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病情好转的秋秋
张秋紫2017-05-30 22:013,129

  郝波波的心定了,是啊!大不了就重头再来啊!

  她握住陈美媛的双手,感激地道:“美媛姐,谢谢你,这几年的顺利让我陷入了误区。要不是你提醒,也许我根本就没法从这种状态中脱离。”

  “你打算怎么办?”郝波波突然的情绪变化让陈美媛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看到郝波波真诚而感激的眼神,却也只能条件反射般地问着。

  “没什么,”郝波波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你刚才的话点醒了我,秋秋的病情严重了,我只要重来就好。就好像我当年刚认识她的时候一样,那时候,她对我更陌生呢!我相信,只要保持着爱心,秋秋会恢复的。”

  “哎!”陈美媛叹了一口气,“就是苦了波波你。”

  郝波波笑着摇头,没再说什么。她转身进屋,拿出一本儿童读物,又回到秋秋的身边。

  “秋秋!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吗?”郝波波看着秋秋问道。

  秋秋垂着脸,不看她。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是,郝波波却发现秋秋做了一个十分明显的逃避动作。

  看来,秋秋只是不愿意再面对现实啊!波波心里想着,翻开了那本童话。

  她不看秋秋,却自顾自地对秋秋说着话:“秋秋,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状态,你听也好,不听也罢。妈妈都在这里。”

  “我们已经认识了两年,秋秋你做出跟妈妈走,跟着妈妈来中国的决定时并没有犹豫。但是,妈妈却没能保护好你,让你遭受了伤害。这是妈妈的错,也许在你心里,妈妈辜负了你的信任吧!”郝波波说着,默默地落下泪来,“对不起,秋秋!对不起!”

  波波对着表现得木讷的秋秋伸出手,哭得像一个孩子。

  秋秋动了动,转头看向郝波波,却始终没有说出话来。反倒是陈美媛,在一旁看着,焦心不已。

  “波波,你不要这样,怎么刚才还鼓起了勇气,现在又开始哭了呢?”陈美媛用力地拉着郝波波,试图把波波从地上拉起来,她想要抚慰波波的悲伤,却不知道怎么做。最终,只能手足无措地在一旁紧紧抱住郝波波。

  “我没事,美媛姐。”郝波波长出一口气,终于觉得心中这些天来压抑了许久的情绪得到了一些释放,“刚才我只是情不自禁了,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像这样哭出来,也许反倒对我有利。”

  波波说着,渐渐平静了下来。她伸手握住波波冰凉的小手,轻声细语地说道:“秋秋,让我们重新开始吧!我是郝波波,你的妈妈。现在,我讲故事给你听,好吗?”

  说罢,郝波波自顾自地翻开那本厚厚地童话书,一字一句地念起里面的文章来:“从前有一个世界上最坏的家伙,叫作“魔鬼”,他做出了一面颠倒黑白的镜子,明明是美丽的东西,在这镜子前一照,结果就变成最丑陋的东西。魔鬼提着镜子到处宣传,结果强盗变成英雄,妖女变美人,丑蛤蟆当上国王,善良变罪犯……世界就让这个魔鬼给歪曲了。”

  秋秋默默地坐在沙发上,郝波波靠在她身边,讲着故事。

  陈美媛看着这一场景,只觉得自己的眼眶湿润了。为了郝波波的爱心,也为了秋秋的苦难。郝波波与秋秋,这一对经历了如此多艰难的母女,真的能得到幸福吗?

  美媛看着秋秋脖子上晶莹剔透的四叶草项链,默默地想着。

  然而,在美媛未能注意到的时候,秋秋默默地转头,对着郝波波伸出了小手。

  郝波波专心致志地念着安徒生的童话,没能发觉秋秋的动作。秋秋轻巧地从沙发上爬下,来到郝波波身边,慢慢地依偎进了郝波波怀里。

  阅读的声音停住了,波波惊喜地看着秋秋。秋秋正眨巴着大眼睛看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别的动作。

  波波一把抱住秋秋,将她搂紧,重新继续讲着这个故事。

  这是安徒生的著名童话《白雪皇后》,郝波波在一瞬间觉得,大概没有什么故事能比这个故事更合适了。

  一个心灵被冻结的小男孩加伊,和一个用尽全力要找回自己童年玩伴的小女孩格尔达。小女孩格尔达跨过了清澈的河流,走过了巫婆那满是玫瑰的花园,走过了冰雪茫茫的旷野,穿过了强盗冰冷的洞穴。最终来到白雪皇后的宫殿。

  郝波波突然想着,也许,每一个患了自闭症的孩子,也不过是被白雪皇后冻结了心灵吧?当他们身边的人如小女孩格尔达一样的坚定而又柔软,历经磨难也不肯放弃。就能融化那被冻结的心,把那些被白雪皇后带走的孩子,带回到现世来。

  秋秋默默地听着郝波波讲故事,当故事终了,她抬起头来,第一次正式了郝波波的眼睛。并问出了自己的一个问题。

  “白雪皇后,为什么要带走小男孩儿?”

