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突如其来的保护者
张秋紫2017-05-30 22:023,205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遇到这种事情就忍了?就姑息了?”郝波波怒极反笑,她飞快地掏出手机,想要拨打报警电话。

  跟踪者的反应非常快,电话还没拨出,他就飞快地起身,抢下了郝波波手中的手机。

  “手机还给我!”郝波波尖叫着冲上前去,试图从跟踪者手里抢回自己的手机。

  “我不可能还给你!”跟踪者赤红着双眼,露出疯狂的神色,他把郝波波的手机攥在手里,握得紧紧的,“除非你答应我的要求。”

  “我不会向邪恶势力低头的!”郝波波愤怒地叫到,想到这些天的辛苦,再想到发现被跟踪后的惶恐与不安,郝波波就深深的觉得,这件事,不能就这样姑息。

  如果现在答应了这个男人的要求,以后会怎样呢?自己与秋秋的生活,将处于彻底的被监视之下。而且,这个男人很有可能会得寸进尺的提出更为过分的要求,让本就无法找到工作,早已陷入经济危机的自己,也将会过得更艰难。更何况,谁也不愿意将自己的生活状况暴露给一个不但自己不认识,还间接是仇人的人啊!

  郝波波愤怒地和跟踪者对持着,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手机被抢走了,论力量,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该怎么办?

  波波心里乱糟糟的,完全不知道如何做,才能破解现在的这个局面。而且,在愤怒的同时,一阵恐惧从她心底升起。

  这个男人现在采取如此过激的行为,他后续会怎么做?会不会威胁到她的人身安全?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工作服的手挡在了郝波波的面前。穿着西装的服务生仿佛从天而降一般地出现在郝波波面前,他挡在了郝波波与这个男人之间,似乎有意无意地护持着郝波波,却又毫不失礼地对跟踪者说道:“这位先生,店里严禁闹事,您抢夺这位女士手机的行为已经涉嫌触犯法律。请将手机还给这位女士。”

  “我要你管?”跟踪者面目狰狞地盯着服务生,仿佛之前冷静地向郝波波提出建议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郝波波紧张地看着服务生,从这名冷静的服务生出现在她面前,她的心中就定了下来。然而,这名咖啡厅的服务生也不过是一名年轻的少年,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稚气。而服务生对面的男人,双眼充血,满面戾气。而且,郝波波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个男人,是王海涛专门派来监视她的,也许,身手本就十分了得。

  在这种情况下,面对这样一个亡命之徒?这名服务生真的能维护好店里的状况?保护她的安全?

  何况,郝波波内疚地想着,如果她不选择进店,这个服务生小哥本不必面对如此危险的局面。

  然而年轻的服务生依旧十分冷静,似乎根本就没有受到威胁一样,他平静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再次重复了之前的话:“先生,您现在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希望您能悬崖勒马,将手机还给这位女士。”

  “不可能!”跟踪者喘着粗气,狂躁地叫到,“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样一份工作,我不能丢了它。”

  “您如果不赶紧停下您的行为,并把手机还给这位女士,取得她的谅解,大概,以后您就只能到监狱里去工作了。”服务生小哥依旧平静地没有半点表情,可说出的话,却让男人更加的狂躁不安。

  “我能怎么办?啊?她要是不答应,我不还是一样要进监狱?”跟踪者暴躁地向服务生叫喊着,情绪渐渐癫狂。

  “但您的这种强迫行为更不可取。”服务生冷冷地说道,他根本就没有受到男人的影响,仿佛不知道害怕为何物,“我不知道您和这位女士有什么冲突,但是,这位女士现在在店里消费,是我们的顾客,保证顾客的人身安全是我们作为店家所需要做的事。如果有什么问题,您可以和这位女士好好的谈。作为我,甚至可以成为你们之间的中间人,协助你们沟通。但您用这样强迫的手段,我却是必须制止您的。”

  服务生冷静的态度感染了郝波波,波波渐渐平静了下来。

  需要打电话报警,郝波波站在服务生身后,飞快地判断着局势。如果放任这个男人和服务生对持,谁也不知道最终的结局会怎样。但是,郝波波紧张地看了一眼服务生偏瘦弱的体格,再看了看对面双目赤红,明显陷入狂躁状态的跟踪者。她顿时觉得,如果真的动起手来,服务生不会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那个自称是受王海涛雇佣,专门前来跟踪她的跟踪者,郝波波心中思绪涌动。怎样才能帮到店员?

