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故地重游
张秋紫2018-03-29 18:172,392

  子尧离开之后没多久,新的噩耗传来。这一次的噩耗几乎将郝波波打击到崩溃。她的哥哥郝宋宋,因为在仓库纵火,造成公司重大财产损失,犯了纵火罪,被警方拘留。

  当郝波波赶回家的时候,沈家琳早已哭得喘不过气。而郝宋宋,早已不在家里。

  “妈,妈!你要振作,现在我们不能就这么倒下去啊!”郝波波扑上前去抱住母亲,努力地劝慰着。

  “宋宋啊!宋宋!这都是我的错啊!他们怎么能抓了你!”沈家琳大声哭着,鼻涕和眼泪糊成一团,曾经的美貌与优雅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怎么是您的错呢?”郝波波大声叫道,“我相信,警察一定是弄错了。哥哥一定是被冤枉的。我们一起努力,说不定哥哥还能出来啊。”

  “没用的!没用的。”沈家琳回过神来,喃喃地念到。她整个人瘫软在地上,眼泪却依旧止不住地往下流。

  这一桩突如其来的大事,彻底打乱了郝波波的生活。她再也没有心情去考虑王子尧的事,她必须坚强,才能撑起这个家,才能支撑起母亲并救出哥哥。

  郝波波到看守所见了郝宋宋一次。

  郝宋宋剃了平头,穿着囚衣,原本帅气的形象荡然无存。见到郝波波,他也红了眼眶:“波波,哥这一进来,一时半会大概出不去了。你记得好好照顾妈。”

  “哥!你不要胡说。”郝波波咬牙道,“你是什么人我清楚,你绝对不会做纵火这样的事。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冤屈你告诉我,我去上访。”

  郝宋宋长叹一口气,却摇了摇头:“别废这个劲了,我虽然不是故意,但是整个仓库的货物被烧掉却确实是我的错,被抓并没有冤屈。你不用为我出头。”

  “怎么会!”郝波波失魂落魄地坐回座位,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郝宋宋苦笑,“你照顾好自己,妈大概要崩溃了吧?我猜得到,你劝劝她。”

  郝波波咬着唇强忍眼泪连连点头。

  这次探视之后,她再也没能在拘留所探视郝宋宋。一个月后,郝宋宋被判十年有期徒刑。

  连番的打击,让郝波波喘不过气来。而沈家琳的精神状况,更是让郝波波无法放心。她不敢出去找工作,专心的留在家里照顾母亲。直到三个月以后,沈家琳才渐渐好转了过来。

  看着沈家琳渐渐康复,郝波波在欣喜至于,却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妈,我想出去走走。”在一次早餐的时候,郝波波几番犹豫,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沈家琳正在夹菜的手一顿,她抬头看了看波波,这才若无其事地叹道:“走走好啊!这么多事,这几个月苦了你了。你确实该出去散散心。”

  郝波波看着母亲,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不过三个月而已,原本显得风韵犹存的母亲,如今却已呈现出风烛残年之态。

  她想要安慰母亲,可安慰的话却不知怎么出口。终于,她只是叹息了一声,默默地收拾了行囊。

  郝波波要去的地方,是她曾经的爱情圣地。

  这是她与子尧以前经常来玩的地方,离上海很近。却有着高高的悬崖,汹涌的海浪悬崖底部拍出如玉屑般的白色浪花,浪涛的声音一阵又一阵,风景壮丽。

  郝波波站在曾经留下浪漫回忆的地方,心潮起伏。

  如果是三个月前来到这里,郝波波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个冲动跳下去。和王子尧的爱情,坚持了这么多年,却被突然告知,对方只不过是玩玩而已,郝波波早已心碎。

  然而,家里突如其来的打击,却逼得波波不得不放下了自己的风花雪月与爱恨情仇,专心为母亲与哥哥奔忙。

  当一切尘埃落定,她真正的来到这里之后,郝波波才发现,自己早已没了寻死的念头。

  看着高高的悬崖与拍岸的惊涛,郝波波感慨万千。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一个游客,蹒跚着步子也向这个悬崖走来。郝波波好奇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年龄与波波差不多大。然而,他的脸上,却满是悲伤与绝望。那沉郁的气息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离他不远的郝波波,也受到了影响。

  这个年轻人在离郝波波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踌躇着。

  他时不时地看郝波波一眼,接着又看一眼那高高的悬崖。

  这个人的表现,令本打算下山的郝波波起了一丝兴致,她促狭地站在悬崖边不肯动弹,想看看这个满面悲伤的年轻人想要做些什么。

  她的做法,令这个年轻人更加的焦躁难耐起来。他在原地转着圈,不停地看着郝波波,似乎,想说些什么。

  郝波波的兴致更加高涨,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三个小时。

  终于,年轻人似乎忍不住了,他上前质问着郝波波:“喂,你在这里都站了三个小时了,是跳还是不跳,给个准话。”

  “跳?我为什么要跳?”郝波波奇道。

  “你不跳为什么要在这里站三个小时?”年轻人十分生气。

  “我来这里,只是缅怀一下过去而已。”看着年轻人脸上泛起的怒容,郝波波突然心情十分愉快。她偏着头促狭地看着这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笑道,“你不会以为,我想要自杀吧?”

  “哼!”年轻人愤怒地扭过头去,表示不想理她。

  “倒是你,在这里徘徊了这么久,还问我是不是要跳。”郝波波说到这里,突然严肃了起来,“你是不是想要自杀?”

  “我要不要自杀,跟你无关吧!”年轻人冷哼一声,不愿回答波波的问题。

  “当然有关系!”郝波波开始插科打诨,“这里虽然平时来的人不多,然而总归是个风景优美江山如画的地方。你这一跳,把自己摔得四分五裂不说,还把这里的风景毁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我自死我的,只要没人看见,又影响了什么?”年轻人怒道。

  “你刚才在这里转悠了半天,其实就是怕跳下去的时候被我看见吗?”郝波波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跳下去如果没有掉到海里,而是摔到了某块石头上,是什么状况?”

  她指着深深的悬崖说道:“从这里看下去,来这里观光的游客就会看到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然后,你就会吓到游人。再然后,游客报警,你又要劳师动众的让警察们捞你上来。那个时候,也许你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了。”

  “然后呢,你又要劳烦法医鉴定,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你是谁。”郝波波拍手道,“你不觉得这太给人添麻烦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