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园长还是设计师
张秋紫2018-03-29 17:533,197

  当郝波波带着秋秋回到家的时候,陈美媛已经等待了很久,肚子里想要倾泻的话,也憋了很久。

  见到波波,她仿佛见到救星一般,冲上去一把抓住了郝波波的肩膀。

  “波波,你听我说,新来的邻居是平凡!平凡啊!”陈美媛激动地抓着郝波波的肩膀摇晃,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她激动的心情。

  “平凡怎么了?”郝波波觉得莫名其妙。

  “不是吧!波波。”陈美媛仿佛被浇了一盆凉水,她垂头丧气地坐回沙发上说道,“你居然连平凡都不知道?好歹你也是服装设计专业的啊!”

  “我是服装设计专业的,就要知道平凡?”郝波波觉得十分奇怪。然而,下一刻,她的声音就顿住了,“你说的平凡,是那个被业界称为鬼才的服装设计师吗?”

  “对,就是他。”陈美媛连连点头,似乎要证明什么似的,头点得格外用力,“他就是我们新来的邻居。”

  “真巧啊!”郝波波喃喃地念道。

  “这么大个设计师,怎么跑我们这么普通的小区来住?”陈美媛表示她想不明白,“他难道不应该去住高档别墅吗?”

  郝波波看了陈美媛一眼,笑道:“管它呢,这样的设计师,大概都有些稀奇古怪的爱好。到我们这小区也没什么奇怪的。”

  陈美媛想了想,也笑了:“说的是,我瞎猜这个干什么。人家又没碍着我。”

  两人正说笑着,门口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

  “请问哪位?”郝波波心中疑惑,一边问着,一边去开门。大门打开,她惊讶地叫到,“平凡?你怎么会来这里?”

  站在门外的平凡似乎也有些猝不及防,看到郝波波,他吓了一跳。

  “波波?”平凡左右看了看,依然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你住在这里?”

  “对,这里是我家。”郝波波在经过最初的愕然之后,迅速反应了过来,她连忙把平凡往里让,“快进来,你怎么来了?是幼儿园有什么事要通知吗?”

  平凡有些心虚地道:“不是,我为了工作方便,刚搬到隔壁来住。刚才我似乎吓到了住在这家的一个女士,所以想过来道个歉。”

  话音未落,两人就听到陈美媛的一声惊呼:“平凡?”

  平凡转头,正好看到陈美媛站在厨房门口,他立刻叫道:“啊!就是她。”

  郝波波惊愕地回头,看了一眼陈美媛,再看了一眼平凡,突然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了。她似乎记得,陈美媛和自己说起的,搬到隔壁来住的,是那个服装设计行业被称为鬼才的天才设计师?

  “我是不是,又吓到你了?”平凡却没有注意到郝波波的怪异,他紧张地看着陈美媛问道。

  “不不不,我还好。”陈美媛拍了拍胸口,叹道,“我没被吓到,就是惊讶而已。毕竟,平时可没机会看到你这样的大设计师。”

  “一点虚名而已。”平凡笑了。

  这时,郝波波才反应过来,她仔细打量着平凡,小心地问道:“平凡?你是设计师?”

  “嗯,我是设计师。”平凡点头,看向郝波波的目光又轻又柔。

  “那,秋秋读书的那个幼儿园又是……”郝波波斟酌着,想要问,却又觉得自己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那是我母亲留下的产业啊!”平凡笑道,“我虽然致力于将母亲的心愿流传下去,但是自己却没有像母亲那样,全身心的投入到幼儿园里。这是我的错。不过,自从当年和你在悬崖边见过面以后,我就确定了自己的发展目标。我也要当一个服装设计师啊!”

  波波突然觉得,造化真是弄人。当年在悬崖边的一场偶遇,不但救回了一个想要自尽的男孩,还成就了一个最顶级的服装设计师。

  “还好我的工作本身有着极强的自由度,否则,还真不敢这么做。”平凡并不知道郝波波的感慨,然而,他自己却也在感慨着。

  “所以,你真的是那个业内被称为鬼才的设计师啊!真是没想到。”郝波波笑着将平凡让到沙发上,突然想起了之前的疑问,“你怎么会搬到这里来住?”

