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沈家琳的秘密
张秋紫2017-05-30 22:023,757

  “没有,没有!”陈美媛连连摇手,她努力挤出笑容,对沈家琳说道,“伯母您放心,波波好着呢!是我自己,看波波最近魂不守舍的样子,所以想来问问。”

  “魂不守舍?她为什么魂不守舍?”沈家琳的口气紧张起来,她紧紧盯着陈美媛,眼睛一眨不眨。

  “我要是知道,就不来问您了呀!”陈美媛苦笑,“我就是觉得波波最近表现奇怪,所以想问问您知道不知道一些什么,我还想从她当年的故事中做个推测呢!”

  “美媛,你说老实话,把波波最近的表现跟我说一说。”沈家琳却不回答陈美媛的问题,她紧张地问着陈美媛,似乎想从陈美媛的描述里证明一些什么。

  陈美媛心里咯噔一下。沈家琳的这个反应,并不在她的预料之内,也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如果直说,郝波波被人跟踪了,现在正处于危险之中,陈美媛相信,沈家琳一定会承受不住。但是,如果不说,沈家琳肯定也什么都不会告诉她。

  该怎么办?一时间,各种念头在陈美媛心里绕来又绕去,最终,陈美媛下定了决心。

  “那我就实话实说吧!”陈美媛想了想说道,“波波最近找工作十分不顺利。她面试了无数家,却没有一家通知她上班。”

  “怎么会这样?”沈家琳的表情严肃起来,“波波这孩子性格倔强,又好强,现在她没收入,难受了吧?”

  “这些都还好,波波没有那么脆弱。”陈美媛皱眉道,“但是,我听我们冯经理说,波波现在被海尧集团针对。海尧集团对外放了话,服装行业的所有企业,都不允许给郝波波安排工作。”

  “你说什么?”沈家琳猛地站起身来,盯着陈美媛惊呼,“你说,海尧集团禁止服装行业的所有企业雇佣波波工作?”

  陈美媛犹豫了一下,也跟着站了起来,她连声安慰沈家琳:“伯母,您别急,我也只是道听途说,这个说法有很大的可能是谣言。”

  “不,是真的。”沈家琳坚定的摇头,她看了陈美媛一眼,十分平静地说道,“这件事我会处理,不用担心。波波知道吗?”

  “什么?您来处理?”陈美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震惊地看着沈家琳问道,“伯母,波波这件事究竟是为什么?您知道原因?”

  沈家琳淡淡地说道:“我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这件事情,我来解决。”

  陈美媛张口结舌地看着沈家琳,她原本,只是打算碰碰运气,来看看沈家琳是否了解郝波波的过往。但是现在,沈家琳这副毫不惊讶的态度,和对于自己能够处理这件事的自信,让陈美媛陷入了彻底的震惊之中。

  美媛不由得想起了波波在得知海尧集团对她出手之后的怪异表现。现在看来,郝家与海尧集团曾经有什么过往。而这过往,是她陈美媛所不知道的,它不但导致了这个事件的发生,还可以让这个事件结束。

  陈美媛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伯母,您打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去找王海涛,问问他为什么要对付我的女儿。”沈家琳语气平淡地说着。

  “这样就能让海尧集团收手?”陈美媛觉得不可思议,她犹豫了一下,对沈家琳说道,“要不然,伯母,我陪您去吧。”

  “不用了。”沈家琳摇头道,“王海涛这个人固执、阴狠,我自己去找他谈还有些希望,如果再带上其它人,他就未必答应了。你安心回去,波波如果不知道是海尧集团出手那最好,如果她已经知道了。那么美媛,你跟她说,这只是个谣言而已。”

  “这……”陈美媛犹豫了,于她而言,能够解决问题当然最好的。但是,沈家琳这样自信满满的样子,却也让陈美媛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为什么沈家琳会自信能解决这个问题?陈美媛心中疑惑,却不敢问。

  然而沈家琳却没有解释的意思,她只是平静的看了看陈美媛,告诉她:“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至于波波,她只需要等一段时间就好,美媛你可以在收到我的通知以后再告诉波波这件事情是谣言。”

  陈美媛有些纠结,沈家琳那奇怪的态度,还是让她无法放下心中的疑惑和不安。而想到沈家琳即将独自一个人去见王海涛,她就觉得,不能让沈家琳独自一个人去冒险。

  可是沈家琳却飞快的换好了外出的服装,她并不让陈美媛跟随,独自一个人叫了一辆车。美媛想跟着上车,却被沈家琳挡在了车门外。

  “我知道你是好意,美媛,但是我去和王海涛交涉,并不适合让你跟着过去,”沈家琳语重心长的说道。

  她独自一个人上了出租车,陈美媛呆呆的站在小巷口,看着载着沈家琳的车越开越远。

  在站了很久以后,陈美媛终于想起,郝波波依旧留在家里,顿时她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在刚发生了郝波波被人跟踪,还被持枪威胁之后贸然的负气出走,留波波一个人在家,陈美媛突然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些过分。她急匆匆地向家里赶去。

