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郝波波的危机
张秋紫2017-05-30 22:022,996

  “行了行了!”漂亮又时尚的女警满不在乎地笑道,“光靠喊的对我们可没用,不管怎样,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跟我们去局子里吧。”

  跟踪者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女警似乎有一身怪力,不由分说地拖起他走出了咖啡厅。

  郝波波满含歉意地看着咖啡厅被打碎的落地窗,想了想,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了身上的所有现金塞到服务生手里。

  “你救了我!”郝波波看着年轻得甚至有一些稚气的服务生,诚恳地说道,“如果我没有进入这个咖啡厅,你不会遭遇这样的危险,咖啡厅的落地窗也不会因为救援而破裂。这是我的错,我理应做出赔偿,这些钱你先收下,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筹措。”

  说罢,郝波波想了想,又掏出纸和笔,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交给这名服务生。在递出纸条时,她郑重地道谢:“还有,谢谢你今天挺身而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服务生的脸胀得通红,他连连摇手说道:“哪里,哪里,你进了我们店就是我们的顾客,保护顾客的安全是我们应该做的。”

  年轻的警察笑了,他打断郝波波与服务生之前的道谢与谦让,十分直接地说道:“两位不用让来让去的,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两位配合。还请两位跟我一起去一趟警察局录口供。”

  郝波波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应下。

  服务生却犹豫起来,他看了看独自守在柜台的收银员,小声说道:“交班的同事还没来,我要是走了,这里就只剩下小倩一个人了,她忙不过来的。而且,现在咖啡厅这个样子,窗户都是破的,留她一个女孩子在这里也不安全。”

  “琛哥,你放心去录口供吧!”年轻的小收银员开口了,她摇摇手机说道,“我已经给老板打过电话了,他马上就能赶到。这段时间我一个人在这里没有问题的。”

  “你确定没有问题?”服务生却依旧十分谨慎,他再次和小姑娘确认着。显然,在咖啡厅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他变得警惕异常。

  “你不用担心。”中年警官笑道,“我会留下来保护这里的安全,等你们老板到了,我想他说明情况再回警察局。”

  年轻的服务生如释重负,他长出一口气,郑重地对中年警官说道:“那就拜托您了,警察先生。”

  “放心吧,为人民服务始终是我们的宗旨,我不会因为要带你去录口供而让小姑娘处于危险之中的。”中年警官笑着,比了一个帅帅的手势。

  郝波波主动的跟着女警官走过的路走向咖啡厅外,服务生在放下担忧之后也紧紧跟在她的后面。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咖啡厅。

  刚走出咖啡厅,郝波波就吓了一大跳。咖啡厅的外边此刻围了很多人,他们都在不远处围着,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时不时地交头接耳一番。而在咖啡厅的门口角落里,一个隐蔽的地方,停着一辆白色的警车,警车的警示灯还在一闪一闪。

  见到郝波波与服务生,人群立刻发出一阵躁动,伴随着嘈杂的交谈声。郝波波突然觉得,之前从来没有如此不好意思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这些人会把她当作什么,然而,作为一个刚从案发现场走出的人,郝波波深知,以这些人的思维发散程度,也许她已经被脑补成了犯人的同伙。

  不过,想到刚才那令人惊魂未定的经历,郝波波也顾不得什么了。她故作镇定地走到警车边,车门早已从里拉开,明艳漂亮的女警正坐在车里朝她笑。在女警后边带着栅栏的座位里,跟踪者手上带着手铐,正老老实实地坐着。

  郝波波警惕地看了这个最近一直都在跟踪自己的男人一眼,小心翼翼地上车,挑了一个离他最远的座位。

  女警噗哧笑出声来:“你不用那么紧张,他现在被关在里面,什么也做不了。”

  “虽然你们确实非常专业,可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人。”郝波波摇摇头道,“毕竟,他跟踪了我好多天,还威胁了我的生命安全。”

  “大多数受害者都和你反应一致,”女警笑道,“不过,我更好奇的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人跟踪你。”

