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仁济医院心身疾病科
张秋紫2017-05-30 22:012,978

  先是沈家琳的反对,并让波波把秋秋送走。然后是幼儿园的儿童欺负,老师不管事。想起回国以后不断发生的针对秋秋的事情,郝波波第一次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这样不行,不能再让秋秋就这样沉沦下去了。郝波波心里呐喊着,这一刻,她无比怀念远在法国的亨利医生。

  这位医生虽然并非专业的心理医生,却有着对孩子的无限爱心与包容。在医疗能力上,更是一把好手。

  如果有他在,现在也许已经对秋秋的病情有了一个诊断,并提出了合适的治疗方案。

  想到亨利医生,郝波波心中一动。也许,该在国内找一家专业的医院,来给秋秋看看病?

  郝波波开始坐立不安起来,给秋秋的治疗是必须的。但是,看着现在呆滞的秋秋,郝波波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再做些什么。

  她想起曾经,为了秋秋所翻阅过的那些书籍。利用多种鲜艳的颜色,可以吸引自闭症患儿的注意力。

  “加油,郝波波。现在秋秋已经处于这种状态了,你该做的,是把她从这种封闭的状态中拉出来!”郝波波站起身来,给自己打着气。她开始寻找颜色鲜艳的布料,并把它们拼起来。

  刚搬完家的屋子,异常的凌乱。何况,波波并未携带太多行李。在一阵翻箱倒柜之后,她终于找出了曾经用来练手的布料。

  作为一个专业的服装设计师,郝波波有一双巧手。

  她飞针走线,很快就制作出了一个色彩斑斓的玩偶。这个玩偶小巧又精致,郝波波巧妙地使用撞色原理,那这个玩偶虽然看上去色彩斑斓,却丝毫不显得土气。

  在这个玩偶完成之后,郝波波将它举到秋秋面前,期待着这个玩偶能够吸引秋秋的注意力。秋秋愣愣的坐着,她似乎没有看到这个色彩斑斓的玩偶。

  郝波波一下子焦急起来,她举着玩偶在秋秋的眼前晃动。终于,秋秋的眼珠随着玩偶的晃动,转了起来。

  郝波波长出一口气,她十分担心秋秋的病情,生怕秋秋再次出现当年的情况。

  如今秋秋对于颜色鲜艳的物体有反应,这让波波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了地。

  她开始和秋秋说话,小声的安慰秋秋。

  终于在郝波波独自说了很久的话之后,秋秋哭出声来。

  秋秋猛地扑入郝波波的怀里,大声叫道:“妈妈,我再也不要去幼儿园了。他们都欺负人,老师和同学们都说我有病,还说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郝波波心中一痛,她紧紧抱着秋秋,给予秋秋温暖的拥抱。对于一个自闭症的孩子来说,一种十分有效的表达爱的方法。

  郝波波温柔的说道:“别伤心,别哭。他们都是坏人,秋秋怎么可能是没有爸爸的孩子呢!难道你忘了古塔妈妈和古塔爸爸了吗?”

  “秋秋没忘,”秋秋抽泣着说道,“秋秋一直记得古塔爸爸和古塔妈妈,可是他们不是都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吗?”

  “但是你还有妈妈呀!”郝波波说道,“秋秋你看,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人这么爱你。有古塔爸爸有古塔妈妈,还有英夫人,亨利医生,还有安娜姐姐。现在我们回到中国,美媛阿姨也特别喜欢你啊!”

  “可是那些人,他们都不喜欢秋秋。以前在孤儿院就有人说,秋秋是丧门星。”秋秋含着眼泪说道,“还有古塔爸爸古塔妈妈诊所里的那个护士,也特别的不喜欢秋秋。”

  “所以,秋秋是因为这些人而不喜欢这个世界吗?”郝波波轻声问。她突然有些无措,秋秋现在这样的状态,是郝波波从未想到的。这个小小的女孩儿,心里却装了太多事,这是她自闭的由来。可是郝波波却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办法帮助秋秋走出来。

  秋秋低头,她似乎小声咕哝着什么,可郝波波却听不清。

  秋秋的问题,看来比想象的要严重多了。郝波波第一次开始正视这个问题。她收养了这个孩子,就要对这个孩子负责,给她幸福的生活。但是,现在看来,秋秋似乎并没有因为郝波波而变得幸福一些。

  看着秋秋脖子上的四叶草吊坠,郝波波开始反思,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对呢?

