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郝波波的想法
张秋紫2017-05-30 22:023,265

  而年轻的警察忙活了一会之后,认真的看向郝波波,“您口述,说出的内容我全部都会进行记录。”

  郝波波点点头,慢慢地叙述道:“我第一次发现被跟踪是在两天前,当时我从幼儿园接女儿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发现此人对我和我的女儿进行了跟踪。”

  “好的,您知道他跟踪的主体是谁?是您还是您的女儿?”徐警官看来十分有经验,询问的内容十分详细。

  郝波波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道:“我并不清楚这个人跟踪的是我,还是我的女儿。他的跟踪被发现时是在我接女儿放学的路上,而幼儿园的老师也警告过我,发现有人偷窥我的女儿秋秋。而这一次我被跟踪,并且发生这种事,跟踪最初被发现的时间也是在我送女儿上学的路上。”

  “所以,这个人的跟踪与偷窥,有可能是针对您,也有可能是针对您的女儿。”徐警官连连点头,而年轻的警察噼里啪啦的打着字。

  谈话慢慢地深入,郝波波竭尽所能的回忆着这些天来的遭遇,并详细的说出。

  终于,在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谈话结束了。

  随着打印机吱吱的声音,郝波波看到年轻警察将一份立案通知书和一份口供摆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立案通知书和询问记录。”年轻的警察笑道,“您看看,确认一下内容是否有误。如果确认无误,请在这里签字并按上手印。”

  郝波波拿起这两份材料,仔细的看着。无论是针对于这个事件的口供,还是针对于自己报案的记录,警察都记录得十分详细,这让郝波波觉得,他们会对这件事查到底。

  “没有问题。”郝波波终于点头,在两份材料上签字,并按下了手印。拿着一份立案通知书,郝波波起身和警察道别。

  这件事,暂时算是告一段落了,可是,一种浓浓的不安感,却依旧萦绕在郝波波的心头,挥之不去。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王海涛,又或者王子尧,要做什么?即使回到了家里,郝波波依旧持续思考着这个问题,直到陈美媛的突然出现,打断了她的思绪。

  “波波!”陈美媛看上去十分紧张,她抓着郝波波的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直到确定郝波波无事,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美媛姐,你怎么了?”郝波波奇怪地看着陈美媛,对她的怪异表现感到不解。

  “还好你没事!”陈美媛叹道,“我今天去人民广场见一个客户,谈完出来就听说出事了。大家传得绘声绘色的,说是一名持枪的歹徒在咖啡厅挟持了一名女子。听描述不知道怎么的,我就觉得是你,所以赶紧赶回来看看。还好你没事。”

  “你猜对了,就是我!”郝波波心中一阵感动,她十分不愿意陈美媛再受到什么冲击。可是,现实告诉她,必须把事实的真相告诉美媛,以提高美媛的警惕。她并不希望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再发生在美媛身上。

  “什么?”陈美媛发出了一声惊叫,“真的是你?可广场上的人都说,当事人中了两枪,身受重伤。”

  “这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郝波波十分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她对美媛说道,“不过,这件事的发生,也让我必须警惕起来了。”

  陈美媛的双手握紧,疯狂地在客厅里转圈,她似乎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冷静自己的情绪。郝波波定定地看着陈美媛,直到美媛停下脚步。

  “究竟是谁?”陈美媛猛地转头,看向郝波波,她的眼睛里,有着担忧与紧张,而更多的,是坚定,“波波,如果你知道些什么,就说出来。我虽然只是个女人,却也能尽我自己的力量。这种事情,我不希望你一个人去面对。”

  郝波波摇摇头,她犹豫着,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把自己的推测,和王子尧的过往说给陈美媛听。

  陈美媛看出了郝波波的犹豫,她静静站着,等待着。

  然而,最终,郝波波还是摇了摇头:“我并不知道被跟踪的原因,虽然有一些推测,但这推测却是不算数的。美媛姐,你别担心,警察已经把那个人带走,他现在已经被拘留了,而且我也报了警,后面应该不会有事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随意!”陈美媛一瞬间怒吼中烧,她愤怒地叫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以为这个跟踪你的人被抓了就没事了吗?之前发现有人跟踪的时候,咱们就分析过,这人究竟只是一个变态,还是真的冲着你来的。你那时候的态度就挺奇怪。”

