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杨主任的建议
张秋紫2017-05-30 22:012,993

  由于陈美媛要上班,带秋秋去看病的事,只能郝波波自己张罗了。

  当她带着秋秋来到仁济医院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全是人,医院的大厅里、电梯里、走廊上挤挤挨挨的满是前来看病的人和他们的家属,这些人挤在一起,倒让郝波波升起了一种正在菜市场买菜的感觉。

  她紧紧拉着秋秋的手,在服务中心的指引下,来到了心身疾病科。

  杨主任显得特别忙,波波在诊室外等了良久,终于轮到了秋秋。她抱着秋秋进入诊室,一名年约四十岁的中年妇女正好抬起头来,她看上去。看到秋秋,她忙不迭地站了起来,满脸慈爱地叫道:“哎哟,小可爱,这是怎么了?”

  “杨主任,请您帮忙看看吧!这是我的女儿秋秋,她患有自闭症。”郝波波急匆匆地把秋秋报到杨主任面前。

  这名经验丰富的老医生仔细打量着秋秋,头也不抬地问波波:“孩子这病有多久了?看起来很严重,不是最近才得吧?”

  “对,两年前就已经患有自闭症了。”郝波波尴尬地说道。

  “两年前也是这么严重吗?之前有没有找医生看过?”杨主任小心翼翼地摸了摸秋秋冰凉的小手,抬起头来,用严厉的目光盯着郝波波,语气也严肃了起来。

  “两年前就是这么严重了。之前没有专门找医生,就是由社区大夫负责一部分治疗。”郝波波说着,突然有些羞愧。现在想来,当年在法国的时候,由于有亨利医生在,她竟然没有带秋秋去正式看过一次专业治疗这类心理疾病的医生。

  “为什么要拖这么久?秋秋今年几岁?”杨主任冷冷地看着郝波波,以一种前所未有的严厉态度说着话。她的目光就像刀子一样,狠狠地割在郝波波的身上。

  “秋秋今年四岁了。”郝波波羞愧得抬不起头来,她为她的疏忽而自责不已,“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严重性,也没有想到带孩子找专业的医生看病。”

  “也就是说,孩子得病的时候才两岁?”杨主任叹息道,“你这个母亲,是怎么当的?两岁的孩子,你居然让她得了自闭症?你知道孩子生病的原因吗?有很大程度,就是由于你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

  “抱歉,杨主任,请问秋秋的病,还能治吗?”郝波波极为羞愧地小声问道。

  杨主任狠狠地瞪了郝波波一眼,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小彩球,在秋秋的面前晃了晃:“嘿,秋秋,你叫秋秋是吗?你现在能看到我吗?”

  秋秋呆滞地缩在郝波波的怀里,目光分散没有焦点,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她没有理会杨主任的问题,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一样。

  杨主任却没有气馁,她坚持用那彩色的小球摇晃着,一点一点地吸引秋秋的注意力。

  终于,秋秋的眼睛动了一下,她看了一眼那颗彩色的小球。

  这只是一个极为细微的动作,然而,杨主任却敏锐地捕捉到了。她长叹一口气,冷冰冰地对郝波波说道:“孩子已经是重度自闭症,对外界基本没有什么反应。先吃药吧,可以控制情绪,调整她的状态。等好转以后再采取保守治疗。”

  郝波波却犹豫了。她看了一眼杨主任,小声问道:“秋秋这种病,好像也算是精神疾病,吃药会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

  “没错,就是精神疾病,我开的药也是治疗精神疾病方面的药。”杨主任平淡地说着,仿佛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副作用当然有,不过我觉得,相对于引起她患病的原因来说,这些副作用也不算什么。”

  郝波波愣了愣,又想了一下,这才对杨主任说:“医生,治疗自闭症有副作用小的方法吗?秋秋现在才四岁,我担心对她以后有影响。”

  “你现在担心又有什么用?”杨主任冷笑,“孩子没生病的时候不管,到了病情严重了,又来说什么为了孩子今后不受影响。”

  说着,杨主任愤怒地指向秋秋:“秋秋的妈妈,你给我好好看看。你的女儿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不肯说话,不肯笑,对外界的刺激毫无反应。你还在说担心对她今后有影响?你要是肯好好照顾她,她也不至于就得了自闭症。两岁才生病,明显不是遗传。你这个做母亲的,就不羞愧吗?”

