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警察的救援行动
张秋紫2018-03-29 17:553,025

  然而,感动却并不能让他们脱离这种危险的境地,面前的跟踪者在赶走了两名进店的顾客之后,终于转向了波波和服务生小哥。

  “你们两个,还有什么意见吗?”他举起乌黑的枪口,对准了两人。双目赤红,竟然摆出了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你,你别说了,把枪放下,我们还能好好谈。”郝波波小心翼翼地说道。她紧张地看着依然毫不犹豫地挡在她面前的店员小哥,心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不能连累他,不能连累这个好心的服务生。

  然而,她对面的那个男人却紧握着枪,面色狰狞地笑了笑:“老子才不想跟你谈。你这个女人,磨磨唧唧的。所谓先礼后兵,我已经给了你最大的礼貌。你不领情,那可怪不得我。”

  “在国内,私藏枪支是违法行为。使用暴力手段挟持或者威胁他人,也是违法行为。你现在把枪放下,还能争取减刑。”挡在郝波波前方的服务生突然说道。

  “你给老子闭嘴!”跟踪者满面戾气的怒吼,“你他妈的懂什么!什么东西都没有钱重要,钱才是最重要的!你自己还在咖啡厅端盘子,别摆着一副道貌岸然的脸来说老子。”

  郝波波紧张地盯着跟踪者手中的手枪,心中却打算着,一旦他做出了什么过激的事情,她一定要第一时间冲上去,阻止他伤害到人。

  然而,这个情绪激动的男人,在怒骂了一顿之后,却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郝波波想了想,趁着这个机会,用最快的速度对他说道:“你不就是想要继续跟踪我,然后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见么?只要你放下枪,我答应你的要求。”

  “你当老子傻啊!”跟踪者咧嘴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之前好好跟你说你不肯,现在拿出枪来,你就肯了。肯了也晚了。”

  “那你想怎么样?”郝波波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试图和这个疯狂的男人周旋,拖延时间。

  然而,她的计划似乎没有什么效果,跟踪者甚至都没有把她的话听进耳朵里。他依旧自顾自地说着:“你让老子放下枪,当老子是傻蛋?老子前脚放枪,你后脚就能报警,让警察把老子抓走。”

  “藏枪是重罪,老子说不得就得去监狱里蹲十年,你当老子是傻蛋?”跟踪者越说越激动,本就充血的眼睛,也越发地红了。白色的眼球上泛满了血丝,看起来格外狰狞可怕。

  “我保证,绝对不报警。”郝波波举起右手,做出起誓的姿势,郑重地说道,“而且,你完全可以现在就离开这里。就算是我报了警,你在离开以后把枪处理掉,就算警察来了,找不到证据不也拿你没办法?”

  跟踪者一愣,显然没有思考这种做法的可行性,听到郝波波的话,他开始郑重地考虑起来。

  一时间,店里安静极了。

  郝波波惴惴不安地看着这个男人,心中却在默默地计算着时间。像这样,能够拖多久呢?

  她并没有把握。

  透过咖啡店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咖啡店外人来人往,然而,店里却仿佛邪门一般的没人拜访。

  有装扮时尚的女郎从落地窗前走过,停下脚步,对着玻璃中自己的倒影整理妆容,而男人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思维世界一般,完全没有反应。

  不知道为何,郝波波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她紧紧盯着这名漂亮的时尚女郎。看着时尚女郎对着玻璃窗整理了一轮头发,她似乎很满意,露出一个笑容。接着,她慢慢地顺着落地窗向前走,一步一步地,来到持枪男人的身后。

  就在这时,郝波波突然发现,挡在她前方的服务生突然紧张了起来。他的右手藏在背后,紧紧握成拳头,还带着微微的颤抖。

  郝波波心中一惊,她还没来得及细想,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服务生如此的紧张。就听到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

  与此同时,服务生动了。他蹂身而上,猛扑向前,一拳打在男人的脸上。同时,他的左手托起男人握着枪的右手,将枪口抬起,面向天花板。

  男人显然没能反应过来,在猛挨了一记拳头以后,还没能反应过来。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天花板上的吊顶碎裂,四处飞溅。郝波波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慢动作。

