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郝波波的劝说
张秋紫2017-05-30 22:013,108

  秋秋的病情好转,郝波波在放下心中忧愁的同时,却又不得不面对另外一个问题。

  她没钱了。

  在法国打工攒下来的积蓄,在回国后就用于了购置房产。所剩下来的钱其实并不多,现在的各种开销,其实都是陈美媛在负责。虽然陈美媛什么也没有说,可郝波波却觉得自己心里过意不去。

  何况,秋秋的后续治疗也是一大笔费用。郝波波发现,自己如今最为迫切的一件事,就是要找到新的工作。

  可是,看了看自闭症依旧没有痊愈的秋秋,郝波波犹豫了。秋秋怎么办呢?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带着秋秋上班,或者自己去上班,把秋秋一个人关在家里呀!

  当她最终下定决心,和陈美媛提起的时候,陈美媛却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

  “郝波波,你在担心什么啊?你们全家的事都是我陈美媛的事,你放心,别的不说,养你和秋秋,我还是做得到的。”陈美媛拍拍胸脯,向郝波波做着保证,“你先安心在家带着秋秋,服装设计也可以在家设计的。”

  “不,美媛姐!我不能这样。”郝波波看着陈美媛的眼睛,坚定地说,“我和秋秋,不能靠你养一辈子。何况,秋秋需要治疗,费用不低。如果全靠你,那你也太辛苦了。”

  “没关系的波波,”陈美媛真诚地说道,“以你和我的关系,我愿意养你一辈子。秋秋的治疗费用我也不是承担不起,你又何必这么忧心?等秋秋治疗完毕以后,你再去上班也不要紧啊!”

  郝波波默默地摇头:“我知道你的心意,美媛姐,可我做不到看着你出去辛苦挣钱,我却在家里安安心心地吃白食。秋秋是我的责任,不是你的责任。而且,秋秋的自闭症,不是关在家里就能治好的,她需要走出去,看看更大的世界。”

  陈美媛长叹一口气,她问道:“那你后面打算怎么办呢?”

  郝波波愣了愣,是啊!打算怎么办呢?唯一的一次送秋秋进幼儿园的经历,让郝波波不敢再将秋秋送进幼儿园里。她害怕秋秋会再次面对那一切,再次遇见那些做了坏事却不自知的孩子与老师。

  陈美媛思索着,缓缓说道:“如果秋秋必须走出家里,和外界接触。那么,她就必须去幼儿园。”

  “没有其它办法吗?”郝波波有些失望地问。

  “没有其它办法。”陈美媛肯定地说,“又有哪里,会是除了幼儿园以外,能让秋秋接触同龄人最多的地方呢?秋秋要与人接触,就必须接触那些与她同龄的孩子。她必须和他们一起玩耍,建立独立的社交关系。”

  “所以,只能给秋秋再找一个靠谱的幼儿园了。”陈美媛最终做出了结论,她对郝波波说道,“我觉得,也许你应该问问秋秋的意见。”

  郝波波想了想,点点头。

  她来到秋秋的房间,找到了正在独自玩耍的秋秋。在郝波波不在的时候,秋秋的自闭症表现就十分的明显。

  当郝波波找到秋秋时,秋秋正独自玩着被子的一个角,那专注的神色,让郝波波都觉得,她是不是正在玩一个特别好玩的玩具。

  “秋秋!”郝波波在秋秋的床边坐了下来,郑重地对秋秋说道,“妈妈要和你商量一件事。”

  秋秋抬起头,愣愣地看着郝波波。她在等着郝波波说出后面的内容。

  “你需要同龄的玩伴,那些玩伴,只能在幼儿园里找到。”郝波波艰难地说道,她用尽办法来思考措辞,以免刺激到秋秋,“所以,秋秋,我们去幼儿园读书好吗?”

  秋秋瞪大了眼睛,却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她看起来就好像一座雕像一般。郝波波甚至怀疑,秋秋是不是惊呆了。

  然而,很快,秋秋爆发出一声尖叫:“啊!不去,不去幼儿园!”

  “秋秋!听我说,听我说。”郝波波焦急地想要抱住秋秋,可秋秋却缩进了小床的角落里。

  这个小小的女孩儿双手捂着耳朵,发出凄厉的叫声:“不,我不去幼儿园,那里面全是坏人!”

  “放轻松,秋秋!”郝波波大喊着,用力拉开秋秋紧紧堵住耳朵的双手,“你听妈妈说,妈妈不会把你送进全是坏人的幼儿园。”

  “你骗人!”秋秋根本就不抬头,她甚至不再看郝波波一眼,“你上次把我送进的幼儿园就全是坏人!”

