是缺粮食了,你和我说,我早早就送过去了,哪儿还要你受这个累。”

  叶大牛见事情闹成这样,也怕在村人跟前丢了脸面,他眼珠滴溜溜一转,稍稍跨前一步,插着腰指着冯氏貌似气愤的说:“你这婆娘!你不说那都是小舅子送来的,竟敢骗我!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你的!”

  刘婶见冯氏被箍得牢牢的,涨红了一张胖脸也挣不脱分毫,心中暗暗咋舌,叶二丫当真好大的力气,怪不得能上山打那么多猎物呢,刘婶心中一定,知道二丫不会让自己吃亏,嘴上更是不饶人,“你们快瞧瞧,这老叶家好大的规矩好大的福气啊!儿子儿媳在身边孝顺还不够,被赶出门的外孙女都要出一份口粮呢!”

  “怎么还有这样的?一个傻子带个孩子多不容易,你瞧那脸色都是黄蜡蜡的,这要再来抢粮食,那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么!”

  “那也不能这么说,这毕竟是老叶家的家事,咱可不好说什么…”

  “什么家事?傻二丫可是被赶出门了,那就不是一家人了,哪还能说拿就拿,说打就打呢!”

  “那…那赶出门也没分家不是,也不能说就是俩家人了啊…”

  “那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还是欺负个傻子,是人不是人啊!”

  围观的村民议论纷纷,各有各的说法。果然,这没分家就是个大麻烦!叶依然低着头心中暗想,手里还紧紧的箍着冯氏不放松。

  冯氏蹦哒的像只热水锅里的蛤蟆,挣扎的头发都散了,被困的动不了分毫,嘴上却嚷个不停:“这我们老叶家的事,要你们这帮老娘们操闲心?她爷奶把个傻子养这么大,让她孝顺点吃的咋的了!咋的了!”

  “你这婆娘!二丫拿点吃食孝敬她爷奶也是应该的,你回家好生说给爹娘知道就是,怎的还骗我说是小舅子送来的!”叶大牛连忙接过话茬,叉着腰一副主持正义的模样。

  唷~转移话题,她这便宜大伯还不能小瞧了啊。叶依然不着痕迹的撇撇嘴,满脸委屈的说道:“大伯你说的对!我孝顺爷奶是应该的,我只求大伯娘下次给我们留口玉米面就成,我和小萝卜头饿了三天,差点就饿死了!大伯娘我知道你嫌我们丢人,可我们要是真饿死了,以后就再也孝顺不上爷奶了!”

  “哎哟喂!这孝顺老人孝顺得饿死小人!这可是谁家的规矩哟,这要传出去咱村的人不都得被人家戳脊梁骨啊!”刘婶拍着大腿嚷嚷起来,心中暗道,这黑心肠的吕氏,这次非要让她好看!

  虽说这村里谁家妯娌、婆媳都有个吵吵闹闹的,可把小娃儿饿死,那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傻二丫虽说不傻了,但谁也不认为她能说瞎话,这吕氏可真狠心啊!这要真出了人命,传出去全村的人可都抬不起头啊!

  大家伙儿之前只是凑个热闹听个笑话,这会儿转念一想,脸色也都变的有些难看,都指着吕氏议论纷纷。

  叶大牛见此,脸色青了红,红了白,这傻二丫,如今不傻了,竟如此牙尖嘴利,不好对付啊!该死的老刘家还帮腔,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们一个傻子一个小杂种,饿死活该!活着也是浪费粮食!你咋没死去呢!你放开我,你这傻玩意!你敢跟我动手…”吕氏挣不开身,又眼见周围人嘲讽的眼神,气得心里发癫,使劲的掰着叶依然的手,满口污言的骂个不停。

  这时,刘顺扶着老族长从人群后走了出来,老族长早听明白了是是非非,气得吹胡子瞪眼,拿拐杖指着吕氏狠狠的说:“二丫和胜儿再怎么说也是老叶家的娃儿!容不得你一个妇人拿捏他们的死活。叶家老大你管不管得家?管不管得你媳妇?若管不住,就叫你爹娘来,当着大家伙儿面好好管教管教她!”