  白色的粉尘纷纷扬扬地落下,而服务生早已将握枪的男人扑倒在地。他死死地按住男人的双手,试图夺下男人手中的枪,两人正僵持不下。而咖啡厅的落地窗已经整块都碎成了玻璃渣,那个原本在落地窗前心走的女子破窗而入,带着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一脚踢在男人的手腕上,将他手中的手枪踹得飞了出去。

  就在郝波波还在发愣的时候,女子已经干脆利落地制服了和服务生争斗的男人。一副铮亮的手铐套在了男人的双手。

  “警察,你被捕了。”女子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居高临下地出示给男人看,同时用一股极为凌人的态度,说着这句让所有的犯罪分子听了都会紧张的话。

  紧跟在这个女警的身后,那两个原本进店,却被威逼得退了出去的客人也从破碎的落地窗处进了店里。郝波波顿时明悟,原来,这两个并不是客人,而是接到报警后赶来的警察。

  也许是到场之后观察,发现情况不对劲,他们进店时并没有穿警服,却被紧张的跟踪者和郝波波误以为是进店消费的客人。

  “竟然敢带枪,胆子够大。”走在前面的年轻警察用极为凌厉的眼神看着被拷上手铐的男人,从他的眼神里,郝波波不难看出这个男人的下场。

  “私自配枪是重罪啊!”跟在后面的中年男人补充道,他看起来十分斯文,他甚至还带着一副金色边框的眼镜,一点也不像一个警察。他默默地走到墙角,捡起被女警踹飞的手枪。

  随着几声清脆的机械声响起,很快,手枪就被卸掉了弹夹拆成了一堆零件。

  “正规的79式手枪,虽然不是现役部队的配枪,却也比咱们局子里常用的要好了。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弄来的。”中年警察念念不舍地摸着这堆零件,看起来对枪械十分痴迷。

  “能弄来的自然有门路,带回局子里好好问问就知道了。”年轻警察谨慎地盯着依旧被服务生按在地上的跟踪者,语气却十分轻松,“我说,这个见义勇为的小哥,你可以放开他了。”

  服务生显得有些羞怯又有些紧张,然而他却没有松开依然在疯狂挣扎的跟踪者,似乎对警察的话还不够放心。

  女警看出了年轻服务生的担忧,她笑了笑,蹲下身按住了曾经跟踪郝波波的这个男人,然后笑着对服务生说道:“你只管放手,他没办法挣扎的。”

  服务生狐疑地看了看女警,小心翼翼地松开手。

  “你们这帮不要脸的混蛋,放开我,不然我弄死你们全家。”跟踪者在地上怒骂着,然而,女警却似乎力大无穷一般,虽然只是一只手按着他,他却完全没法挣扎。

  “弄死我们全家?”年轻警察笑了笑,“想弄死我们全家的人多了去了,你得排队啊!”

  男人的声音一滞,连带着气势仿佛也弱了许多。

  然而,紧接着他又开始怒吼:“谁她妈不知道你们这群条子就是不干好事,想你们死的人当然多。”

  “哟,这话我可不爱听。”女警撇撇嘴说道,“你要是不犯法,我们警察哪能盯上你还阻止你呢!反过来你还咬我们一口,说我们阻止你犯罪是错的。你非法持枪难道就是正确的了?拿枪威胁他人生命还是谋杀罪呢!持枪限制他人自由是绑架罪!你要选哪一个?”

  “老子哪个都不选!”跟踪者骂骂咧咧地道。

  中年警察上前,不耐烦地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废话什么,犯罪就是犯罪,怎么定罪是法官的事,你现在跟我们去局子里带着。”

  “还有这位小哥和这位女士,你们两个是当事人。”女警松开对跟踪者的钳制,抬头笑着对郝波波和服务生说道。

  “还有之前报警的那位小妹,你们都需要录个口供,希望能配合。”年轻警察笑着看向收银台处,一直很安静的收银员抬头笑了笑。然而,她的脸色依然十分苍白,看起来被之前跟踪者手里的枪吓得不轻。

  听到年轻警察的提议,她白着脸扯出一个笑容,十分勉强地点了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