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寻死的平凡
张秋紫2017-05-30 22:012,576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年轻人愤怒地叫道。

  “你该怎么做?”郝波波气道,“当然是打消寻死的念头,好好回去睡个觉,第二天起来元气满满的面对生活啊!”

  “你说得轻巧,那是你没遇上事儿。”年轻人冷冷地瞅了郝波波一眼,突然觉得不想跟她说话。

  “谁说我没遇上事儿?我遇上的事情多了。”郝波波双手叉腰,气势十足,“只不过我都努力渡过了,哪像你,一点小事就寻死。”

  “才不是一点小事就寻死。”年轻人怒吼道,他虽然看起来十分愤怒,但是,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却是戚容更甚。

  “那你说说,是什么大事啊!”郝波波沉下脸,严肃地看着平凡。她心中突然有一种感觉,这次,如果不把这个年轻人心里的话逼出来,他真的会跳下去。

  好歹是有缘见面,怎么也得救你一命才是。郝波波心里想着。

  “哦,对了!”郝波波赶在年轻人说话前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一直把你喊喂吧。”

  “我叫平凡。”年轻人说道。

  “你为什么要寻死?”郝波波正色道。

  “我的母亲去世了。”平凡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抑制住心中的悲意。

  “母亲去世你就想自杀?你怎么不想想,你妈拼尽全力把你生下来,又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不是让你去寻死的。”郝波波嘲讽道。

  “又不是只有这个原因。”平凡撇撇嘴。

  “那还有什么原因?”郝波波心中觉得奇怪,她问。

  平凡长出一口气,开始讲起自己的故事。

  原来,平凡的父亲,在多年前,曾有个深爱的初恋女友。然而,两人却不知什么原因没能在一起。后来,虽然平凡的父亲与平凡的母亲结婚,心中却还是放不下这个初恋女友。

  而平母虽然知道丈夫的真实心意,却一直为了孩子,委曲求全。直到后来被查出患了癌症。

  然而,平凡没想到,最深重的打击却在母亲身患绝症之时出现了。

  病房里的平母发现,自己的丈夫开始每天早出晚归,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就算是问,也会被不耐烦的呵斥或者糊弄。

  后来,平母更是在平父的手机里发现了他与初恋女友的通话记录。

  这让平母受到了极重的打击,没过多久,她就郁郁而终。平凡本就有着轻度的抑郁症,在母亲去世之后,他的病越发的严重。

  而父亲,却冷漠地对他不闻不问。这让平凡相信,父亲是真的出轨了,他气死了病中的母亲。现在,更是明目张胆的和当年初恋混在一起。

  痛苦的平凡,心中的抑郁无法疏解,终于决定了选一处地方自杀。

  而他所选择的自杀地,正在郝波波此刻所站立的悬崖。

  郝波波沉默地听完平凡的故事,然后上前,用力拍了拍平凡的肩膀:“你要听我的故事吗?”

  “你又有什么故事呢?”平凡狐疑地看着郝波波,被她逼着说出了心中郁结的事之后,平凡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也有心情和郝波波对话了。

  “嘛!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郝波波。”波波瞅了平凡一眼,说道,“我呢,其实故事也挺简单的,我在四年前谈了个男友。结果,到了毕业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男友原来只是打算和我玩玩,并没有认真。然后呢,我跟你一样又悲伤又痛苦,本来打算到这里来寻死。”

  “所以,你其实也是来寻死的?”平凡打量着郝波波,似乎想看出她身上有没有和他一样的生无可恋气质。

  然而郝波波斜了他一眼:“没有,我才不是来寻死的。虽然我之前确实考虑过这个,然而,就在我打算付诸行动的时候,家里出事了。我哥因为工作上的失误给公司造成损失,被扔进了监狱。他现在还在监狱里呆着。”

  “于是,我只能留下来照顾我妈啊!结果,忙乎了三个月,我就不想死了。”

  “你的故事还真是清奇。”平凡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是自然的。”郝波波重重点头。

  “那你现在跑到这里来,又是为什么?”看着阳光开朗的郝波波,平凡心里不禁有了一丝好奇,他主动开口问道。

  “今天,是我和我那前任认识四周年的日子。”郝波波耸耸肩说道,“我来缅怀一下我那逝去的爱情。”

  “这缅怀方式,也挺清奇。”平凡忍不住吐槽道。

  “这也是自然的。”郝波波再次重重点头,“所以我缅怀了三个小时。本来我是打算缅怀四个小时的,对应四年嘛。不过你过来跟我说话,我就只好跟你聊一会了。”

  “那谢谢你啊!”平凡只觉得,自己连吐槽的心情都没了。

  “必须的,不过,不用谢我。”郝波波豪爽地挥着手,“毕竟,咱俩能在这遇上,也是缘分嘛。”

  “嗯。”平凡面无表情地回答。

  “所以你看,我觉得,你妈妈大概不是很愿意你寻死。要不然,你怎么会遇上我呢。”郝波波笑道。

  平凡一愣,接着,慢慢地红了眼圈:“你觉得是这样吗?”

  “当然。”郝波波点头,“没有哪个母亲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寻死。所以,就算是为了你的母亲,你也应该好好活下去才对啊!”

  说着,郝波波站起身来拉拉平凡:“别寻死了,下山吧,开朗一点,你会发现生活里值得注意的美好事物其实特别多。”

  平凡默默地听从郝波波的劝告,起身,向山下走去。

  郝波波看着平凡缓缓下山的背影,长出了一口气。她回头看了看那深不见底的悬崖,取出自己的手机卡,扔到了悬崖底下。

  紧接着,她用力握紧拳头,挥了挥手。

  一切,都过去了。郝波波决定,忘掉王子尧,重新开始。

  原本打算寻死的平凡,在遇到郝波波之后,虽然被调侃了一顿,却似乎觉得心情轻松了不少。

  下山的路上,他不停地向后张望着,希望能再看到郝波波的身影。

  而郝波波,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她像风一样从山上冲下来,拉着平凡往山下跑。

  “咱们快些跑,天快黑了。我记得山脚下有个民宿,等到了那里我给你煲汤喝。”扔掉了手机卡的郝波波,只觉得心情轻松异常。她欢快地拉着平凡,笑着用汤来引诱他。

  平凡的心底也隐隐有了期待,他跟着郝波波,飞快地下来,赶在天黑前来到了山脚下的民宿。

  最后一班通往上海的班车刚刚离开,郝波波围着民宿转了两圈,笑着对平凡说道:“看来,我们今晚只能在这里过夜了。你怕不怕?”

  平凡重重地哼了一声:“我可是个男人。”

  “啊!看你在山上的表现,我还以为你会害怕呢!”郝波波失望地说。

  想了想,她又笑了:“不过,我现在倒是可以实现诺言了,今晚在民宿过夜,我来煲汤给你喝。”

  “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煲的汤不能喝?”平凡惊恐地说道。

  “好不好,煲出来你喝了再说。”郝波波冷哼,她骄傲地说道,“你等着吧,保证让你的舌头都鲜掉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