  “这里环境清幽,而且离我上班的地方比较近。”平凡面不改色地说着胡话,“之前我都是住在幼儿园里的,但是现在觉得,总住在幼儿园不仅不方便,还容易让职工们觉得不自在。恰好这里有房子出售,我就搬出来了。”

  发现郝波波与平凡竟然认识的陈美媛,默不作声地进了厨房,开始涮锅摘菜。声音却从厨房里飘了出来:“平凡先生今天新搬过来,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就留下来吃饭吧。我来做饭,邻里之间的,不要见外。”

  平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波波的眼前倒是一亮,她笑着对厨房大声说道:“我都忘了,还是美媛姐想得周到。”

  说罢,她转身向平凡说道:“留下来吃饭吧,美媛姐做的菜味道挺好。”

  “今天要不是你得陪客人,就让你下厨了。”美媛的声音远远地从厨房传来,“平凡先生,你不知道,波波做饭可是一绝。特别是那个汤啊,煲得格外的香。”

  平凡笑了,他仿佛回忆起了往事,看着波波轻声说道:“她这么一说,我都馋起来了。我一直记得你当年为我煲的那一碗汤。”

  “美媛姐就是这样,”郝波波摇头,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凡有一点什么,她就喜欢拿出来现,我做饭也就只有她觉得好吃而已。”

  “你可别这么说,”平凡一直保持着微笑,嘴角微微勾起,显然心情十分愉悦,“我可是吃过你做的饭,我也觉得好吃呢!”

  “承蒙夸奖,愧不敢当。”郝波波笑道。一时之间,她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了。

  好在这时,秋秋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手工作业,抱着作业来到客厅。

  看到平凡,秋秋显然愣了一下,郝波波一下就笑开了,她对秋秋招着手:“秋秋,来!”

  秋秋立刻颠颠地跑到郝波波面前,一下子扑进她的怀里。

  “平园长今天过来了,你认识他吗?”郝波波逗弄着秋秋,想要看看秋秋如今接触外人时的反应。

  还好,秋秋的表现让她松了一口气,秋秋虽然低着头不看平凡,却低声做出了回答:“认识。”

  平凡激动不已:“秋秋还认识我呀!我以为秋秋都快把我忘了呢!”

  秋秋眨巴着大眼睛,不理会平凡,却将她自己做出的折纸递给郝波波看:“妈妈,看,青蛙。”

  “真不错,秋秋也可以给平园长看看呀!”郝波波夸赞道。

  本来,这种手工作业,应该是在家里由家长和孩子一起完成。但突如其来的事件,令郝波波还没来得及和秋秋一起完成。没想到,秋秋独自跑到房间,已经把折纸折好了。

  听到郝波波的话,秋秋怯生生地低着头,来到平凡面前,轻轻地把手中的折纸递给平凡看。这是一个小巧的折纸青蛙,看起来,应该是课堂上学会的手工。然后就被林老师留作了课外作业。凭心而论,秋秋完成得真的很不错,折线细致分明,青蛙的大腿看起来刚劲有力,轻轻一按还能跳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小孩子独立完成的作业。

  平凡笑着从秋秋手里就接过这个精巧的折纸青蛙,夸赞道:“这是秋秋自己做的吗?真好看,秋秋的手真灵巧。”

  秋秋依旧低着头不说话,然而,郝波波却能看到,秋秋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秋秋可爱的样子,令郝波波感慨不已。这些天来,在平凡的幼儿园里,秋秋显然过得挺开心,她的自闭症开始有了好转的迹象。秋秋甚至开始主动和郝波波交流沟通。

  郝波波不知道这是平凡有意而为,还是巧合秋秋所就读的班级,正是林老师所负责的班级。但无论是巧合还是有意,只要秋秋能够幸福而顺利的成长,郝波波觉得,这就够了。

  想到这里,她笑着向平凡致谢:“秋秋这样,真让我高兴。无论令堂的初衷是什么,她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我要谢谢她,更要谢谢你。”

  “我的母亲,开立这间幼儿园的时候,就说过,教书育人。”平凡抬头,认真地看着郝波波,眼中带着笑意,“即使只是幼教,也要尽心尽力,因为家长把孩子交给了我们。在我看来,家长们的开心和满意,就是对我,对幼儿园以及全体教职工最好的赞扬。你无需感谢,我们不过是尽了自己的职责而已。”

  “那可不行。”郝波波心情极好,她摇头道,“虽然你觉得只是尽了职责,但我却知道,要保护一个像秋秋这样的孩子,不让她受到伤害有多艰难。所以,谢是一定要谢的。”

  “那么,就请你帮我炖一碗以前喝过的汤吧!”平凡心中一动,这句话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炖汤吗?好呀!”郝波波歪头想了想,爽快地回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