  “那是妈妈犯了错。”郝波波大声说道,“妈妈保证,不再犯这样的错误,妈妈会为你找一个好的幼儿园,而且,陪你上一星期的学。直到你觉得那家幼儿园合适为止,好吗?”

  “妈妈会陪秋秋一起去?”秋秋抬起满含泪水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确认着?

  “对!妈妈会陪秋秋一起去上幼儿园。”郝波波肯定地点头,“妈妈会先把幼儿园的情况打听清楚,绝对不再犯上次的错误,好吗?”

  秋秋眼含泪水,可怜兮兮地说道:“那妈妈,你一定要陪我呀!”

  “放心吧!”郝波波摸摸秋秋的小脑袋,脸上是温柔的微笑,心里却犯起了愁。

  该怎样,才能找一个合适的幼儿园呢?

  想起曾经的看走眼,郝波波决定,一定要努力找到一个靠谱的幼儿园来。

  夜深了,秋秋已经睡去,陈美媛穿着睡衣站在郝波波的房门前。从门缝中,隐隐约约地透出微弱的灯光,这让陈美媛有些犹豫。

  “这么晚了,还不睡,她不要命了?”美媛小声念叨着,伸手敲响了郝波波的房门。

  “谁啊!”门里,传出郝波波的声音。

  “是我,陈美媛。”美媛一边应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

  屋子里并不明亮,只有摆在书桌上的一盏小巧的台灯散发着光芒。郝波波正在书桌前坐着,手中拿着笔和纸,似乎正写着什么。

  “波波,你这是在做什么?”看到郝波波的做法,陈美媛惊奇地问着。

  “我正在总结,好的幼儿园所表现出的一些要素。”郝波波转过身来看着陈美媛,她举起了手里的稿纸,给陈美媛看其中的内容。

  “你总结出了什么?”陈美媛好奇地问着,伸头望去,却只见草纸上密密麻麻地犹如鬼画符一般的内容。她不禁咋舌道,“波波,这不像你写出的字啊!”

  “心烦,又没个头绪什么的,想到哪就写哪,结果就成这样了。”郝波波摊手说着,不过,从她的表情里,倒是看不出一点沮丧之情。

  “那你有目标了吗?”陈美媛问道。

  “有了!”郝波波点头,回身从电脑里调出一幅清晰的地图。那地图上还有着一个一个的红色地标。陈美媛好奇地看去,迅速发现,那些地标全都是幼儿园,地标上很清楚地标注出了各幼儿园的位置。

  “这是几个风评比较好的幼儿园。”郝波波用鼠标点击着一个又一个的地标,介绍着。最终,她的鼠标在一个幼儿园的标注上停了下来:“这几个幼儿园,离我们很近。我打算去确认一下这些幼儿园的情况。”

  “你不考虑公立幼儿园了吗?”陈美媛走近,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幼儿园名称,微微皱眉问道,“这些私立幼儿园真的靠谱吗?也许它们都既没有专业的老师,也没有专业的园长,就是为了赚钱而已。”

  “我并不觉得公立幼儿园就会好一点。”郝波波叹息道,“之前我把秋秋送进的,就是公立幼儿园,可结果美媛姐你也看到了。”

  “秋秋在所谓的正规公立幼儿园,反倒受到了巨大的伤害。”郝波波看着窗外,远处霓虹灯闪烁。她一时之间竟然想起了给秋秋讲故事时,故事里的北极光。

  白雪皇后里,当驯鹿带着格尔达踏上北方冰原的时候,天空中飘动的,就是五彩的北极光。它们变换着颜色,如梦似幻。

  那个时候,格尔达是如此地接近成功,她骑着驯鹿在冰原上奔跑,穿过了一个又一个险阻与考验。

  现在,那些高楼的霓虹灯,是不是也有着这样的预示呢?郝波波默默地想着,不知不觉中,她手中的签字笔,在稿纸上画出了一条长长的黑线。

  “我并不在意秋秋在什么样的幼儿园就读,我只希望,这些幼儿园的老师与管理者,能更关注孩子的幸福。”郝波波坚定地说着,收起了那份她写得密密麻麻的稿纸。

  “那就去看看吧!”陈美媛赞同道,“我并不觉得你写下那些好的幼儿园的特质有什么用处,在我看来,一个东西用不用心,去看一眼,用心感受就能知晓。我觉得,幼儿园也是一样。”

  说完这番话,陈美媛转身离去。郝波波默默点头,看着陈美媛离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