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绝望的郝波波
张秋紫2018-03-29 17:552,773

  在经过仪器治疗之后,郝波波带着秋秋回到了家里。

  陈美媛还没下班,家里,只有郝波波和秋秋两个人。看着呆呆的秋秋,郝波波心中叹息。

  从外表来看,秋秋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孩子。除了显得有些木讷,根本就看不出她患有自闭症。

  然而,在这个小孩子身上,却有着最为严重的自闭症症状。

  被激怒后无法控制情绪、人际交往障碍、对外界无任何兴趣、语言障碍、经常拿着一个瓶盖就可以独自玩半天、外出要走相同的路线。

  郝波波想起秋秋身上的各种症状,以及曾经发生过的各种事,心痛不已。

  而现在,她却对于这一病症无可奈何。

  虽然在她的恳求下,杨主任同意了保守治疗。可郝波波看着面前的秋秋,却十分不放心。如果一个月后,秋秋的病情并无好转,她又该怎么办?

  强忍着心中的紧张与恐惧,郝波波翻看着杨主任交给她的书籍,开始尝试着训练干预法。

  对于接受保守治疗的孩子来说,医院,并不是唯一的治疗途径。最重要的治疗地,还是在家里,由孩子的父母来进行。

  而郝波波手里的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就是杨主任交给她的,保守治疗的第一步:应用行为分析疗法。这种治疗方式,主张以行为主义原理和运用行为塑造原理,以正性强化为主促进孤独症儿童各项能力发展。训练强调高强度、个体化、系统化。而现在,郝波波就要通过教导秋秋完成各项任务开始,让秋秋学习各种各样的生活技能。

  她小心翼翼地分析着秋秋的行为,并将秋秋的各种行为都记录下来。然后,做出了决定。

  第一步,郝波波要教导秋秋,学会打扫房间。做出了这个决定,波波找出新买的扫帚,来到秋秋的面前。

  “秋秋,我们一起来打扫房间好吗?”郝波波故意十分欢欣地在秋秋眼前晃动着扫帚,做出高兴的样子。

  秋秋轻轻抬头,看了郝波波一眼。然后,秋秋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怎么,你不喜欢打扫房间吗?”郝波波蹲下身来,看着依旧深陷于自己的世界里的秋秋。

  秋秋再次摇了摇头。

  郝波波长叹了一口气。在经历了幼儿园的那一次事件之后,秋秋的自闭症越发严重。而郝波波将秋秋带回家以后的那一次谈话,似乎已经成了母女俩的最后一次谈话。

  大概,那次谈话让秋秋非常失望吧!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对自己的问题做出过任何语言上的反馈。郝波波想着,却无可奈何。

  “来嘛,来嘛!我们一起学习怎样打扫房间。”郝波波蹲在秋秋面前,死皮赖脸地拉着秋秋,试图让秋秋能有所反应。然而,秋秋的态度让她再一次失望了。

  秋秋就这样默默地坐在座位上,任由郝波波拉着她的手,却没有任何反应。在郝波波与她的对话期间,秋秋一直在玩着手指,没有任何的变化。

  “秋秋!难道你不打算理妈妈了吗?”郝波波伤心地叫着,打算再给秋秋一个拥抱。

  在波波的记忆里,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给予秋秋一个拥抱,秋秋的自闭症似乎就能缓和一些。然而,这一次,她却失望了。

  秋秋用力扭动着小小的身子,从郝波波的怀里挣脱出来。她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却依旧中实际行动,表达了她的拒绝。

  郝波波愣在原地。

  这是她认识秋秋以来,第一次被秋秋拒绝拥抱。就连最初见到秋秋的时候,秋秋也从来没有拒绝过波波的拥抱。这让郝波波异常的不适应,似乎两人一直以来的感情,就在那一次幼儿园事件之后,消磨殆尽。

  “秋秋,你是生妈妈的气了吗?”郝波波蹲在秋秋身边,小声地问着。她觉得自己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付出了这么多,辛苦了这么多,为什么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秋秋没有回答,她甚至没有抬头看郝波波一眼。秋秋再次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仿佛她们初见时一样。

  郝波波紧紧盯着秋秋脖子上的四叶草项链,悲伤不已。上一次,秋秋的自闭症如此严重,帮助她吸引秋秋注意的,是这枚四叶草项链。可现在呢?四叶草项链已经送给了秋秋。她还有什么,能用来吸引秋秋的注意力,帮助自己走入秋秋的内心呢?

  郝波波有些绝望地想着,一股无力感犹然升起。

  原来,自己并不是什么救世主。也不是什么能成功地将秋秋拉出孤独世界的人。这一切,不过是她自己的臆想而已。

  波波瘫坐在底板上,抬头看着雪白的墙壁,突然觉得,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失去了。

  当陈美媛下班回家时,所看到的,就是一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秋秋,与一个似乎陷入绝望的郝波波。

  “波波,你这是怎么了?”看着郝波波面如死灰地瘫坐在地上,陈美媛刚打开门,就发出了一声惊呼。

  “美媛姐,我没事。”郝波波无力地摇摇头,虚弱得仿佛说不出话来,“秋秋的病情又严重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嗨!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就为这?”陈美媛听了波波无力的表述之后,不以为然地摇头,“秋秋是自闭症患儿,在离开原有的熟悉环境以后,病情产生反复本来就是很正常的情况。再加上之前她还遇到了上幼儿园被欺负这种事,连老师都不管。病情突然急剧恶化,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可是!”郝波波的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可是,之前她从来没有这样过,连我的拥抱,都抗拒了。”

  “所以你就失望至此,甚至想放弃希望吗?”陈美媛看了看依旧坐在沙发上独自玩着手指的秋秋,这个陷入孤独之中的小女孩,甚至对两人的对话都充耳不闻。

  “你醒醒吧!郝波波。”再次看了一眼秋秋,陈美媛厉声喝道,“你以为你的绝望有用吗?它除了能让你也陷入恐慌与失望中,没有任何用处。我提醒过你,领养一个小孩,不是买一个东西。如果你承受不了养育一个孩子所带来的麻烦,那就趁早把秋秋送走。”

  “不行!”在听到陈美媛的提议后,郝波波立刻蹦了起来,她情绪激动地叫到,“秋秋是我的女儿,我绝对不会送走她。”

  “这就对了!”陈美媛耸肩说道,“要养育一个小孩,你所需要承担的责任,身上的担子,都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如果你还不想放弃,那就继续努力吧。”

  “可是!我该如何努力?”提到这个词语,郝波波垂泪道,“秋秋现在,已经完全无视我了啊!”

  “你以前是怎么吸引她的注意力的?”陈美媛严肃地问。

  “是靠四叶草。”郝波波匆匆忙忙地回答到。

  然后她愣住了,她想起了曾经,第一次见到秋秋的时候。那时候,秋秋甚至对她不会有丝毫的注意,而波波自己,也并不知道,四叶草的项链,能吸引秋秋的注意力,触动秋秋的内心。

  那么,让秋秋看自己第一眼的是?郝波波心中思绪翻滚着,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对,是故事啊!给秋秋讲故事。

  那一瞬间,郝波波似乎就回到了当年,当年的自己,多努力啊!秋秋无视自己,自己就总是坐在秋秋的身边,对她讲着各种各样的故事,中国的、法国的,几乎各种各样的童话和传奇,她都有一本。

  每次到孤儿院,就是抱着一本书,坐在秋秋身边,慢慢地念。

  对啊!就是这样。郝波波的心底,突然激动起来。

  秋秋再次陷入了孤独之中又怎样呢?大不了,就当是她们彼此都再次回到了第一次相见的时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