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跟踪者再现
张秋紫2017-05-30 22:023,340

  在确定了自己被海尧集团向全行业下达了禁令以后,郝波波却终于轻松地睡了一个好觉。

  对于郝波波来说,有幕后黑手想对付自己,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却是被暗害了而不自知。如今海尧集团浮出水面,郝波波悬在空中的心终于落了地。

  但是,如何才能确定是不是王子尧在背后出手呢?郝波波在送秋秋去幼儿园的路上冥思苦想着。

  虽然对陈美媛说了要调查此事,但是,其实波波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她胡乱地在上海的街头溜达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人民广场。

  这个上海最大的广场人群向来熙熙攘攘,郝波波独自站在广场中心,看着四方走过的人流。这么多的人,却与她没有一点关系。这一瞬间,她感受到了无比的孤寂。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个穿着黑色服装的男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个人站在不远处的人群中,仿佛若无其事地一直随着人流走动。然而,郝波波却发现,他早已随着人流来来回回了好几次。

  每一次,当他经过波波面前的时候,都会装作不经意地偷偷看波波一眼。

  在那一瞬间,郝波波突然想起了秋秋的提醒,有人在跟踪她们。那一次,那个急忙缩进树后的脑袋,可不就是这个男人的?虽然他换了衣服,甚至重新剪了个发型,可那一场惊吓对郝波波来说,印象实在太深刻。

  郝波波微微眯起眼睛,犹如一只准备进攻的豹子一般绷紧了全身的肌肉。

  这个男人居然还在跟踪,看来,他跟踪的目标并不是秋秋,而是郝波波自己。这一次,没有秋秋跟随,郝波波心中放松了不少。在她看来,秋秋不在,自己一个人,就算是对付不了这个男人,总归还是能逃掉的。

  何况,波波自己也想要知道这个男人来自何方,跟踪她的目的是什么。

  想到这里,郝波波轻轻勾起嘴角,微笑了一下。虽然发现这个男人并没有多久,然而,波波却想到了一个办法。

  她不动声色地继续随意在人民广场上闲逛,同时十分小心地注意着这个男人的行动。

  男人显然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郝波波发现,他依旧在拥挤的人流里穿行,时不时地从波波身边走过。

  郝波波迅速地观察了一下地形,然后,她向广场边的一家商场走去,假装要去商场里购物。

  这个一直跟踪着郝波波的男人不露行迹地跟了上来。波波小心地关注着男人的行踪,然后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商场一楼的咖啡厅。她点了一杯咖啡,坐到店里空的座椅上,用眼角的余光瞟向那个黑衣服的男人。

  男人落落大方的跟着进了店,也点了一杯咖啡,坐到离郝波波不远处的位置上。

  波波端着咖啡的手僵住了,无论如何,她也想不到这个跟踪者能大胆到这种程度,居然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坐到了她附近。

  怎么办?怎么办?郝波波的心脏激烈的跳动,原本觉得自己无所畏惧,可现在,她却又有了一股害怕的感觉。这个跟踪的男人如此有恃无恐,她该怎么办?

  沉住气,郝波波,你一定要沉住气。郝波波握紧了拳头,默默地给自己打气。她小心翼翼地扭头去看那个黑衣男子,正好,那人也正转头看她。双方目光交错间,郝波波只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她迅速判断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现在,自己身处的位置,是人民广场一家商场一楼的一家高档咖啡厅。这个跟踪者虽然看起来身手不错,而且是个男人,但是,郝波波觉得这个男人没法直接从这间咖啡厅里把她带走。她并没有在附近看到男人的同伙,而同时,一旦男人动手,只要她呼救,店里的店员或者顾客,都有可能制止这个男人的行为。特别是店员,如果任由波波被这个男人带走,将会极大的影响店内的生意,并有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想到这里,郝波波的心定了一些。就在这时,郝波波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这个跟踪她的男人,会不会和海尧集团对行业内发布禁止雇佣她的禁令有关?

  想到这里,她看了看那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鼓起勇气,端起咖啡坐到了男人的对面。

  “我在人民广场的时候就注意到你了!你在我身边转来转去转了半天。”郝波波故意说得很大声,让店里的人都能听到她的话,“后来我进了咖啡厅,你也跟着进来了。请问,这位先生,这是巧合呢,还是你真的在跟踪我?昨天我接女儿放学的时候也看到你躲在树后,我想,巧合的可能性不大吧?”