  叶大牛一见老族长来了,脸色更是难看,心知今日定是落不着好,便怨怪起自己的婆娘,这嘴上没个把门的,啥话都敢说,连他的面子都给丢尽了。他忙上前几步,一把拽住吕氏的胳膊。

  叶依然趁机松手,吕氏脚下不知咋的一绊,跌了个狗吃屎。

  叶大牛也不管,拽着吕氏的胳膊往上提,见吕氏灰头土脸的还要开口骂人,羞恼的一巴掌呼了上去。

  吕氏冷不防被自己爷们呼了巴掌,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顿时和见了红的疯牛般,一身蛮劲儿可算有地方使了,双手往叶大牛脸上抓去,“好你个叶大牛,你敢打老娘?老娘抓不死你的!”

  转眼这夫妻俩便打成了一团,叶依然冷眼瞧着,心中暗笑这可真是狗咬狗一嘴毛。

  老族长瞅着这对丢人的夫妇,气得倒仰,忙指着周围的村民去拉架。大家这会儿正瞧的乐呵,拉架也是装装样子不尽力,一群人凑作堆儿更是热闹非凡。

  直到有爱管事的人去把叶家老爷子叶树根从地里唤了来,叶树根推开人群一瞅,自家大儿子正半仰在地上,脸上被抓的一道道的,大儿媳妇让人架着胳膊还抬脚要往儿子身上踹,心里顿时火冒三丈,上前指着吕氏就骂:“你这泼妇想干啥?吃饱了撑的还敢打你男人?你要不想过了,回去就叫大牛写休书!”

  这一句写休书让吕氏立时打了个寒战,清醒了过来,她和叶大牛这么多年虽说总吵吵闹闹的,可从没动过手,今儿不知怎么的,冷不丁被叶大牛打了一巴掌,愣是打得她迷了心窍,和自己男人动起手来,这还被公爹、村长亲眼瞧着,自己可真是不占理!要是公爹真横下心来让叶大牛休了自个儿,那她可就没活路了!

  吕氏一想明白,心中吓得不行,“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煞白着脸支吾着:“爹,爹,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叶大牛见他爹来了,心中也是咯愣一下,今天这事可是咋闹的,他们夫妻俩明明是来找傻二丫晦气的,怎得却自己惹了一身晦气,夫妻俩人打了起来?他虽恼恨吕氏说话不过脑子,给自己丢人,可毕竟夫妻多年,这娃子都生了仨,哪能说休就休呢!

  叶大牛见吕氏煞白着脸说不出话,忙一骨碌翻身起来,刚刚他摔地上其实还真不是被吕氏打得,是拉架的人不知道哪个拽拉拽去把他给绊倒了,一大老爷们哪就能真被媳妇揍得起不了身呢。

  叶大牛凑到他爹跟前说道:“爹,我们没事!没事!就是吵吵了几句!”

  叶树根狠狠的瞪了叶大牛一眼,这老头这辈子就好个脸面,家里人关起门咋闹腾他不管,只要别在外人面前丢脸就行,要不他打小就不待见傻二丫,也是觉得这个孙女给他老叶家丢人了。这回可好,老大家夫妻俩干仗都整到老村长面前了,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叶大牛也知道这回他爹肯定得气恨了,慌乱中瞅见站在一旁冷眼瞧着的叶依然,和躲在叶依然身后偷摸往外看的小萝卜头儿,这才转过弯儿来,拍着大腿连忙解释着:“爹,我们不是…我们这是,啊!对了!我们这是听说二丫的傻病好了,所以过来瞧瞧!”

  “啥?傻病好了?” 叶树根一听,诧异的瞪大了双眼,转过头儿上上下下打量着叶依然,这丫头看着的确是有些不同,以前每回见他不是一副低头缩肩、畏畏缩缩的窝囊样儿,这回竟然站得笔直任他打量,眼里还有些似有似无的冷清,这令叶老头儿不禁皱了皱眉,这丫头,即便是傻病好了,仍旧这么不讨喜!

  “好了就好好过日子,别再三天两头给别人家添麻烦!” 叶树根眯着眼,一脸嫌弃的说,然后指了指叶大牛和吕氏,“你俩还站这儿干嘛?赶紧回家干活去,不干活儿等着讨饭吃么?”

  “哎哎,爹我们这就回家,这就回家。”叶大牛连忙低头哈腰的应道,一把拉住吕氏趁机便溜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花依旧笑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