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交警署的收获
张秋紫2017-05-30 22:013,232

  郝波波翻看着这本难得的日记,日记里,记录了从收养秋秋,一直到出事之前,古塔夫妇与秋秋相处的点点滴滴。这些记录,有些由中文记录,有些是法文。中文都是同一种娟秀的字体,而法文则换了另一种洒脱的字体。可以分辨出,中文是由古塔夫人所写,法文则是古塔先生所记录。

  可以看出,他们确实把秋秋当作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教养方面,无微不至。古塔夫人还考虑到秋秋是中国人,专门在她年幼时在家里说中文,以培养她的中文能力。

  郝波波合上日记,思绪万千。可以看出,在古塔夫妇出事之前,秋秋的生活,还是很幸福的。虽然她被生身父母遗弃,养父母古塔夫妇的呵护却让她又有了一个极为幸福的家庭,有了疼她爱她的父母。

  可这一切的幸福却在一个月前嘎然而止,疼爱她的父母,却在车祸之中突然离去,自己被送进了冷冰冰的医院。

  郝波波闭上眼睛,想象着秋秋发现父母离去时的凄惶。她的自闭症,是否就因此而起呢?

  小心地把日记装入随身的背包,郝波波最后看了一眼秋秋的房间,她将房间的设计与摆设全部映入脑海牢牢记住。然后决定,再去交警署了解一番。

  她并不清楚古塔夫妇车祸时出警的是哪几位交警,几经周折,花费了好几天时间,才找到了当事人。

  车祸时直接负责现场的塞尔班警官。

  见到郝波波,塞尔班警官十分惊讶:“我真是想不到,事隔这么久之后,还有人来向我询问这些事。据我所知,那场车祸的唯一幸存者是一个两岁的小女孩,而且她已经成了一个孤儿。”

  “没错。”郝波波坚定地看着塞尔班警官的眼睛,“唯一的幸存者名叫秋秋,而且患上了严重的自闭症。如今,她正在贝尔社区的孤儿院里。我是孤儿院的志愿者,我的名字,叫做郝波波。”

  “啊!抱歉,郝波波女士。”温文尔雅的塞尔班警官急忙道歉,“我只是十分惊讶,没想到还有人在关心那个孤女。”

  “秋秋是个可爱的孩子。”郝波波坚定地说道,“能够帮助她,是我的荣幸。而且,我十分喜爱秋秋,迫切地希望能看到她的自闭症能有所好转。”

  “我能理解您的心情,女士,作为一个同样十分喜爱孩子的成年人,我将知无不言。”塞尔班警官微笑着,对郝波波行了个绅士礼。郝波波笑了起来,调查行动进展到现在,她受到过帮助,也遭遇过白眼。然而,像塞尔班警官这样可爱的人,她倒是第一次遇到。

  轻轻地笑着,郝波波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塞尔班警官,能说明一下当时您出警时看到的情况吗?”

  “出警的时候是下午,当时我正打算下班,但是却收到了高速公路上出现车祸的通知。”塞尔班警官回忆着,微微皱起眉,“赶到现场我才发现,那是一场严重的车祸。一辆车在高速上与逆行的违规车辆相撞,两辆车都彻底损毁,现场惨不忍睹。”

  “这两辆车,活下来的人只有一个小女孩,就是你口中的秋秋。车祸发生时,被她的母亲护在身下,由于母亲和儿童安全座椅的双重保护,她仅仅受了轻伤。”

  “然而,她的母亲古塔夫人,却当场死亡。被我们从车中救出来时,古塔夫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秋秋当时是什么状态?”郝波波一直沉默地听着塞尔班警官回忆往事,此时突然问道。

  “秋秋当时?她醒着。”塞尔班警官皱眉想了想,回答道,“这个孩子是清醒的状态,母亲身上流下的鲜血染红了她的整个身子,可她还是清醒着的。”

  郝波波觉得不寒而栗,她难以想象那样的场景。凌乱的车祸现场,倒伏在秋秋身上的母亲,血液如泉涌般地流下,淌到秋秋身上。

  明明前一刻还是言笑晏晏的欢乐之旅,后一刻却成了夺命之旅。

  车祸那样血腥的场面,却被亲身经历,亲眼目睹。郝波波无法想象,当时的秋秋,心中该会是如何的恐惧。她长出一口气,带着颤抖的声音问:“后来呢?”

