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疑虑
张秋紫2017-05-30 22:013,001

  就在波波与平凡,在巴黎的街头擦身而过之时。大西洋的另一边,远在美国的王子尧,却面临着尴尬不已的际遇。

  他被徐丽莎堵在了床上。

  “那个!我说莎莎,你能先出去么。”子尧紧紧地抓着被子,紧张地看着光彩照人的徐丽莎。

  “子尧哥你真是,好不知好歹。”徐丽莎微微昂起头,微微地哼了一声,“我来美国走秀,还专门来抽空看你。你却那么不高兴,还让我先出去。”

  “不是!”王子尧抓狂道,“你总要让我起个床吧!”

  “难道我在你就不能起床了?”徐丽莎偏头笑道,“我们俩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交情,小时候光着屁股一个游泳池里游泳都干过了,你现在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莎莎!”王子尧咬牙叫到,“小时候是小时候,咱们现在可都大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拉!”徐丽莎摆着手,摇曳生姿地走出了王子尧的卧室。而子尧还听见她小声地低估,“真小气,本来还想看看腹肌还在不在的。”

  王子尧哭笑不得,他抓紧时间,趁着这个大小姐来不及偷看,迅速地掀开被子换好衣服,衣冠楚楚地走了出去。

  “哎呀!你换衣服真快!”待徐丽莎猛地回头,却只看见已经穿好外套的王子尧。于是,她略有些失望地娇嗔。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王子尧整理着外套的领子,得意洋洋地笑道。

  “你在美国都两年了,我们见面的机会又不多。”徐丽莎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微微笑道,“我肯定要趁机看看你腹肌还在不在的。”

  “你放心,不但腹肌还在,我全身的肌肉都还在。”子尧用力做了一个健美先生的姿势,大笑道,“我可是运动狂人。”

  “哼!”徐丽莎不满地轻哼一声,“这么得意,又不给我看看。”

  “都大了,哪能随便给人看肚子。”王子尧笑道,“不过,胳膊可以给你看看。”

  徐丽莎扭过头去,不满的道:“胳膊根本就看不出来肌肉,你又不是健美先生。”

  “哈哈哈哈!”王子尧大笑出声。

  而徐丽莎,心中却懊恼不已。这两年见,她经常打着各种各样的理由到美国看望王子尧,然而,直肠子的王子尧,却一直只把她当妹妹来看。面对她这样一个人比花娇的大美人,竟然丝毫不动心。

  想起在国内,王子尧为了郝波波,歇斯底里的与王海涛争论的样子,徐丽莎心中就暗恨。要不是郝波波那个女人,子尧哥的心怎么会不在自己身上!

  然而,就算心里再怎么沮丧,再怎么暗恨,徐丽莎依旧摆出一副笑颜如花的模样。

  她若无其事地对王子尧说:“子尧哥,伯父今年满五十岁,你会回国去看他吗?”

  王子尧一愣,整理衣服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这么快?都五十了?”

  “当然!”徐丽莎白了王子尧一眼,“你也不想想你都多大了!”

  “我也没多大啊!”王子尧挠着头疑惑。

  “算了,你就说你回不回去吧!”徐丽莎无奈。

  王子尧沉默了。他依旧记得,当初逃离上海时,是多么的绝望,与悲凉。被最深爱的人背叛,这样的经历,甚至让他无法面对自己的父亲。

  “子尧哥,”徐丽莎可怜兮兮地看着王子尧,小声叫到。“你都两年没回国了,伯父这次满五十你也不回吗?”

  王子尧犹豫了一下。

  这只是一个稍纵即逝的表情,却迅速地被极其擅长察言观色的徐丽莎发现,她立刻鼓动起来:“回去吧,回去吧!子尧哥!伯父也特别想你,他经常在老宅里拿着你的照片发呆呢!你再不回去看看他,天知道他会怎样。说不定会像平凡一样,思念成疾,得个抑郁症什么的。”

  “哎!你可别瞎说啊,莎莎。”王子尧立刻抬起食指,压住了徐丽莎的唇。

  徐丽莎愣住了,她呆呆地任由子尧的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却做不出任何反应。自从年岁渐长,王子尧就从未与她做过如此亲密的动作。

  现在想来,还是小时候,两人最为亲密。那时候,徐丽莎以为自己长大后要嫁的人,一定就是王子尧啊!