  而沈家琳独自一人坐在出租车上,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心潮起伏。她和王海涛原本是旧识,却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自从当年那件事发生以后。虽然郝宋宋找工作居然进了王海涛所开办的公司,还发生了这种事情,在令他愧疚的同时,也想起了那些不愿再回想的,当年的记忆。

  郝宋宋出事时,她并没有去找王海涛,因为她无法断定让郝宋宋出面顶罪,然后给予一大笔赔偿,究竟是王海涛真的想要救她还是出于报复。而且,当时的她真的很需要那一笔钱。

  而且,无论如何,这是郝宋宋当年自己做出的选择,所以如今已经在监狱里。但是郝波波不同,王海涛并没有给郝波波选择的机会,对于沈家琳来说,看到自己的女儿被这样的阴险手段迫害,导致找不到工作,是一件令人无法接受的事情。

  她要去找王海涛,要向王海涛问清楚。当年的事情已经结束,然而王海涛还要这样针对自己的女儿,这个做法太过分,令沈家琳无法接受。

  在思绪纷飞间,出租车到了海尧集团大厦,这是一幢高耸入云的建筑物,在王海涛成功的将自己的合作伙伴踢出了公司之后,他就斥巨资在上海的中心地段修了这么一幢大楼。这被视为王海涛成功的标志,也是上海著名的建筑物。然而沈家琳却对这个大楼没什么好感,她的儿子在这里出事,也是在这里被警察抓走。同时,沈佳琳相信,王海涛迫害自己女儿的决定也是在这里作出的。

  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厦,她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迈步登上了大厦高高的台阶,走进大堂,向漂亮的前台小姐说道:“您好,请帮我联系三十四楼总裁室王海涛。”

  前台疑惑的看了看他,警惕的说道:“抱歉,女士,您有预约吗?”

  “没有预约,”沈家琳平静的说。

  “不好意思,如果没有预约的话,我们总裁是不会见你的,”前台面无表情的说着,似乎对这种想要预约王海涛见面的人,司空见惯。

  沈家琳依然很平静,她淡淡的说道:“没有关系,你可以给他打一个电话,告诉他,沈家林来访,他会见我的。”

  “于是我们总裁今天的活动已经排满了,我不知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但是我们总裁并不会随便见一个普通人,”前台小姐说着,嘲讽的目光从沈家琳朴素的衣衫上掠过。

  沈家琳注意到了前台的态度,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微微一笑:“你何不联系一下他再说呢!”

  “如果每一个想要见我们总裁的人,我都要去联系,那我们总裁一天到晚,就只能接我的电话了。”前台小姐冷漠的说着,眼中讥诮的神色更加浓烈。

  沈家琳又看了看前台小姐,想要说什么,最终欲言又止。

  她默默的掏出手机,走到一旁,翻出王海涛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拨打了这个号码。

  在等待了很久之后,电话终于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王海涛的声音:“你好,请问哪位?”

  “你好,是王海涛吧!我是沈家琳,我现在正在你们公司的楼下,我有事情要见你!”沈家琳急切的说道,她十分担心,如果王海涛不愿意见她,那她这一次的来访将毫无意义。

  电话那头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王海涛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找我做什么?有事情就直接说。”

  “我现在就在你们海尧集团大厦的一楼,”沈家琳长出一口气,王海涛没有直接挂断电话,那就说明有的谈,她对王海涛说道,“楼下的前台不肯联系你。所以我只好给你打个电话。这件事情我希望我们能面对面的谈,”

  电话那头又是长久的沉默,最终王海涛说道,“面谈可以,但我只有五分钟的空闲时间。”

  “够了,够了,这个时间足够了,”沈家琳连连点头,“我现在就上来,但是你要和你们的前台说明一下情况。”

  “我的秘书会安排。”王海涛不耐烦的说道。

  电话挂断了,沈家琳得意洋洋的回到前台面前,对前台说:“我已经和王海涛沟通过了,他愿意和我会面,所以请为我办理临时出入证。”

  “假装打一个电话,然后就来说我们总裁愿意见你?”前台小姐嘲讽道,眼中是掩饰不住的讥诮,“现在就算是职业骗子也不做这种事了。”

  “我没有骗你,”沈家琳急道,“我刚才确实是给王海涛打了电话,你可以查一下号码,我把号码报给你。”

  “不必了,”前台冷冷的说,“从各种地方找到我们老板电话的人也够多的了,还有各种伪基站假号码,我要是真靠这个相信你,那我也不用混了。”

  前台的话音刚落,他面前的总机号码就响了起来。她疑惑的接起电话,很快就对着电话那头连连点头:“是,是,我这就让他上来。”

  说吧,她不情不愿的从前台的抽屉里,取出一个临时出入证递给沈家琳:“行了,你的出入证,上去吧!”

  对于沈家琳居然真的联系上了王海涛这个意外,她其实十分惊讶,但是更多的却是怨恨。于是,她狠狠的对着沈家霖翻了一个白眼,想到电话里的主管吩咐,却也不敢造次。沈家琳顾不上跟她计较,拿着出入证,急匆匆的走向电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