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荒芜的古塔宅院
张秋紫2017-05-30 22:012,362

  在仔细询问过里尔医生之后,郝波波终于停止了询问,她笑着向里尔医生伸出手:“感谢您的配合,里尔医生。”

  “哪里,希望能够帮上您的忙,如果秋秋能因此而病愈,那我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里尔医生笑道,他十分礼貌地和郝波波握手道别。

  走出里尔医生的办公室,走廊里寒冷的风立刻让郝波波打了个冷战,她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波波,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亨利医生站在郝波波身边,带着一丝遗憾说道,“我还要出诊,没法陪你去古塔夫妇曾经的宅子。”

  “没关系,亨利医生。”郝波波笑道,“今天要不是您仗义帮忙,也许我根本就没法见到里尔医生呢,哪里还能获得这么多有用的信息。”

  “能帮你就好。”满脸大胡子,像熊一样的亨利医生腼腆的笑,“我十分喜爱秋秋,能在治疗她的自闭症方面有所帮助,我非常高兴。”

  郝波波微微笑了,她裹着厚重的大衣,走入了巴黎的寒风中。

  古塔夫妇曾经的宅院,是一所简单的两层小楼,带有一个极为漂亮的小院。院门紧锁着,原本开满了鲜花的院子,如今却是荒草萋萋,透着一股萧瑟之意。

  郝波波站在小院外,大声叫道:“有人吗?”

  院子里安安静静,没有一丝回应。

  波波围着小楼绕了几圈,在门口的角落处找到一个门铃,她按了按,门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有人吗?我有事情想问。”郝波波一边按着门铃,一边大声叫着。

  然而,小楼里依旧无比安静。看来,这栋屋子里并没有人居住。

  郝波波看了看萧瑟而寂静的小楼,跺跺脚,一横心,踩着墙根上的小孔,翻过了这堵不算高的院墙。

  跳过院墙之后,郝波波终于能清晰的打量这个小院以及位于院子中间的那栋白色小楼了。即使如今已经荒废,也能看出它曾被精心照料。

  早已枯萎的玫瑰,有几根枝叶依旧昂然挺立,郁金香白色的球茎在黑色的泥土里露出半个头,拼命地展示着自己的存在。

  园子里唯一生机盎然的,是铺满院子的三叶草,即使已经入冬,依旧碧绿青翠,在瑟瑟的寒风中摆动着。

  郝波波小心翼翼地走过这片花园,来到白色的小楼下。

  小楼紧闭着大门,台阶上铺了薄薄的一层灰尘。透过巨大的落地窗,郝波波能看到小楼里的布置。

  客厅里的一切都还保持着整齐的模样,仿佛主人还未离开,随时会推开门,回到这里。

  郝波波拉开落地窗,走进这间小楼的客厅。一股清冷感扑面而来,郝波波把大衣拉紧,抵抗着屋内的寒冷。

  客厅尽头的墙面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婚纱照,几乎占据了整面墙。一个穿着西装的英俊法国男人和一个穿着婚纱温婉迷人的中国女人,在照片里静静地笑着。郝波波抬头看去,仿佛与女人向下的目光相对。

  仅仅看照片,这个女人囊括了很多人对于母亲的幻想。温婉,美丽,端庄大方。她在英气逼人的男主人怀里,露出满足与幸福的微笑。

  突然,郝波波的目光在女主人的胸口处停留了下来。

  这个穿着婚纱的女人胸口,有一枚晶莹剔透的四叶草吊坠正闪烁着光芒。

  在这一瞬间,郝波波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秋秋为什么会脱口而出那一句妈妈。这女人胸口的吊坠,与郝波波曾经拥有的那个吊坠,十分相似。

  郝波波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空空如也。她后知后觉的想起,吊坠早已在孤儿院送给了秋秋。

  看着这张幸福满满的婚纱照,郝波波不禁想起了王子尧。这两年来,她刻意的去遗忘,可曾经的记忆却如影随形。

  因此,她努力让自己忙碌起来。除了繁重的课业,还让自己去孤儿院做义工。让自己忙碌到没有时间去回想。

  然而现在,在这样一幅婚纱照面前,郝波波只觉得刻意压下的回忆汹涌而来。

  曾经那些幸福到昏厥的日子,早已被冷冰冰的现实冰封。而自己与王子尧,天各一方,不可能再有交集。

  而这张婚纱照的主人,更是早已躺在冰冷的坟墓里。只留下幼稚的秋秋被送进孤儿院,而秋秋也将自己封闭在一个小小的世界里,不接受任何外界的信息。

  不知不觉,郝波波抚摸着这张落满灰尘的婚纱照,泪流满面。她突然发现,自己与这张婚纱照的主人,似乎有着如此相似的经历。只是,他们算是幸福到了最后,而自己的感情,却以失败而告终。

  郝波波最后看了一眼这张巨大的婚纱照,转身向精致的旋转楼梯走去。

  二楼的起居室门虚掩着,郝波波轻轻推开一扇门,房间映入眼帘。白色的墙壁上,片片绿色的四叶草错落有致。小小的幼儿床摆在屋角,房间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玩具。就连家具也是可爱无比。

  看来,这是秋秋的房间。

  郝波波小心地观察着房间的布置,寻找着可能的线索。

  看得出,秋秋的这个房间布置得非常精心。处处都透露着父母对秋秋的疼爱与关切。当郝波波打开书柜时,突然眼前一亮。

  书柜里放满了书籍,这些书籍都是适于儿童阅读的画册。郝波波小心地看着书脊,发现,书架上满满地都是中文书籍。

  卧室里靠窗放着一个小巧的写字台。太久没有人打扫,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写字台上放着一个粉红色的硬皮笔记本,同样被灰尘覆盖。

  郝波波小心地吹开笔记本上的灰尘,拿起这本厚厚的笔记。

  笔记本的扉页,用娟秀的字体写着“秋秋成长日记”。

  轻轻翻开笔记,依旧是那娟秀的字体映入眼帘。

  “今天,是秋秋来到家里的第一天。我与马尔科今年秋季在回国探亲时,捡到了被遗弃在路边的秋秋。多方寻访孩子的父母未果,兼之这孩子似乎和我们有着神奇的缘分。于是办理了收养手续。”

  “秋秋能够成为我们这个家庭的一员,实在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我与马尔科结婚多年,却没能育有儿女,有了秋秋,我们才觉得这个家越发温馨了。由于在秋季遇见她,在与马尔科商量之后,我们决定给她起名叫秋秋。”

  “她非常的乖巧,不哭也不闹,只是睁大眼睛看着这陌生的环境。而且,特别喜欢我的四叶草吊坠,但这是马尔科送给我的定情物,不能送给她。所以,我和马尔科决定,送给秋秋一个漂亮的,四叶草装饰的房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