  看着秋秋清澈的大眼睛,郝波波觉得身上的担子很重、很重。

  然而,她只是微微笑了:“因为小孩子,拥有世界上最美丽的心灵啊!但是,魔鬼的镜子钻进了加伊的心里,如果白雪皇后不把他带走,他就会变成一个坏孩子。”

  “就像幼儿园里的那些一样?”秋秋认真地问。

  “对!就像幼儿园里的那些一样。”郝波波肯定地点头。

  “那白雪皇后为什么没有把幼儿园里的那些坏孩子带走?”秋秋明亮的眼睛看着郝波波,让波波升起了一股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无力感。

  波波想了想,用同样认真的态度对待着秋秋的问题,她回答道:“那是因为,不是每个坏孩子都有一个格尔达愿意去带他回来啊!那些幼儿园的坏孩子如果被白雪皇后带走,就会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可我希望他们真的消失。”秋秋愤怒地说道。

  郝波波再三确认,终于确定,秋秋表露出了呆滞与木讷之外的情绪——愤怒。

  这是秋秋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表现愤怒,不是歇斯底里的尖叫,也不是疯狂地撕咬。她只是平淡地低着头,带着一股愤怒的情绪,说着自己的小心情。

  波波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直觉告诉她,秋秋这样的表现,并不算是什么坏事。

  她摸了摸秋秋的小脑袋,喃喃地说:“放心吧,秋秋!虽然白雪皇后不会带走他们,但是,这世界上还有其它的精灵和仙女啊!他们会得到教训的,妈妈保证。而且,他们不会再出现在你的世界里了。”

  “真的吗?他们真的会受到惩罚?而且真的不会再出现了?”秋秋的眼睛亮闪闪的,带着一丝高兴与激动。

  “当然。”郝波波微笑了,她想起自己联系的律师,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他们会受到惩罚。而且,从秋秋的世界里消失。”

  秋秋看着郝波波,终于露出了幼儿园事件以后的第一个笑容。

  当郝波波再次带着秋秋来到仁济医院事,杨主任一看到秋秋就笑了起来:“真是没想到啊!这两天,秋秋看起来好转了许多。”

  “杨主任的治疗方式很有效。”郝波波心情十分放松,也有了心情和杨主任闲话。

  “我一个老婆子,又没一天到晚跟着秋秋,哪有什么很有效的治疗方式。”杨主任笑着对郝波波说话,语气缓和,“不过,秋秋看起来这么精神,一看就知道你在家里费了不少的心啊!”

  “哪里,我就是尽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而已。”郝波波谦虚地说,她又问道,“杨主任,秋秋接下来需要什么样的治疗?还需要吃药吗?”

  看到郝波波担忧的神情,杨主任爽朗地一笑:“孩子好转得快,就不需要吃药了。继续保守治疗吧!每三天来一次,针灸加仪器治疗。然后,你每天在家里的心理干预也不能减少。最近有教秋秋做了些什么吗?”

  郝波波羞愧地摇头:“我最近都在给她讲故事。”

  “也好!”杨主任显得十分通达,“这样也不错,还可以教她背一些古诗词什么的。如果听不进去,就教她做一些手工之类的内容。自闭症的孩子,最需要动脑。当然,脑与手的协调也十分需要注重。”

  “是!我会注意的。”郝波波正色道。

  秋秋在外面,就显得十分的羞怯,她紧紧缩在郝波波怀里,连头也不抬。而听见郝波波与杨主任的对话,秋秋也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让郝波波依旧觉得忧心。

  经验丰富的杨主任看出了郝波波的忧心,她对郝波波温言道:“你不要着急,治疗自闭症本来就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现在保守疗法能起作用,是一个很好的开始。秋秋,会慢慢好起来的。”

  郝波波的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她看着怀里的秋秋,只觉得充满了希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