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记忆深处的味道
张秋紫2017-05-30 22:013,012

  在爽快地答应了平凡之后,郝波波迅速把厨房里的陈美媛换了出来。

  虽说平凡是客人,但他似乎也没多少客人的自觉,跟着郝波波进了厨房,给她打下手。倒是把陈美媛和秋秋留在了客厅里。

  陈美媛独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不时哀怨地看一眼厨房。虽然她性格一向爽快泼辣、大大咧咧,却也知道,在这种时候,她还是乖乖的呆在客厅里的好。

  她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却又在动来动去之后,终于小声向秋秋问道:“秋秋,你妈妈认识那个平凡叔叔?”

  秋秋自顾自地玩着折纸青蛙,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

  “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陈美媛的八卦之心熊熊燃起,整个人都趴到了秋秋身边,小心地打听着。

  秋秋茫然地看了陈美媛一眼,又继续玩起了折纸,仿佛完全没有听懂陈美媛的话。

  “这……”陈美媛无奈了,她看着厨房里言笑晏晏的郝波波与平凡,露出了哀怨的眼神。对于一个八卦女来说,看到八卦而不可打探,实在是人生中的一大酷刑啊!

  而厨房里,郝波波已经开始准备煲汤了。

  由于平凡来得突然,波波其实并没有额外准备食材,想到厨房里有一只鸡。于是,她就地取材,拿了冬笋和香菇,打算和鸡一起煨一道冬笋香菇汤。

  她把鸡处理干净,细细地切成小块。切好的鸡块先用沸水汆烫过,然后再用清水洗净,加姜片放进砂锅里煮。

  平凡手忙脚乱地帮郝波波打着下手,他独自拿了一包香菇摘去太老的菌杆。

  郝波波微笑着看了看平凡,取出脆嫩的冬笋洗净,切成薄片备用。这时,平凡的香菇也处理好了,郝波波接过,漂洗干净,和笋片放在一起。待砂锅里的鸡汤沸腾后,郝波波拿一把大勺撇去浮沫,加入冬笋和香菇。待汤再次煮沸之后,她转了小火,然后笑眯眯地对平凡说道:“这道汤可要等一些时候了。”

  “能等!”平凡忙不迭地回答。

  “你这人,这些年来还真是没什么变化。”郝波波想起当年平凡喝汤时的样子,笑着摇头道,“我读书的时候,听说一个叫平凡的人得了奖。那时候我就在想,那个平凡,会不会是我认识的这个平凡?没想到还真是。”

  平凡羞涩地笑了笑,没说话。郝波波偏着头,把平凡打量了一番。

  凭心而论,平凡的外形非常不错。清秀的容貌,再加上欣长的身材,气质中还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优雅。让人一见难忘。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其设计风格却以大胆与浓烈著称。

  郝波波看过不少平凡的设计作品,也曾思考过他的构思,不得不赞叹,这人真的是一个设计天才。好多看起来漫不经心的设计细节,细想起来,却令人不由得拍案叫绝。

  而现在站在波波面前的平凡,却仿佛仍然是三年前,那个悬崖边的少年。带着一丝青涩与稚气。

  想到这里,郝波波再次笑了起来:“如果你不说,大概没人能想到你就是那个设计鬼才吧?以前我看你的设计作品的时候,还曾经想象过设计鬼才的模样。可我从来没往你身上想过,一直以为你们只是同名。”

  这下子,即使是平凡也不由得失笑了,他好奇地问道:“你想象中的鬼才是什么样子?”

  “我想象中的啊!”郝波波抿嘴,再看了一眼平凡,这才笑着说道,“你也别打我。我想象里,那是一个清傲孤高的天才,对谁都爱理不理的样子。倒是没想过,居然就是你。”

  “清傲孤高?听起来真有意思。”平凡也笑了起来,他故作严肃地板起脸,做出一副面瘫的表情问郝波波,“是不是这样?”

