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里尔医生的线索
张秋紫2017-05-30 22:012,734

  “我才不是把病人往外赶,”珍妮扁扁嘴说道,“她为了私事来找里尔医生,这怎么行?医生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可不是让她来浪费时间的。”

  “她不是浪费时间!”亨利医生严肃地说道,“她所负责照顾的那个小姑娘,是我的病人,也曾经是里尔的病人。如今,小姑娘的病情有了进展,来与曾经的主治医生进行交流无可厚非。”

  里尔医生也严肃起来,他郑重地问道:“亨利,这是怎么回事?”

  亨利医生指了指郝波波,向里尔医生说道:“里尔,你记得曾经救治的那个发生车祸的小姑娘吗?小姑娘名叫秋秋,从苏醒之后就有严重的自闭症。”

  “秋秋?”里尔医生沉吟着问道,“你说的,是那个年龄特别小的东方小女孩吗?父母都在车祸里去世的那个?”

  “对,就是她。”亨利兴奋得拍手叫道。

  “原来是她,她怎样了?”里尔医生沉吟道,“我记得她被送到了孤儿院?”

  “这位郝波波女士就是孤儿院的义工。”亨利兴高采烈地向里尔医生推荐着郝波波,“最近一段时间,她一直负责照顾秋秋。最近,她有了一些进展,成功与秋秋产生了交流。”

  “哦?”里尔医生的眼睛亮了,他看向郝波波,夸赞道,“您真厉害,女士。自闭症一直以来都是极为难以治疗的心理疾病,秋秋在医院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能够与她交流。您是如何让她对您对询问有所回应呢?”

  郝波波笑了笑,自谦道:“我也是运气不错,我和秋秋都来自东方的中国。而秋秋,不知道什么原因,对中文比较敏感。误打误撞之下,我和她产生了一些沟通。”

  “哦!原来是神秘的东方语言。”里尔医生兴奋不已,“我一直觉得,中文这种神奇的语言有着神奇的魔力。没想到,它竟然能让秋秋这个严重自闭的小女孩开口说话。”

  “那么,郝波波女士,您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他郑重地看着郝波波,等待着她的回答。

  “秋秋问我,她的父母去哪了。”忧虑,再次浮上了郝波波的心头,想起秋秋的反应,她也不由得皱起眉头,“里尔医生,我想知道,秋秋在这里治疗时,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她是刚进医院时,就已经有严重的自闭症了吗?”

  “这个问题可难倒我了,”里尔医生笑道,“秋秋的主治医生确实是我没错,可我也无法确定,她进医院之前有没有自闭症。”

  “没有,那个小女孩,在进医院之前没有自闭症。”在被亨利医生训斥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护士珍妮突然开口说道,“她的自闭症是因为那一场车祸。”

  “你怎么知道?”郝波波看向这个对她并不友好的护士,心中觉得十分奇怪。

  “我当然知道。”护士十分愤怒地说道,“她的养父母,和我住一个社区。在他们出事之前,我在他们的诊所里工作。”

  郝波波一愣,她看着这个突然发怒的护士。她没能想到,这个名叫珍妮的护士,曾经在秋秋养父母的诊所里工作过。只是,郝波波却不知道珍妮为什么如此愤怒。

  “秋秋的养父姓古塔,是个地道的法国人,但她的养母却来自中国。”护士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们在两年前从中国的孤儿院收养了这个小女孩。他们结婚以来,一直没有孩子,收养了秋秋之后,视如珍宝。”

  “但是,这两口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喜欢浪漫。天天说什么四叶草代表幸福之类的话,又觉得秋秋就是他们的四叶草。于是,这对夫妇在屋子里摆满了四叶草。小孩的用品上也满是四叶草的图案。”

  “就连他们出车祸的这一次,也是因为去普罗旺斯寻找四叶草。”

  “那个,”郝波波弱弱的开口,“普罗旺斯不是以薰衣草而著名么?”

  “我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去普罗旺斯去寻找四叶草!”护士恼怒地说道,“总之,他们在前往普罗旺斯的路上发生了车祸,从此一命呜呼,只留下这个被他们叫做四叶草的小孩儿。”

  “哦,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里尔医生擦着眼睛说道。

  郝波波微微皱眉,她突然转向珍妮护士:“您对于秋秋的养父母是如此熟悉。那么,我想知道,在秋秋住院期间,是你在负责照顾她吗?

  “不,珍妮医生,是上周才入职我们医院,成为我的助手。”里尔医生摇头道。

  郝波波微微点头,迫切地看着珍妮医生:“既然您是秋秋所认识的人,请问,您是否可以在空闲的时间去见见秋秋呢?她现在患有严重的自闭症,我想,见到一个曾经的熟人会对她有帮助”

  “不,我不会去见她的。”珍妮狂躁地说,“在我看来,她才不是什么幸福的代表呢!她就是不幸的根源,每年总要生那么好几次病。如果不是她,古塔夫妇也不会前往普罗旺斯,更不会发生车祸。”

  “那么,古塔夫妇之前的房子在哪里,你知道吗?”郝波波无奈,决定自己去秋秋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看一看。

  “我劝你别白费这个心思了,”珍妮冷漠地回答,“古塔夫妇的房子已经被拍卖,他们的诊所本来就是租的,现在已经被房东收回。就算是到那房子里,你也找不到他们曾经生活过的记录。”

  “但我还是要去看看。”郝波波坚定地说,“只要屋子没有全部休整,我相信,那就一定能找到线索。

  “你真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女性。”里尔医生肃然起敬,“即使是我,也不会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做到这个地步。”

  “珍妮,把古塔夫妇的寓所地址,告诉郝波波女士吧。“亨利医生说道。

  珍妮默默看了郝波波一眼,不太情愿地说道:“奥丁街二十一号,这是他们之前的寓所。牙科诊所位于香榭丽舍大街七十一号。你自己去看吧。”

  “谢谢您提供的信息,如果秋秋的病情能够好转,也有您的功劳在其中。”郝波波礼貌地向珍妮护士致谢。

  接着,她转身看向里尔医生:“我还想向您了解一下秋秋在医院时的病情,以及她的一些康复情况。”

  “您尽管问,我知无不言。”里尔医生笑道。

  “秋秋入院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状态?”郝波波面色沉重,严肃地问道。

  “唔,她来到医院的时候,受了一些伤,但不算严重。当时神志十分清醒,但是没有哭。我当时还觉得这个小女孩特别坚强呢!”里尔医生笑着回忆道。

  “也就是说,秋秋在进医院的时候,其实是清醒的?”郝波波惊讶地问。她一直以为,秋秋在遭遇车祸之后陷入了昏迷,是经过医院抢救之后才苏醒。却没想到,情况居然与她之前所知道的有些不同。

  “当然,”里尔医生点头,“这个名叫秋秋的东方小姑娘伤势并不算严重,进入医院之时并未陷入昏迷。”

  “那她是一进医院就表现出自闭症的症状吗?”郝波波问道。

  “不!”里尔医生摇头,“在我第一次给她做手术时,她并没有表现出自闭症的症状。除了不说话,她对于治疗还算配合。”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秋秋患上了自闭症?”郝波波追问。

  “大概是在入院的一周后吧?”里尔医生尽力回忆着,“她突然表现得极为狂躁,并开始拒绝任何人的接近。也不再对外界的信息产生反应。”

  “在这期间,她有没有询问过父母?”郝波波想了想,问道。

  “没有。”里尔医生想了想,摇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