  “看现在的情况,他就是冲着你来的。就算他被抓了,难道就真的没事了?他为什么要跟踪你?目的是什么?这些你有没有弄清?”美媛的说话声不知不觉的上扬,到了最后,甚至吼了出来。

  “我来处理这件事!”郝波波定定地说道,“美媛姐,相信我,我能解决。”

  “我不信你!”陈美媛怒吼着摔门而去。

  郝波波看着紧闭的大门,长叹了一口气。

  事已至此,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先解决这个危机。想到美媛说自己找工作如此困难是海尧集团出手,又想到跟踪者之前说的话,郝波波定定地靠在沙发上,想着对策。

  也许,当务之急是先找到王子尧,和他好好的谈一谈,知道王子尧的目的。

  事到如今,她并不愿意让人知道,当年她和王子尧的那一场恋情。这样的恋情,对于她来说太过惨痛,即使只是回忆,也让人痛苦得喘不过气来。而她的侥幸心里也一直在提醒着她,也许见一见王子尧,这件事情就能迎刃而解。

  如果能像这样解决问题,那就这么办吧!郝波波慢慢地下定了决心。

  曾经的那些过往,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样无论是对她还是王子尧都好。那些时间,她不过是一个误入了不属于自己的世界的灰姑娘,时间到了,灰姑娘终究要被打回原形的。

  就在郝波波做出决定的时候,摔门而去的陈美媛,却没有像她之前所表现的那样怒气十足甚至失去理智。美媛在出门之后直奔沈家琳的家里,在她的想法里,这个事情,是郝波波的过往,郝波波不愿意提。但是,也许沈家琳会知道一些线索?

  陈美媛这样想着,也是这么做的,她打算去找沈家琳,旁敲侧击的问一下郝波波当年的事情,看能不能从中找出什么线索。

  来到沈家琳的老屋时,沈家琳正在工作台上裁剪着一件衣服。作为一名多年的老裁缝,沈家琳在退休后,依然会时不时地给自己做一件衣服,也会给邻居帮忙,为她们订制想要的款式。

  铺在工作台上的布料颜色清爽,柔软顺滑,一看就知道是上好的料子。

  “美媛?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这个老婆子?”沈家琳见到陈美媛十分惊喜,她将美媛迎进屋,特地把自己做好的酒酿端给陈美媛,还十分热情地说着,“这是前几天我试做的酒酿,我自己吃了一下,还蛮不错的,你也尝尝。自己做的,干净的,又好吃。”

  “谢谢伯母!”陈美媛接过酒酿,小心翼翼地品着。沈家琳的手艺很好,酒酿清爽甜蜜,带着一丝醇厚的酒香。然而,美媛的心中却十分纠结,虽然在来之前她十分的坚定,可是,在看到沈家琳的时候,美媛却有些怯场起来。她突然觉得,如果贸然说出郝波波最近的遭遇,沈家琳一定会受不了。而对于这个从小就对她十分友好,甚至给美媛补上了缺失的亲情的阿姨,美媛并不希望看到她忧心忡忡的样子。

  美媛心里有事,一时间,这碗香甜的酒酿吃起来也如同嚼蜡了。

  然而,沈家琳却看出了美媛正怀着满腹心事,她坐在一边,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没事!”陈美媛连连摇头,仿佛是为了证明什么一样,她加快速度飞快地吃完这一碗酒酿,做出一副满足的神情,“伯母您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无论什么东西,只要经过了您的手,就会变成好东西。”

  “美媛真是嘴甜。”沈家琳呵呵笑着,伸手拿过美媛手里的碗,“那我再给你盛一碗。”

  “您别急,沈姨,我今天来,也不光是为了看看您,还想问问,波波当年的经历。”陈美媛看着沈家琳转过身,心中一横,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她的想法很简单,无论如何,郝波波当年的事情总是要问的,沈家琳是个敏感的人,无论是旁敲侧击还是直接问,她心里一定都会起疑惑。那倒不如大大方方的问出来,再找个理由搪塞,免得沈家琳担忧。

  果不其然,沈家琳端碗的手抖了抖。她若无其事地问道:“你想知道波波的什么事情?”

  陈美媛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从问起。

  该怎么问呢?郝波波当年的感情经历?还是其它的?

  犹豫了一下,陈美媛小心地说道:“不如,沈姨您给我讲讲波波当年的事吧!”

  “美媛,你给我说实话,是不是波波出什么事了?”沈家琳重重地把碗放回茶几上,坐回陈美媛旁边,严肃地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