  郝波波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不叫清傲孤高吧?这个样子看起来傻透了,你还要看起来再傲气一点才成。”

  “傲气?”平凡抬起头试图做出睥睨天下的样子。然而,由于帮厨,他的身上还围着之前郝波波给他临时准备的围裙,看上去气势顿时弱了好几分,倒是透露出一种古怪的可笑感来。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学了吧!”郝波波乐不可支。

  而另外一边,陈美媛发话了:“你们两个,不要玩了,先吃饭。”

  两人回过神来,向陈美媛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陈美媛早已默默地把做好的饭菜端上了桌,秋秋也坐在专门给她准备的凳子上,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俩。

  郝波波立刻陷入了尴尬之中。之前和平凡聊得太过开心,竟然忘了时间。

  好在陈美媛看起来并不在意,她清了清嗓子,重新说道:“吃饭吧,吃完饭,波波炖的汤应该也好了,正好餐后喝。”

  “对对对,就是这样。”郝波波连忙说道,拉着平凡就来到了餐桌边。

  明明是很普通的家常菜,平凡却激动不已。从当年与郝波波分别算起来,他已经有三年没有和郝波波见过面了。而像现在这样进到郝波波家里,和郝波波一起吃饭,这是三年以来,平凡一直没有想过的事。

  然而,这个宛如梦境一般的事情,却就这样真实的发生了。不是幻想,也不是梦境,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

  一瞬间,平凡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母亲尚在,家庭幸福的时光。

  那个时候,一家人就是这样,每天围坐在餐桌旁,和乐融融的吃一顿晚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己独自一人形单影只。

  厨房里炖着的汤,已经散发出浓浓的香味,提示着所有人,已经炖好了。郝波波起身,小心地把砂锅端下来,放到餐桌上,又主动给平凡盛了一碗,双手递过去。

  平凡激动地接过,对着这一小碗汤,他几乎要落泪。

  陈美媛奇怪地看着平凡,小声问郝波波:“他怎么了?”

  “想起他的母亲了吧!”郝波波轻声叹气,脸上的笑容一扫而空。世人皆艳羡平凡的天赋与能力,但是,又有几个人曾见过,他独自对着一碗汤垂泪的时候呢?

  好看平凡迅速恢复了情绪,他很快就抬起头来,向大家笑道:“我没事,吓着大家了,对不起。”

  “哎!”陈美媛本打算说什么,想了想,却什么也没说。虽然是一个资深八卦迷,但陈美媛深知,什么时候可以问可以说,什么时候,还是不要打扰别人比较好。

  郝波波却笑了:“我难得下厨炖一回汤,你可别光顾着伤感了。”

  “是,是!”平凡连连点头,用小勺慢慢喝着那一碗带着记忆中味道的汤。

  秋秋好奇地看着平凡,伸手拉了拉郝波波的衣袖:“妈妈,我也要喝汤。”

  郝波波惊喜地看着秋秋,秋秋一向比较难得主动要求什么。她忙不迭地回答:“好,妈妈这就盛给你。”

  在孩子稚气的声音插入之后,气氛顿时缓和了。餐厅里,又回复了其乐融融的状态。

  就在平凡与郝波波一家人和乐融融地吃着晚餐时,谁不知道,在楼下有人正抬头看着十一楼的房间里的灯光。许久之后,这个人四下看看,确定周遭没有人了,于是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对,老板,是我!”他仿佛不愿意被人听到似的,压低声音对着电话那一头的人说道,“对,找到了,平凡的新家就在天都嘉苑小区二号楼的十一楼。”

  “他现在在做什么?你查清他为什么突然搬家了吗?”电话那头,一个男声传来。

  “平凡正在邻居家里吃饭。”男人流畅地回答,“他搬家,似乎就是为了接近这个邻居。”

  “哦?”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疑惑了,“为了接近这个邻居?这个邻居是什么人?”

  “一个刚从法国留学归来的女人,名叫郝波波。单身,还带着一个孩子。”负责调查的这个人,似乎早已做好了准备,当男人问出来时,以同样流利的方式回答着。

  “郝波波?”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就没了声音,然而很快,电话里又传来了男人气息不稳的声音,“行了,你先回来吧,不要惊动平凡。”

  “是!”负责调查的人恭敬地回答。

  然而,就在即将挂断电话的时候,电话里再次传来了声音:“等一下,帮我查查这个郝波波的身份。”

  “是!”虽然不明就里,负责调查的这位依然尽职尽责地答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