  男子干咳了两声,似乎没想到波波会主动出击。一时之间,他看起来似乎竟有点乱了方寸。在连续的咳嗽之后,男子猛地抬头,眼中透露出凶狠的神色。

  波波被这目光吓得缩了缩脖子。然而,想到自己正在闹市区人流量极大的咖啡店里,她又鼓起了勇气,毫不示弱地盯着这名男子看。

  似乎,鼓起的勇气起了作用,黑衣男人避开了她的目光。过了一会,男人说道:“没错,我就是奉命跟踪你。”

  “谁派你来的?”郝波波紧盯着跟踪者的眼睛追问,“你是海尧集团的人?王子尧派你来的吗?”

  跟踪者冷冷地笑了笑,用一种满不在乎地口气说道:“海尧集团的人?我算是吧?不过,我可不是少爷派来的。”

  “有意思!”郝波波冷冷一笑,看着这个穿着黑衣的男人,“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回答我的问题。”

  “也不是什么秘密,你迟早能知道。”跟踪者喝了一口咖啡,定定地看着郝波波说,“老板让我跟着你,但你也不是傻子,常年被跟踪,迟早会发觉。倒不如我们说开来,反倒更好。”

  “你老板是谁?”郝波波皱起眉,突然觉得事情也许不是她所想的那么简单,她心中一动,急忙说道,“你管王子尧叫少爷,难道,你的老板是子尧的父亲王海涛?”

  “你很聪明。”跟踪者笑了笑,带着一副怪异的表情说道,“没错,我的老板就是王子尧的父亲王海涛。”

  “他为什么要派你跟踪我?”郝波波紧紧盯着跟踪者的眼睛,突然觉得心中直打鼓。男人这种怪异的态度,以及王海涛莫名其妙的出手,究竟代表了什么?

  “原因嘛!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跟踪者笑了笑,却似乎不打算过多的解释,“我只是听从老板的命令,跟着你而已。你应该知道,你曾经和少爷有过那么一段,老板不太放心。再说了,你哥哥到现在还因为纵火罪蹲在监狱里呢!”

  郝波波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个男人的话,听起来倒像是她郝波波这次回国,就会专门去找到王子尧贴上去一样。而且,想到郝宋宋的事情,郝波波竟然觉得自己不知道如何驳斥面前的这个男人。她想了想,最终还是讽刺道:“那真是辛苦你和你老板了。只是因为我哥哥还在监狱里,他就让你这样不辞辛苦的跟踪我。如果我哥哥已经出狱,我又和你家少爷在一起,你们又打算怎么办?”

  “这是老板应该头疼的事情,我可不用考虑这么多。”跟踪者耸耸肩带着一丝无所谓说道,“于我而言,就是负责监视你的行踪,并定期向老板报告就好。”

  “你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不怕以后不能继续监视?如果我报警,你可是会被带走的。”郝波波心中泛起了一丝疑惑,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却觉得完全想不通他这么做的原因。

  “我能有什么办法?”跟踪者看起来十分无奈,他皱眉道,“你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就算我不出来说,难道你就什么都不会做了吗?在极端恐惧之下,你反倒更有可能选择报警。”

  “所以,你的选择是坦白?”郝波波暗自在心底松了一口气。这个男人如此坦白,看来并不是不能沟通的人。只是,她却想不明白,为什么王海涛要辛苦的派人跟踪她。又为什么,这个负责跟踪的男人,看起来却如此的随意。

  然而,跟踪者很快就解开了郝波波的疑惑,他在桌子上支起双手,撑着脑袋笑道:“我又不蠢,总是跟踪一个人,你都已经发现我的存在了,我还死撑着有什么用?倒不如咱俩谈谈。”

  “你要谈什么?”郝波波不动声色地说道,她心底依然保持着警惕,生怕这是这个跟踪者的阴谋。

  “咱俩达成一个协议。”跟踪者笑了笑,“我老板的性格一向固执,你发现了我,并不会让他收回决定。他只会另外派人过来,继续监视你。倒不如咱俩默契一点,相互之间都别说破。我继续跟着你,你呢,就当我不存在就好。”

  “这不可能!”郝波波愤怒地叫到,她被彻底刺激到了。这个非法跟踪监视她的男人,居然如此的嚣张,被发现之后竟然还来和她谈条件,试图让她默认被跟踪。

  不能忍,绝对不能忍!郝波波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往头上冲!她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男人。那仇恨的目光,让自信满满的男人也不禁瑟缩了一下。

  “我觉得,你还是再考虑一下比较好。”男人沉默了一会,看着波波,带着一丝犹豫地说道,“再换个人来,可不一定有我这么好说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