  “秋秋并没有哭,也没有发出声音。直到我们把她抱出车里,她的眼睛都一直盯着那辆出了车祸,几乎完全损毁的车。她是这场车祸里唯一幸存的人,我们把她送到了医院。后来,我就没再关注有关她的消息。”塞尔班警官一直微微皱着眉,似乎回忆这样的故事,于他而言,也是十分艰难的事情。

  “古塔夫人是当场死亡吗?在你到达的时候,她是否还活着,有没有交待什么?”郝波波尽力控制这自己的情绪,问道。

  “没有,我到达的时候,她已经去世了。”塞尔班警官用力摇头,似乎要把那血腥的回忆甩出脑海。

  “那么,古塔夫人的脖子上,有没有一个四叶草的吊坠?”郝波波突然想起了古塔家客厅里的那张婚纱照,她郑重地问。

  塞尔班警官似乎也被郝波波严肃而郑重地态度感染了,他努力回忆了又回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有,古塔夫人的脖子上没有任何东西。”

  郝波波有些失望。

  然而就在这时,塞尔班警官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猛的拍手:“不过,那个叫秋秋的小女孩,在被救出的时候,手里似乎握着什么东西。”

  郝波波精神一振,期盼地看着塞尔班警官问:“您记得是什么东西吗?”

  “不,她的手抓得非常紧,捏成了拳头。而且,怎么也掰不开。”塞尔班警官摇头,“所以,我并不清楚她抓的是什么。”

  郝波波立刻又失落了下来,她低着头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塞尔班警官说道:“谢谢您,塞尔班警官。您提供的信息对我非常有帮助,虽然我依旧有无数的疑惑,但您依旧为我解决了很多疑问。而我现在暂时没有其它问题了。”

  “您太客气了,郝波波女士。”塞尔班警官笑道,他终于展开了一直紧皱的眉头,“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协助,可以再来找我。”

  “一定。”郝波波扯出一个微笑。

  在走出交警署之后,郝波波在街头的公园,找了一个座椅,坐了下来。

  天色渐晚,而天空中依旧灰暗无比。郝波波看着铅灰色的天空,摸了摸怀中的书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秋秋的身世,调查至今,已经基本水落石出。

  但是,古塔家的宅院并没有古塔夫人的四叶草吊坠,现场的塞尔班警察,也没有见过。现在唯一可怀疑的,就是车祸时秋秋手中握着的东西了。

  郝波波打起精神,再次来到医院。

  里尔医生正准备下班,见郝波波推门进来,惊讶无比:“郝波波女士,您怎么了?看起来,您现在十分的忧郁啊。”

  郝波波看着年迈的里尔医生,黑色的眸子里透出忧愁:“秋秋的身世,我已经大致调查清楚。但是,有一个小的疑问,也许只能在医院找到答案。”

  “您请说,郝波波女士,我知无不言。”里尔医生极为绅士地说道。

  “我在古塔家的旧宅发现,秋秋的养母,也就是古塔夫人,有一个自制的四叶草吊坠。”郝波波思索着这一路的调查结果,缓缓说道,“按照古塔夫人的日记,她应该日常有佩戴一个自制的四叶草吊坠。但是,在车祸之后,这个吊坠不翼而飞。”

  “我问过当时前往车祸现场的塞尔班警官,他并没有在车祸现场发现这个吊坠,不过,他注意到了一个细节。秋秋从抱出出事的车辆到被送往玛利亚医院,手都紧紧攥成拳头。他怀疑秋秋的手中握着东西,而且,很可能就是那个四叶草吊坠。”

  “所以你想问问我是不是知道秋秋的手中握着什么?”里尔医生问道。

  “对!”郝波波点头。

  “秋秋到来时,她的手里确实握着东西。但是,由于当时情况紧急,我需要先做手术,所以并未强制拿出。”里尔医生缓缓地说到,“秋秋的伤势是右腿骨折,除此以外,她只有一些擦伤。在做完手术之后,由当时的值班护士安娜为她清理了身上的血迹,并换了一身衣服。”

  “之后我去查房时,秋秋手中的东西已经不见了。所以,安娜护士应该知道秋秋手中的物品究竟是什么。但是,安娜护士已经辞职,您如果要找她,只能另外联系她了。”里尔医生说道。

  郝波波灵光一闪,突然问:“秋秋出现自闭症的时间,和她手中物品消失的时间是否相符?”

  “这个?”里尔医生一愣,他面色凝重地回忆起来。郝波波大气都不敢出,紧张地看着里尔医生,等着他的回复。

  许久之后,里尔医生终于回过神来,表情严肃:“你的判断没错,她手中的物品消失之后,秋秋就变得极为暴躁,并且不配合治疗。现在想来,那应该是自闭症的症状之一,却并没有被人发现和重视。之后,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最终将自己彻底封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