  郝波波低下头,默不作声,这一瞬间,她想起了曾经那些和王子尧在一起的日子。那些日子仿佛流水一般,早已消失在时光里,了无痕迹。

  如今的郝波波,面对着各种阻止她正常生活的手段,不知道如何解决才好。

  在沉闷的气氛中,警车开进了警察局。郝波波沉默着下车。有警察过来带跟踪者下车,在那一瞬间,郝波波回头,看见了跟踪者仇恨与怨毒的目光。

  郝波波悚然心惊。

  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目光,他真的只是因为要跟踪自己而不能如愿吗?不管怎样,这个人现在对自己仇恨很深,郝波波暗暗提高了防备。

  在紧张与警惕中,郝波波被警察带到了一个单独的询问室。

  “郝波波女士您好,这次询问由我负责。我姓徐,您可以叫我徐警官。在询问期间,希望您能够配合。我们的询问内容是事件发生的起因和经过,不会超出这个范围,您将您今天的经历说出来就可以了。”警察的态度倒是十分温和,他详细地解释着询问的状况。

  郝波波点头,徐警官见状,向一旁负责记录的年轻警察示意,告诉他,可以开始记录了。

  “您可以详细描述一下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吗?”徐警官温和的问。

  郝波波想了想,从自己发现被跟踪开始说起,一直到最后,跟踪者拿出枪来。她小心翼翼地组织语言,把自己的遭遇重复了一遍。

  徐警官若有所思:“请问,您知道嫌疑人跟踪您的原因吗?”

  “我并不知道他跟踪我的原因。”郝波波摇头道,“不过,在我发现这个人跟踪的时候,他曾试图和我谈判,其中,他提到了王海涛。并且说,是王海涛派他来跟踪我的,具体原因也许与王海涛的独子王子尧有关。但我却不敢确定。”

  “没关系。”徐警官笑道,“这其中的恩怨,是你们自己的事。除非你想要报警,否则你可以保密。不过,看今天的这种情况,你的人身安全已经受到了威胁,报警也许会更好一些。”

  “我报警以后,会是什么结果呢?”郝波波期盼地问,“你们会对这个事件展开调查,并保护我和我的女儿阻止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新的跟踪吗?”

  “不能!”徐警官遗憾地摇头,“如果没有新的跟踪证据,我们无法派出警力对您和您的女儿进行保护。因为现在,嫌疑人已经处于被控制状态,他涉嫌非法持枪和挟持人质,将会被提起公诉。如果你报警,我们将对你所说的情况展开调查,但是您所期盼的保护却是很难实现,没有证据证明,在这名嫌疑人被控制之后,您和您的女儿仍然处于危险之中。”

  郝波波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她说道:“那么,我所最期盼的人身安全问题,其实是无法解决的?”

  “也许您可以试试在这段期间请一个保镖来保护您和您女儿的安全。”徐警官建议道。

  郝波波有些无奈地看着徐警官,却说不出话来。徐警官的说法并不是没有道理,却无法解决她目前所面对的最迫切的问题,一个是找工作受阻,一个是被跟踪。

  被跟踪这件事,在警察抓了这个跟踪者之后,也可以算是告一段落了。因为,她自己也无法断定,在这个人被抓之后,王海涛还会不会派出新的人选来跟踪她和秋秋。而就算是王海涛有派出,在她明确的找到跟踪证据之前,警察也不会对此做出什么反应。

  而找工作受阻这件事,更是毫无证据,她所有的信息都来源于陈美媛告诉她的话,而这些话,是不能作为证据的。

  该怎么办?郝波波犹豫了。

  她低头想了想,坚决地抬头,对徐警官说道:“我要求先报警,这个人对我进行了跟踪,第一次发现他的跟踪,是在两天前。而且,在我和他的对话里,我已经确认了他对我进行跟踪。”

  “好的!这位女士要报警,小许记录一下。”徐警官点头,向一边负责记录的年轻警察说道。

  “好嘞!”年轻的警察看起来有些兴奋,他的双手飞快操作,郝波波只听到键盘和鼠标噼里啪啦的连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