  何况他还曾经犹如童话中的王子一样,从天而降,救她于危难之中。

  都怪那个郝波波。

  徐丽莎回过神来,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向王子尧微笑:“子尧哥还是挺重视伯父的嘛!你真的连他五十岁生日都忍心不回去看他?”

  子尧踌躇了,他想起幼年时幸福的家庭。温柔的母亲,与总是忙于事业的父亲。

  王子尧与父亲的关系,说不上亲密。在他幼年的记忆中,王海涛总是忙于工作,他常常加班到很晚,才会回家。子尧一年能见到父亲的日子,屈指可数。

  就算是父子见了面,王海涛对于子尧也没有什么好脸色。父亲只会对他提出诸多要求,让他一项一项的达成,这是王子尧一直以来对于父亲的印象。

  不过他还有温柔的母亲,有母亲可以为他分担一切的重担。父亲对母亲的话,是从来不会加以反驳的。因此,在母亲的庇护下,子尧依旧有一个无忧无虑的幸福童年。

  只是,子尧想起了五年前。母亲罹患重病,在医院熬了一整年以后,终于还是去世了。那一年,也是王子尧见到父亲最多的一年。

  父亲王海涛似乎突然放下了所有的工作,奔前跑后,守候在病床前,就为了母亲能够好起来。可惜的是,病魔无情。何况母亲所患的,又是白血病这种绝症。

  母亲最终还是没能好起来。

  王子尧想起母亲临终前的场景,她躺在病床上,握着王海涛的手,断断续续地说着话。她说,海涛,子尧就交给你了,让他幸福。

  幸福啊!王子尧努力地昂起头,不让眼中泛出的泪花落下。他想起了三年前那片在米兰郊外找到的四叶草。还有在米兰大教堂曾经举行的婚礼。

  那时候,郝波波穿着洁白的婚纱,她笑颜如花。子尧握着她的手。那时候,他们都自信满满的认为,自己获得了幸福,自己能抓住幸福。

  可是现在,郝波波已经袅无音信。只剩下自己独自一人,在这地球另一边的美国,过着好山好水好无聊的生活。

  如果,那些令自己如今回想起来依旧止不住要发狂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那该多好。

  那样,他应该还留在国内,与郝波波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独自住在空荡荡的宅院里,寂寞无比。

  子尧没有回应,徐丽莎有些焦急了。她一把抓住王子尧的手,急切地说道:“子尧哥,难道你还在记恨两年前伯父把你们拆散吗?”

  王子尧一愣,有些僵硬地把手从徐丽莎手中抽了出来,慢慢地说道:“哪有什么记恨不记恨的,我和波波分手,又不是父亲的错。”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见他?”徐丽莎紧张地问。

  王子尧缓缓地看了徐丽莎一眼,长出了一口气:“我只是不愿意面对曾经的一切而已。也好,再躲避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今年父亲生日,我会回去。”

  “太好了!伯父一定非常高兴。”徐丽莎兴奋地跳了起来,“我这就去给伯父打电话,子尧哥,我下周回国,包了机。你跟我的飞机回去吧。”

  王子尧定定地看着徐丽莎,良久才回答道:“好。”

  徐丽莎兴高采烈地给王海涛打电话,王子尧却默默地坐在一旁,不动,也不说话。

  就在刚才,徐丽莎的那一句“难道你还在记恨两年前伯父把你们拆散吗?”让子尧产生了疑惑。

  与郝波波产生矛盾之后,他亲耳听见有人说郝波波喜欢孙欣,而波波却并未反对。子尧伤心欲绝之下,登上了徐丽莎前来接他的车。而徐丽莎在把他送回王家老宅之后,并没有停留。她并不知晓之后在王家老宅发生了一些什么。

  而现在,为什么徐丽莎会这么肯定的说,两年前是王海涛把他和郝波波拆散?

  想到回了老宅之后,王海涛立刻拿出的那一沓准备得齐齐整整的资料,王子尧心中泛起了重重的迷雾。那一次,王海涛一定是有备而来。这之中,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子尧决定回国。他要借着这次回国贺寿,将这件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