  屋子的大门发出一声“咔嗒”的轻响,随即,陈美媛惊讶的声音响起:“波波?你怎么还在家里?还有秋秋,不是去幼儿园了么?”

  “幼儿园出问题了。”郝波波抱着秋秋,轻轻地说道。

  “怎么回事?”陈美媛看着沉默的郝波波和哭泣的秋秋,突然明悟,“难道是幼儿园的小孩子欺负秋秋?”

  她立刻义愤填膺,撸起袖子就往外走:“反了这些人,竟然敢欺负我陈美媛的侄女儿,我这就去找他们算账。”

  “别去!”郝波波急忙叫道,她飞快地起身,试图拦住陈美媛。

  陈美媛愤怒地回过头来问道:“波波,都这样了,你还不让我去?难道你打算忍气吞声?”

  “我没有忍气吞声。”郝波波抓住陈美媛的右手,硬生生地把几乎已经要走出门的陈美媛又拖了回来,“美媛姐,你听我说。事情我已经解决了。秋秋以后也不会再去那家幼儿园。”

  “那以后秋秋要怎么办?”陈美媛忍住气愤,紧张地问道,“还有你,像这样的话,又怎么能找工作?”

  “我先在家陪她几天吧。”郝波波紧紧握住秋秋的手说,“秋秋最近自闭症又严重了,我打算带她去看看医生。等她好转一些以后,再为她找一个负责任的幼儿园。”

  “只能这样了,”陈美媛叹息着摸了摸秋秋的小脑袋,“这孩子,要是没有自闭症就好了。”

  “美媛姐,你知道上海有什么医院治自闭症是比较出名的吗?”郝波波想了想问道,“秋秋一直这样也不是个事,我想明天带她去看病。”

  “治疗自闭症出名的医院?”陈美媛摸着下巴思考着,“我还真不知道哪。”

  “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看。”陈美媛突然眼前一亮,她火急火燎地掏出手机,对郝波波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拨起了号。

  郝波波在一旁好奇地看着,她完全不知道,陈美媛的电话是打给谁的。很快,电话就通了,陈美媛笑眯眯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冯经理,有事情要麻烦您。”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这个人脾气十分暴躁,他尖着声音叫到:“什么事?我就知道,你陈美媛不会无缘无故给我打电话。”

  “哪能呢?冯经理英明神武,对上海可熟悉得紧。我就是佩服您,才给您打这个电话呀。”陈美媛赶紧拍马屁,“我就是向问问您这个行走的百科全书,咱们上海哪间医院的医疗实力最强啊!”

  “实力最强?你得看是什么科啊!”电话那头,冯经理没好气地说道,“这些三甲医院,总有一两个拿手的科室,得根据医院来分。”

  “自闭症该看什么科?”陈美媛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问道。

  “自闭症?你家怎么还有得自闭症的啊!”冯经理觉得特别奇怪,然而,他也只是念叨了一句,就说道,“那该看心身疾病科。你带病人去同济医院就行,他们的那个杨主任治疗自闭症特别有一手。”

  “您没觉得是我得了自闭症啊!”得到靠谱的答案,陈美媛心情也放松了一些,她开始和冯经理开玩笑。

  “废话,你能给我打电话就说明没得自闭症。”冯经理没好气地说着,挂断了电话。

  郝波波看得目瞪口呆。等陈美媛刮掉电话之后,波波好奇地问:“美媛,这人是谁?脾气好大啊!”

  “是我的老板,冯记服装工作室的头儿。”陈美媛笑道,“你别看他说话没好气的,其实特别心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而且还是个斤斤计较的上海小男人。”

  “这么说自己的老板真的好吗?”郝波波问。

  “没事,只要不涉及到工作和钱,冯经理都很好说话。”陈美媛满不在乎地说道。

  郝波波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看了看沙发上的秋秋。似乎是下午的事让她累着了,秋秋此刻已经倒在沙发上睡去。

  先让秋秋休息吧,等明天,再带她去医院。郝波波想着,小心地抱起秋秋,将她送回了属于自己的儿童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