  她紧张地观察着店内的环境,想要找出一种帮助这名店员的可能性,却在眼光扫过柜台时发现了新大陆。

  柜台里,站着一名女性店员,她似乎也很焦急,时不时地向店外看上一眼。见郝波波看向柜台,她挤出一个微笑,向郝波波举了举手中的手机。

  郝波波顿时心定了,她明白了店员的意思,他们已经报了警。那么,现在必须拖延时间。

  郝波波飞快地做出了判断。

  她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前方,陷入癫狂的跟踪者和服务生仿佛陷入了僵持,男子并不肯接受服务生的调解建议,而服务生小哥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郝波波想了想,主动说道:“如果有这位先生居中调解,也许我们还可以谈谈。”

  “谈?谈什么谈!”跟踪者双目赤红,看向郝波波的目光仿佛带着一股仇恨,“你都不让我跟踪你了。”

  听到跟踪者的这句话,店员小哥立刻向郝波波投来一个同情的眼神。

  郝波波尴尬地笑了笑,耸耸肩道:“谁都不愿意被跟踪,这是人之常情。不过,也许我们可以讨论一下,找出一个居中的办法。你说得对,如果你被调走,王海涛还会再派人来。而且,这个人势必更专业,更隐蔽,我更加无法发现。所以我刚才想了想,觉得也许我们可以合作。”

  “所以以后我照常跟踪你,你装作不知情就行!”跟踪者立刻兴奋起来,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己的想法。

  “这是不可能的!”郝波波立刻反驳,虽然只是虚以委蛇,她却依旧不愿意百分之百的顺着男人的意愿说下去,这样会让整个谈判结束得太快。而且,即使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她也不愿做出这样的让步。

  “那你还说我们可以谈!”跟踪者的双眼立刻又开始充血,他圆睁着双目,紧盯着郝波波,仿佛要择人而噬一般。

  “我们是可以谈,但不能像你说的这样。如果我任由你跟踪我和我女儿,那我们的生活还有什么隐私可言?又还有什么安全可言。”郝波波厉声说道,“如果让你像这样被人跟踪,被人监督,你愿意?”

  “我当然无所谓!”跟踪者大声说道,“只要给我钱,你住进我家里随便观察。”

  郝波波突然对这个男人泛起了一丝怜悯,在这个人的身上,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但他似乎已经处于为了钱毫无底线的状态了。只要给钱,他可以去做任何事,只要能拿到钱,他可以做出任何的妥协。然而,他并不知道,这样无底线的方式,会让他越来越不受到人的信任,也越来越拿不到钱。

  然而,怜悯归怜悯,郝波波却没有牺牲自己的生活成全这个男人的意思。她冷冷地开口说道:“但我不是你。我……”

  郝波波的话未说完,就听到这个跟踪者一声怒吼:“全部给老子滚出去。”

  惊诧之下,郝波波看向男人怒吼的方向,只见店门口有两名似乎是打算进店消费的顾客,正惊讶地看着这个方向。而她的耳畔,再次响起了跟踪者声嘶力竭的声音。

  “出去,出去,全部给老子滚出去……”

  “我们,我们只是来买杯咖啡!”还没有进门的顾客显然吓到了,走在前面的那位是个年轻的小帅哥,他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

  然而,这个行为却换来了跟踪者歇斯底里的狂吼:“老子管你们是来做什么的!给老子滚!”

  这癫狂的叫声让郝波波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她小心地看向这个男人,只见他双目充血,面目狰狞。这两个选择在这时候进店消费的顾客,仿佛触及了这个男人最敏感的神经,让他迅速陷入了疯狂之中。他从茄克衫的口袋里掏出一把枪来,对准了门口,恶狠狠地叫到:“滚出去!”

  刚刚进店的这两名顾客连忙退了出去,他们看上去非常紧张。

  而郝波波则和一直挡在她面前的店员小哥一起变了脸色。这个男人手里,居然有枪!

  想到之前和男人起的冲突,郝波波手里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她偷眼看了看前方的服务生小哥,只见这个年轻的男孩子脑后也沁满了汗水。只是,他依旧不动声色的把郝波波护在身后,仿佛什么都不会让他动容一样。

  郝波波不禁有些感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