  “对不起,我确实没有照顾好秋秋。”郝波波低声道,“但是,请您相信我,我确实是为了秋秋好。”

  “为了孩子好,就是弄得她得了自闭症两年才开始关注她?为了孩子好,就是孩子病情严重得不行了,你还在坚持不吃药?”杨主任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声音也尖锐起来,“你就是这么做母亲的?”

  郝波波一愣,她看着火药味十足的杨主任,怎么也想不明白,杨主任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大概是因为秋秋的病真的太严重了吧?郝波波朦脓地想着。

  “孩子的父亲呢?”杨主任却没注意到郝波波的状态,她坐回座位,冷冷地问道。

  “去世了。”郝波波漫不经心地说道。

  “去世了?”杨主任显然吃了一惊,她惊讶地问道,“怎么去世的?什么时候去世的?秋秋这孩子生病,和她父亲去世有关吗?”

  郝波波愣住了,就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终于想明白了杨主任如此愤怒的原因。

  “对不起,杨主任,我刚才没和您说清楚。”郝波波匆忙地说着,“秋秋是我领养的孩子。”

  “嗯?”杨主任显然怔住了,她的语气缓和了下来,甚至有些急切地问道,“从你领养秋秋的时候,她就有自闭症了吗?”

  “是的。”郝波波点头,慢慢地说道,“秋秋是个苦命的孩子,我是在法国巴黎遇见她的。”

  波波回忆着和秋秋初见时的一切,慢慢地把曾经的那些过往讲了出来。在她讲述的过程中,杨主任的态度越来越缓和。杨主任认真听着郝波波的故事,时不时地问着一两个细节问题。时间,就在这一问一答中匆匆流逝。

  当郝波波终于讲完了她和秋秋的故事,杨主任长叹一口气,用带着歉意的口气说道:“对不起,郝波波女士。之前是我错怪你了。我看秋秋这小女孩两岁才患上自闭症,还以为是父母照顾不周所致。却没想到背后,是一个如此悲惨的故事。”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杨主任。”郝波波忙不迭地表达自己的不介意,“我没有说清楚,您产生误解也是情有可原。现在我主要是担心秋秋,她年龄太小,过早的服用那些精神类的药物,会不会对她今后都产生巨大的影响。”

  杨主任沉吟了,她思索良久,终于慢慢地说出自己的意见来。

  “本来,以秋秋的病情,是必须要吃药的。保守治疗对于她这种病情严重的小女孩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了。”杨主任缓缓摇着头,看着根本就不与任何人产生对视的秋秋,“但是,现在知道了秋秋患上自闭症的原因。再加上这两年,她似乎都有所恢复。所以,可以先尝试着做一下保守治疗。”

  “保守治疗要怎么做?”郝波波急切地问。

  “要进行保守治疗,首先要做的是对患儿进行心理引导。”杨主任思索着道,“另外,必要的外部刺激,也需要定期进行。你要每周至少带秋秋来一次医院,由我对她进行心理干预。另外,我会为秋秋开一个疗程的仪器治疗手段看效果。”

  “不过,”说道这里,杨主任的脸色一变,她看着郝波波,严肃地说道,“我必须提醒你,秋秋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而保守治疗,对于这种病情严重的患儿,不一定有效果。所以,我只能给一个月的时间用于保守治疗,一个月以后如果秋秋没有好转,无论如何,她也要吃药了。”

  “自闭症患儿的年龄越大,治疗效果就越差,更兼秋秋已经患病两年。她的治疗方案不能再拖了。”

  “是,我明白了。”郝波波用同样严肃地态度回答道,“如果一个月以后秋秋的病情没有好转,我会接受药物治疗。”

  “好,”杨主任坚定地说道,“现在,你就可以带秋秋去进行一次仪器治疗。等明天下午,你再带她过来,我检查一下治疗效果。如果有所好转,我明天将会对秋秋进行一次心理干预。”

  郝波波连连点头,表示知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